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关系

要“伊俄中协调”还是“太平洋宪章”?球仍在美国手上

王鹏:是把中国逼入“伊俄中协调”,还是重拾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太平洋宪章”精神以再造共识,美国须得审慎抉择。

一、美伊对抗背景下的美国对华战略焦虑

近来,随着美国-伊朗关系的持续紧张,以及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形势最紧张的时间节点突访叙利亚,关于俄伊联手抗美的讨论再度成为焦点。而在英语世界与美欧政策分析圈,联系更早之前伊、俄、中三国2019年12月27日到30日于印度洋北部进行的首次海上联合演习(目的在于保护海上交通线和海上反恐;无航母参演,亦不设特定作战对抗环节),从华盛顿到布鲁塞尔北约总部的战略分析师们似乎同样热衷于制造一系列新词P-R-C Concert/Entente/Alliance/Axis——“伊俄中协调/协约/联盟/轴心”。此处,P、R、C分别取自伊朗/波斯(Persia)、俄罗斯(Russia)和中国(China)英文国名的首字母。倘若从“阴谋论”的角度看,把P、R、C三个字母组合在一起,似乎还暗示了某种对中国更为强烈、聚焦的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文全称的简写恰为PRC)。这种缩写尽管是英语世界一种常见的文字游戏,但似乎背后也反映出华府战略界对中国深重的战略焦虑。

尽管中国官方反复强调这次海上军事演习并不针对任何第三方,而且是聚焦于海上救援与反恐这类“低政治”议题,旨在为航行于该海域的国际船只提供更好的人道主义救援与国际公共产品,但这类解释似乎仍无法缓解外界的质疑。那么,我们不妨反其道而行之,顺着质疑者的立场和逻辑进一步研讨更为根本的问题:一个敌视美国的“伊俄中协调”将会建成吗?对此,笔者的答案有三:第一,这种情况并不是必然的(unnecessary);第二,这种可能亦不能排除;第三,最终的结果取决于中美俄伊等国间的战略互动,但最主要的变量还是落在美国的手上——解铃还须系铃人。

二、越是艰难时刻,越需重拾“太平洋宪章”之精神

时下,中美关系可能正在遭遇建交40年来最严酷的寒冬。但这并不影响富有历史感和战略远见的分析者们回溯五年前中美间一个值得回味的时间节点。

2014年11月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欢迎仪式,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而在这一个月前,曾任卡特时代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次访问中国并为中美建交做出不朽贡献的国际地缘战略大师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曾接受美国赫芬顿邮报采访,发表《为什么需要建立美中太平洋宪章以维护全球稳定》(Brzezinski: Why We Need a U.S.-China ‘Pacific Charter’ for Global Stability)一文,并在政策圈、舆论界引发回响。

在那次简短的采访中,布热津斯基提出了中美应正式签署“太平洋宪章”(Pacific Charter)的建议。他认为中美虽在民主、人权等价值观方面存在差异,但双方都已认识到彼此唇齿相依的关系,因此为全球稳定而加强合作是两国的共同事业。

布热津斯基的理论前提是,全球秩序愈加混乱的趋势导致美国越来越难以单凭自己的力量单独应付(同样,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都无力单独应对)。对此,他列举了俄罗斯与乌克兰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对抗、东欧的动荡、激进主义在中东地区爆炸式扩张等。

从今天中国的视角重新审视布热津斯基当年的言论,其有关“全球混乱局势非美国一国能够应对”的观点似曾相识——与当下中国正在力推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学说存在着某种共通性——尽管两者间显然也存在重大区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