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背弃盟友加快美国衰落

卢斯:人们曾说,做英国的朋友不如做英国的敌人,因为英国会与敌人做交易,却背叛自己的朋友。库尔德人或许对美国有同样感受。

暂且忘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与土耳其强人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深夜通话时如何出卖库尔德人;他做出的撤出美军部队的决定如何让白宫顾问们措手不及;以及他随后发表的推文如何夸大其词。这些都是典型的特朗普做派。但我们不应让噪音掩盖住信号。美国多年来一直在设法从中东抽身。特朗普只是在跟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脚步。

曾几何时,人们说,做英国的朋友不如做英国的敌人,因为英国会与敌人做交易,却背叛自己的朋友。库尔德人或许对美国有同样的感受。早在1975年,在华盛顿撤回中情局(CIA)对伊拉克库尔德人起义的支持后,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就说过:“如果库尔德人开不起玩笑,就让他们见鬼去吧。”特朗普放弃美国在叙利亚最重要盟友的决定是鲁莽的,尤其是因为此举为“伊斯兰国”(ISIS)卷土重来开辟了道路。但他的背叛行为绝非首创。

不同之处在于,如今的美国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更高的代价。特朗普犯了两类错误。第一类错误是他犯这些错误的方式。让自己的盟友大吃一惊是一回事。把自己的下属搞得措手不及是另一回事。这样做会造成困惑和士气低落。特朗普给埃尔多安攻击叙利亚库尔德人开绿灯了吗?特朗普手下没有一个官员知道,因为他不断做出自相矛盾的表态。埃尔多安正在试探这个问题的答案。

第二类是特朗普所犯错误的性质。随着美国全球影响力的减弱,它越来越需要盟友。回望1975年,那时的美国可以承受糟糕的战争和一个不诚实的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被逼下台。越南战争的代价和血腥程度是美国自那以来参与的任何作战的好多倍。今天的容错空间更小了。特朗普根本不把美国的联盟当一回事,包括北约(Nato)这样的正式联盟,以及美国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非正式联盟。

特朗普越是得罪美国的盟友,这些盟友坚定支持美国的可能性就越小。这让美国在亚洲的盟国尤其陷入两难困境——它们在军事上与美国联系在一起,却在经济繁荣上日益依赖中国。在中东地区,主要由库尔德作战人员组成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在打击ISIS的战斗——特朗普的首要事项之一——中估计损失了1万人,而美国损失了5名军人。华盛顿下次需要库尔德人时,他们将要求美国自己承担更多风险。

然而特朗普并不是唯一犯错误的。从民主党的喧嚣来看,你会认为他将叙利亚库尔德人卖为了奴隶。奥巴马在2011年宣布从伊拉克撤军,实际上把伊拉克库尔德人扔下不管。后来他鼓动叙利亚库尔德人帮助打击ISIS,后者在美国撤军后趁机扩大地盘。奥巴马和特朗普在境外战争上的差异主要在于风格。从实质看,特朗普代表着连续性。

共和党人的愤怒更为短视。特朗普平时最忠实的捍卫者——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全都谴责他下令从叙利亚撤军对美国力量造成了灾难性影响。这很尴尬,美国背叛库尔德人的历史相当悠久。与他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沉默相比,共和党人的愤怒甚至更加奇怪。作为与俄罗斯接壤的友好民主国家,乌克兰的生存对美国而言比库尔德人更具战略意义。

当然,区别在于,特朗普因“乌克兰门”面临弹劾。治理意味着做出选择。在支持美国在俄罗斯后院的友谊还是支持特朗普的选择上,几乎所有共和党人都选择了后者。他们对于库尔德人遭到抛弃的愤怒,流露了良心谴责——这种愤怒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补偿他们把乌克兰扔下不管。

所有这些对美国盟友来说都是坏消息。没错,特朗普构成一个难以抗拒的批评目标:他赞美自己拥有“伟大而无与伦比的智慧”的推文,最终应该成为他的墓志铭。对美国的盟友来说,教训更加持久。美国不再是过去的坚实靠山,而特朗普只是原因的一部分。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