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

英国科研经得起退欧折腾吗?

阿胡贾:执意退欧的唐宁街10号对科学的“重视”,其实说明它不懂科学研究的进行方式。科学家们知道,退欧已经在损害英国的科学事业。

在某种意义上,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兑现了要为自己的英国首相任期带来活力的承诺。保守党大会上最引人注目的公告之一是一笔2.2亿英镑的核聚变投资。核聚变与为太阳提供能量的原子融合过程相同。核聚变承诺提供几乎无限的清洁能源,但它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

也许并不重要的是,没有一个科学家相信在商业上可行的核聚变反应堆能像提议的那样在2040年实现,或者更为现实的价格标签是数百亿英镑。重要的是,科学和技术正被宣传为退欧之后英国繁荣的关键支柱。据报道,约翰逊的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将科学和技术列为退欧后唐宁街10号的首要任务,并且在召集有影响力的科研人员开会。

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些“重视”揭示了政府不懂科学研究的进行方式;对归功于个人(而非团队)的过时的“伟人”科学发现理论念念不忘;以及准备押注大领域,却对其中涉及的复杂性一头雾水。

最近,在英国机构工作的两名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彼得•拉特克利夫(Peter Ratcliffe)(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和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eloz)(物理学奖得主)。与此同时,两位前诺贝尔奖得主——包括克里克研究所的所长——抱怨称,退欧已经在损害英国的科学研究。

谢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物理学家、科学政策分析师理查德•琼斯(Richard Jones)是最近被唐宁街叫去开会的几位科学家之一。会议的目的是讨论如何为未来主义的、别出心裁的新颖研究提供资金。一种选择是建立类似于美国国防部研究部门早期版本——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的机构。卡明斯在他的博客中赞赏了高级研究计划局。

“这次会议并不是关于整个资助制度,而只是一个方面:如何支持由杰出人士推动的改变世界的创新。”琼斯教授说,“问我们是不是有点‘安全第一’心态是公平的。但我的观点是,欧洲研究委员会(ERC)为此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制。”欧洲研究委员会2014年至2020年期间的130亿欧元预算,明确为新的、不可预测的领域提供了“由研究员推动的前沿研究”。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彼得爵士正是欧洲研究委员会慷慨资助的受益者。

英国与欧洲研究委员会以及其他泛欧组织——如欧洲原子能共同体(EURATOM)(目前英国大部分核聚变研究都在其统筹下进行)——的合作将在英国退欧时终止,尽管英国政府承诺弥补一部分失去的欧盟资金。琼斯教授表示,会上没有提到这个问题,出席该会议的还有科学部长克里斯•斯基德莫尔(Chris Skidmore)和商务大臣安德烈娅•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琼斯补充称,硬退欧可能危及英国的竞争力,以及研究人员的流动性和资金:“你需要全欧洲范围的竞争来推动研究向前发展。一个眼光向内的小国可能会失去其竞争优势。”

英国科学家尤其担心会被踢出“欧洲地平线”(Horizon Europe)。这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执掌的一个1000亿欧元的研究项目。

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心理学家多萝西•毕晓普(Dorothy Bishop)今年8月参加了唐宁街的一次会议。后来,她在博客中写道,卡明斯“不懂科学研究在多大程度上是一项国际活动,而取得突破依赖于拥有互补技能和视角的团队,而不是偶尔冒出的‘孤独天才’”。

或许像爱因斯坦或牛顿这种孤独远见者的例子对研究历史的政治战略家很有吸引力。不过,如果英国要想受益于到2027年将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从1.7%提高至2.4%的计划,那么纠正这种误解将不可或缺。就连英国最伟大的科学家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也承认,思想的集合孕育了个人辉煌:“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本文作者是科学评论员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