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卡洛斯•戈恩

戈恩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希尔:雷诺-日产的这位前当家人仍相信自己能恢复自己的声誉,但他逃离日本的行为让这一目标看起来像一个遥不可及的仙境。

上周,在贝鲁特的新闻发布会上,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开场一会儿就提到了自己在日本被拘留期间不得不“透过一面镜子”(looking glass)阅读家人来信的耻辱。这位会说多国语言的雷诺-日产(Renault-Nissan)前当家人自信地说着英语,只是有时用词不太准确。不过,他无意中提到了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充满虚幻色彩的小说中的用语,却是出奇的贴切。

戈恩描述了2018年在日本被捕于他而言是“被粗暴地从我所熟悉的世界带走”,他在日本被控存在不当的经济行为。他通过多种渠道——乘坐高速列车、藏在一个大型乐器箱里并乘坐私人飞机——辗转到了黎巴嫩,在这里,他终于和朋友们在一起了。但他所在的世界与他被捕前已大不一样。

相反,戈恩现在处于一种法律边缘地带,这让他得以召开这场可能成为近代历史上最不同寻常的高管新闻发布会之一。

十多年前,我曾采访过戈恩,当时他在法国女性论坛(Women’s Forum)上春风满面,他提出的有关精英管理和性别多样化的进步观点赢得观众的赞誉。

我欣赏他冷静、克制、自信的表现,这似乎在遵循红皇后(Red Queen)给爱丽丝(Alice)的建议:“永远说真话——说话前要三思——事后写下来。”爱丽丝是卡罗尔的小说《爱丽丝镜中奇遇记》(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中的女主人公。

即便是超级自信的首席执行官们也试图效仿一个模板,这通常是专业的公关人员建议的,他们也能帮忙让记者听话。

然而,在首席执行官们被赶下台,或名声扫地时,很多人会隐藏起来,当个顾问,背地里搞搞私募,或者干脆退休,花钱享乐。

因此,上周戈恩在公开场合的表现不同寻常。这也暴露了戈恩的特质,正是这种特质让他在日本取得成功,后来又被查。

他证明了他那坚不可摧的自尊心未被挫伤,尽管他声称受到了日本当局的虐待。

他用了一个小时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他的案子,让人听着都累。他谈到了自他离开以后雷诺和日产股价下滑,以此证明他对这两家集团的重要性。他对继任者们试图以共识、而不是有魄力的方式治理该联盟嗤之以鼻。对于雷诺未能与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达成他在2017年探讨的协议,他表示怀疑:“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你们都能搞砸?”

戈恩明确表示,他打算靠自己的自信去完成一项任务:洗刷自己的污名。一名记者问到,在他把自己变成日本的一名逃犯后,他今后还有可能离开他在黎巴嫩的“镀金牢笼”吗?他回答道:“我习惯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戈恩暗示他十分不满自己对日本商界的贡献没有收获感激,其不满程度几乎与他对自己声誉受损的愤怒相当,“为什么要用恶来回报我?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把我当成一个恐怖分子对待?”

戈恩好斗的态度让他很难去喜欢什么,不管他遭受的磨难有多令人同情。不过他的谈话中也有一些较为人性化的时刻,比如他谈到自己被关押,“我感觉像死了”;谈到他逃出日本,“仿佛我获得重生”。他也表达了由衷的懊悔。这位前首席执行官表示,2009年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曾请他执掌,但他出于对雷诺和日产的忠诚拒绝了,现在看来他当时应该接受。他指出通用汽车现任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拿着八位数的薪水,基本没被媒体批评过,干的活可比他以前干的“轻松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