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

派系、谎言和英国政治

库珀:英国两大政党分别被“退欧派”和“科尔宾派”控制,这些派系主义者不在乎取得世俗权力,只想捍卫自己的信条。

经济学可以解释英国政治,这是几十年来的共识。大多数英国人根据自己的账本投票,看起来最有能力搞好经济的政党会赢得选举。

利用这一条经验规则,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 2016年的“留欧”造势活动围绕退欧理论上将造成的经济损失展开。当退欧派赢得公投时,评论人士将投票结果解释为抒发经济伤痛的呼喊。

事实上,经济学无法解释公投(不能根据一个人的收入预测其投票给哪一阵营),也无法解释公投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不如说,英国政治的新规则是,“这是人类学,傻瓜”。

对今日全英国混乱的最佳见解来自于人类学、社会学和宗教的历史。这些学科研究人类的信仰和他们的行为方式。

我将把这些领域的理论应用于英国两大主要政党上。两个政党都被派系(sect)控制,而且——毫不令人吃惊的是——两党都基本像教派(sect)一样行事:它们重视纯粹度甚于世俗力量,并且蔑视社会规则。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认为,教会(church)与教派的关键区别在于,是否属于某个教会是你出生时就决定了的,而是否属于某个教派是后天的选择。根据该定义,保守党与工党曾经都是“教会”。基于所处的社会阶层,人们一出生就属于其中之一。

两者都是包容性很强的组织,它们不太关心党员的信仰,甚至也不关心党员们是否有信仰。保守党在一定程度上类似包容性极强的英国圣公会(Anglican Church),保守党员与英国圣公会教徒也有重叠。

但是在2015到2016年间,两个政党几乎同时都被派系控制了:工党被科尔宾派(Corbynites)控制,保守党被退欧派(Brexiters)控制。派系是通过个人选择联合起来的一小群信徒,他们认为自己是“被选中之人”(the Elect)。

一些像科尔宾派这样的派系,还会搞个人崇拜。你也许认为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着另一拨与之竞争的个人崇拜。无论如何,与过去所有的英国政治家不同,他和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都被各自的支持者以名字而不是姓氏称呼。

然而,约翰逊并未得到退欧派这支派系的成员对其个人的忠诚,他只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富有魅力、没有信仰的机会主义者,他当上派系领袖是为了获得领袖享有的那些福利。(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可比之处,尽管特朗普隶属的是牟取利益的美国大教会传统。)因此,约翰逊比科尔宾更好取代。

人类学家玛丽•道格拉斯(Mary Douglas)曾写道,教派将世界一分为二:“一边是我们自己,我们的伙伴,我们的朋友;另一边是其他所有人,是外人。”她认为,教派把外部世界刻画为“彻底败坏”,部分原因是为了阻止教徒离开。

有时这些对外部世界的疑虑是合理的:例如,科尔宾派认为英国小报在针对他们,他想得没错。但即便是支持他们的外人(例如某一政党自己的选民)也会被怀疑:这些外人变化无常,而且有可能是为了错误的原因而支持他们的政党。

这个败坏的外部世界有着卑劣的规则。所以,对约翰逊试图通过休闭议会强行退欧,大部分退欧派都没意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另一个在2011年短暂掌权的教派——对民主规则和对外人一样缺乏尊重。教派的信条压倒法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