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东

世界将为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背负后果

加德纳:特朗普政府将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合法化,为以色列最终吞并大部分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开了绿灯。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又做了一次。上上周,特朗普无视国际法,一反美国持续了四十年的政策,通过将约旦河西岸的非法犹太定居点合法化,为以色列最终吞并大部分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开了绿灯。

在此之前,他去年承认耶路撒冷——包括以色列占领的阿拉伯东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大使馆迁到那里;而且还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戈兰高地是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从叙利亚夺取的。

今年10月,特朗普突然撤走叙利亚东北部的美国驻军,实际上等于批准土耳其夺取其在该国东北部的第三块飞地,从而使另一次土地掠夺合法化。

他最近的举动不仅仅是喜欢随意挑起地缘政治争端和蔑视外交共识——尤其是他的前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签署的任何协议。

奥巴马离任前的举措之一是在2016年12月的联合国安理会上投了弃权票,当时第2334号决议宣布以色列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定居点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反”。特朗普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上上周表示,这些定居点“并不违反”国际法。

唯一令人惊讶的是听到特朗普政府官员提到国际法的概念。根据这类准则和安理会决议,建立这些定居点是一项殖民活动,违反了禁止占领国转移人口的《日内瓦第四公约》(Fourth Geneva Convention)——美国多年来否决了40多项相关决议,以保护其以色列盟友免受谴责。在过去40年里,有近70万定居者搬迁到被占领土上,其间经常抢夺土地并拆除巴勒斯坦人的房屋。

毫无疑问,特朗普一定程度上是在试图帮助他的陷入困境的盟友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这位以色列总理在两次陷入僵局的选举后,看起来无法重组他的激进和宗教右翼联盟——现在面临第三次选举,但他还被指控犯有三项腐败罪。在上上周华盛顿的激励下,他肯定会更加积极兑现之前的选举承诺,吞并定居点和约旦河谷。

然而,这位会嘲笑“失败者”的美国总统已经明显疏远了内塔尼亚胡。在定居点问题上的明确转变和去年将美国大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举措是赤裸裸的宣传,是给美国福音派新教徒看的——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选民群体,在2016年大多投票给特朗普,他们可能决定明年的总统选举结果。

美国犹太人与基督教福音派教徒人数相比微不足道,他们对美国的以色列政策感到矛盾。他们尤其担心,当美国排除了建立巴勒斯坦国的任何可能,而是建立一个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人数相当的单一实体时,以色列国内和被占领土上的巴勒斯坦人将为争取平等权利发动种族隔离式的斗争。但是对于福音派教徒——其中包括蓬佩奥和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来说,美国的以色列政策是一块神学试金石,一种由有关末日和基督复临(Second Coming)的千禧天启信仰所激发的热情,而不是尊重以色列或犹太人本身。

今年3月,蓬佩奥告诉一名以色列采访者,从特朗普的以色列政策可以看出“上帝在这里”。在以色列事务上,特朗普在福音派的愿望清单上打勾,这是为自己着想。

今年10月在与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神秘的深夜通话后,特朗普做出的从叙利亚无序撤军的决定可能同样如此。毕竟,特朗普曾承诺从中东撤军,他经常称中东是美国一个消耗资金的地方。特朗普曾试图保护埃尔多安不会因土耳其违反伊朗制裁规定而遭受美国的报复,但他去年非常乐意帮助推动土耳其货币危机——直到安卡拉释放了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这位美国福音派牧师被控参与了2016年针对埃尔多安的未遂政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