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特朗普是否连任无改美国自我封闭的趋势

斯蒂芬斯:特朗普好战的单边主义大大加速了美国从世界舞台上撤退的脚步,但是后退的方向在那之前已经确定了。

北京方面在中共执政70年庆祝活动上展示军事实力那一刻,是一个令人警醒的时刻。包括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内的一系列尖端武器充分说明了中国的大国野心。当年坦克从天安门广场隆隆驶过时,欧洲装作没有看见。如今,我们能做的只有猜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命运。

特朗普打乱了历史的节奏。我们料想对现有秩序的威胁将来自新崛起的国家。中国并不特殊,尽管它是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崛起为一个非常大的国家。然而,对战后“美国治下和平”(Pax Americana)的冲击是由美国领导的。当欧洲人担心起会不会爆发另一场战争,通常是因为他们近来一直在关注特朗普的Twitter账户。

一个例子就是:白宫决定让美军撤离叙利亚北部,留下美国的库尔德盟友面对土耳其军队入侵。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和其他圣战组织的战斗中,库尔德人一直是西方最可靠的盟友。特朗普认为美国丝毫不欠他们人情。这再次提醒了美国的盟友,美国不值得信任。当ISIS武装分子开始逃出目前由库尔德人看守的拘留中心时,情况会如何?

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中寻找宏大战略几乎毫无意义。他的世界观是由一系列冲动情绪塑造的。在其中寻找一个体系,就像在一碗意大利面中寻找对称图案。

这毕竟是一位曾经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后来又对他赞赏有加的总统。现在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取代金正恩承受了特朗普的火焰。但你永远说不准。如果这位伊朗领导人以贵宾的身份出现在白宫,会有人感到惊讶吗?

我们明确知道的一点是,特朗普的基本假设是美国可以为所欲为。多边主义是全球主义者给美国下的套,贸易制裁是恫吓不管是对手还是盟友的好办法。如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时期的帕默斯顿勋爵(Lord Palmerston)所言,总统没工夫理会永久的联盟这回事。所幸的是,虽然特朗普不在乎激化全球紧张局势,但他对可打可不打的战争非常谨慎。

除了几个古怪的例外(如以色列和匈牙利),“美国优先”对大多数美国的朋友和盟国来说都绝对意味着危险。欧洲和东亚的安全已经纳入在美国领导下运作的联盟和条约体系中。繁荣一直有赖于主要在华盛顿制定的多边规则。

没有了美国的安全保证,这些体系就开始瓦解。俄罗斯和中国对地区的威胁性提高,盟友之间也更有可能相互打架——日本和韩国之间关于战争赔款的争端不断升级就是证据。如果美国不再支持国际贸易规则,全球化就会开始倒退。

所以,其他国家密切关注目前正在华盛顿上演的这出戏,这丝毫不令人意外。对大多数国家而言,视线范围内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就是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如果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安全,欧洲外交政策建制派只能许一个愿望的话,他们会祈求特朗普下台。

看到乔•拜登(Joe Biden)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民主党辩论中的表现,欧洲人已经开始放弃这样的希望。拜登已错失时机;按照欧洲的标准是个社会民主党人的沃伦,对美国而言似乎太偏左了。也许特朗普已注定要连任。这将给他时间彻底葬送战后秩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