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政治

桑德斯威胁美国民主党建制派?

卢斯:桑德斯的坚持可能为民主党建制派带来两种威胁,一是他最终获得党内提名,二是他坚持到底,加剧党内分裂。

心脏病发作并非重启总统竞选活动的良方。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虽然在去年10月突发心脏病,但其中却有两线光明。首先,这标志着其竞选活动的复苏,以及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竞选活动的衰落。第二,这突出了他的基本盘之坚固。连他心脏病发作也不能减弱他们的信念。在安装两个心脏支架、发起一轮创纪录的筹款之后,桑德斯很可能在下个月艾奥瓦州的民主党党团会议上获得首场初选胜利——并于此后一周在新罕布什尔州再赢一场。

他收获的铁杆支持与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境况的不稳定形成了鲜明对比。没有人能确定最终结果。连中东的政治也比这更好预测。去年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为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与贺锦丽(Kamala Harris)而激动。这两人的竞选活动都不太成功,后来宣布退出竞选。在数月时间里,沃伦看上去找到了成为领跑者的窍门。但是她在医保问题上的躲闪造成了持久的自我损害。民主党左翼看重坚定与真诚,这正是桑德斯的突出品质。

77岁的桑德斯的坚持会使民主党建制派面临两种威胁。第一是桑德斯获得党内提名。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不可能。除了于1992年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之外,没有哪位民主党提名候选人没拿下艾奥瓦州或新罕布什尔州。最近的9名获提名的候选人中,有7名拿下了艾奥瓦州。每次美国总统竞选都会打破一些纪录,所以乔•拜登有可能输掉最早的两场党内初选,最后仍然拿下党内提名。但他将受到重创。2008年的这一时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南卡罗来纳州落后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但他在艾奥瓦州的胜利改变了选情,并且他接着赢下了南卡罗来纳州。桑德斯有可能取得同样的功绩。

如果真是如此,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很可能会取代乔•拜登,成为民主党阻拦“伯尼快车”(Bernie Express)的最大希望。这将很快升级为一个来自佛蒙特州的草根社会主义者与这位华尔街亿万富翁之间的斗争。要在民粹主义与富豪统治之间做出选择,桑德斯绝不是必然会输。桑德斯也许看上去不太可能赢得提名。但与一些事情相比——比如37岁的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在获得非裔美国选民支持方面取得突破,或者沃伦赢得本科以下学历白人男性的心——桑德斯获得提名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在某种程度上,桑德斯带来的第二个威胁对民主党建制派来说甚至更糟糕。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也更大。桑德斯可能会坚持到最后,并促使民主党纲领分裂。他有这样做的资源和人脉。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他从180万个人捐款者处筹集了3450万美元。这比拜登的个人捐款者数量多出一倍多,且远高于拜登筹集的2200万美元。此外,桑德斯是在未获企业帮助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的。另一方面,拜登获得了44名亿万富翁的支持,略多于帮助过布蒂吉格的39人。桑德斯获得的捐款平均每笔20美元,这证明了蓝领阶层对他的忠诚。

桑德斯的竞选活动有另一个政党的影子。上周,支持桑德斯的30岁女性民主党国会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表示,如果在另一个民主国家,她将与拜登分属不同政党。她的此番言论被解读为威胁而非实话实说。事实上两者兼而有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