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不再是幸运之国

拉赫曼:热切追求矿业繁荣意味着澳大利亚可能在自掘坟墓。在肆虐这个国家的林火、干旱及创纪录气温的背后,全球变暖是一大因素。

《幸运之国》(The Lucky Country)一书写的是上世纪60年代的澳大利亚,这个标签之后一直贴着。对任何一个在英国苦挨寒冬的人来说,澳大利亚人徜徉海滩的景象似乎难以置信地迷人。25年前我第一次访问澳大利亚时,一个悉尼人取笑我说:“你们过去常把犯人流放到这儿。如今作何感想?”不用说,当时我们自在地坐在户外,烤肉、喝啤酒。

在那之后的几十年里,澳大利亚的运气似乎越来越好。亚洲的繁荣创造出对该国大宗商品的巨大需求。过去30年,澳大利亚未曾经历过一次衰退——这在发达国家中绝无仅有。澳大利亚的2500万人口共享着整块大陆的资源财富,把繁荣景象保持到非常遥远的未来似乎是十拿九稳的。在美国和英国忧心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受到侵蚀之际,“澳大利亚梦”一往无前。

然而,热切追求矿业繁荣意味着,澳大利亚可能也在自掘坟墓。化石燃料正在驱动气候变化;同时,正如该国政府现在接受的,全球变暖是正在肆虐这个国家的林火、水资源短缺及创纪录气温背后的一大因素。

房屋损毁和生命丧失的统计数据令人痛惜,但这些数据本身并不表示整个社会处境堪忧。到目前为止,约有27人丧生,1800多所房屋损毁。但生态代价令人惊骇。

仅在新南威尔士州,就恐怕有逾10亿只动物葬身林火,或栖息地被毁,包括该州三分之一的考拉——这种已成为该国及其独特野生动物象征的动物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的珊瑚是澳大利亚另一个伟大的自然奇观,现已遭到气候变化带来的严重破坏。

大火并没有损毁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居住的主要城市地区。但林火导致的雾霾对日常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联邦首都堪培拉的空气质量一度是全球最糟的,导致国家美术馆关闭、邮政服务暂停、以及一些大使馆闭馆。上周在悉尼,游泳池和网球场(澳大利亚夏天的象征)也被暂时关闭。人们对原定1月20日在墨尔本拉开帷幕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Australian Open)——本年度首次大满贯网球锦标赛——感到焦虑。(去年的比赛曾由于高达44摄氏度的高温而不得不暂停)。

澳大利亚的这波林火可能还会肆虐两个月。但更大的恐惧必然是更长期的。澳大利亚的平均气温正在攀升,接连几个夏天都刷新了纪录。去年是该国史上最热、最干燥的一年,降雨量低于平均水平40%。曾经期盼夏季的澳大利亚人现在开始畏惧这个季节——这既是由于炎热,也是由于担心它预示的未来。

但这些恐惧尚不普遍。右翼政党赢得了澳大利亚上次大选,对于采取彻底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必要性,这些政党不屑一顾,还把气候行动主义描绘成富有的城市自由派人士的痴迷,称这些人乐于让澳大利亚普通人失去工作、皮卡及享受周日烧烤的权利。

右翼政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自满立场,以及一系列错误,已带来针对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反弹,莫里森曾在议会挥舞着一块煤,劝说他的听众不要惧怕这东西。但澳大利亚的能源生产和出口仍然非常依赖煤炭这一事实,似乎不再是一件可以开玩笑的事情。该国对待国际气候谈判的拖延态度,也越发像是一种自毁行为,而非对国家利益的精明捍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