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教育

澳大利亚商学院不依赖中国学生

澳大利亚各商学院表示,它们的MBA课程不至于过度依赖中国市场,尤其因为印度学生对这些课程的兴趣正在上升。

去年,澳大利亚高等教育领域逾三分之一的海外学生来自中国。有鉴于此,关于该领域依赖中国市场的辩论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然而,澳大利亚各商学院表示,他们的MBA课程有能力抵抗这种对中国市场的过度依赖,尤其是因为印度学生对它们的兴趣正在增加。

但这些商学院的竞争力仍面临其他威胁。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前往学费更便宜的私立院校求学;越来越多的亚洲学生选择在离家近的地方学习;而英国取消签证限制可能会降低澳大利亚对潜在学生的相对吸引力。

澳大利亚的政策制定者和大学担心,北京方面可能会修改其移民规定,减少赴澳留学生数量。国际教育领域是2017年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行业。

也有报道称,澳大利亚的国内学生和国际学生中,均有人感到不满。公众言论突显出澳大利亚本地学生对国际学生英语水平的不满。同样,国际学生也抱怨称,来自同一国家的同龄人在课堂里高度集中,降低了他们赴海外留学的价值。澳大利亚政府对这两种观点都提出了质疑。

澳大利亚的大学总体上也受到指责,被指未能恰当地让国际学生融入当地,感受到欢迎,从而引发孤立和种族主义的问题。也有人对中国政府控制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的企图表示担忧。

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教育学研究院(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研究员、高等教育专家朱莉•黑尔(Julie Hare)表示,尽管有很多关于中国学生的传闻,但人们所说的情况并没有得到MBA学生数据的支持。

政府贸易机构“澳大利亚贸易投资委员会”(Austrade)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仅是澳大利亚第三大MBA学生来源国,有1139名学生在澳大利亚就读,较2017年的958人有所增长。

印度是2018年澳大利亚国际MBA学生最大的来源国,有5734名印度的MBA学生来到澳大利亚,而2017年有4800人。

2018年排名第二大的来源国是尼泊尔,有1253名学生,较2017年的844人有所增长。话虽如此,这是自2013年以来尼泊尔向澳大利亚输送的MBA学生数量首次超过中国。

麦夸里大学商学院(Macquarie Business School)执行院长斯蒂芬•布拉默(Stephen Brammer)表示,就海外学生对MBA课程的兴趣而言,“印度是新的中国”。他表示:“但我们也在整个南亚和东亚积极招生。”

墨尔本大学商学院(Melbourne Business School)院长伊恩•哈珀(Ian Harper)表示,中国学生也越来越多地选择在国内攻读MBA。

他表示:“我们的中国申请者比以前少了,因为他们可以选择在中国本土攻读MBA课程,由在美国排名非常靠前的学校接受过培训的人授课。”

布拉默教授报告称,在麦夸里大学也发现了类似的趋势。该大学收到的来自中国学生的申请也略有减少,他将此归因于中国国内院校质量的提高。

然而,商学院还面临着更多的挑战。根据管理咨询公司Nous Group董事Jonathan Chew的研究,在澳大利亚,向国际学生颁发MBA学位证书最多的四所院校不是大学,而是私立学校。他表示,这些机构在过去7年左右时间里实现了巨大增长。

此外,黑尔和Chew均表示,英国放松了对严格的移民控制,为国际学生提供了毕业后可以留在英国两年的工作签证,这可能会对澳大利亚的商学院造成冲击。Chew表示:“(英国在2012年)取消毕业后可留在当地工作的权利,与英国入学率下降、澳大利亚入学率大幅上升密切相关。”

哈珀教授表示,这不会影响墨尔本大学商学院的MBA课程,因为这些课程不会帮助学生满足移民标准。相反,他表示,学生的流动更多地是受到汇率的影响。

不管怎样,随着澳大利亚各大学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一种独立于移民好处的优质产品,该国的MBA课程未来能否与美欧竞争仍然是一个问题。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商学院入学咨询机构MBA Link的劳伦斯•林克尔(Lawrence Linker)提醒澳大利亚院校认清现实,尽管这些院校的国际学生人数有所上升。

“说实话,我不记得有哪一次,客户请求帮助是因为希望就读于澳大利亚的某一所商学院。”他表示,“我认为,澳大利亚的商学院还没有建立起美国或欧洲顶级商学院那样的声誉。”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