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

美国GDP应计入毒品交易吗?

邰蒂:美国经济分析局目前并未将卖淫、贩毒等非法市场活动纳入GDP的统计中,如果将这些活动的产值算上,结果会怎样?

美国是否深陷药物滥用的泥潭?问问普通美国选民,可能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毕竟,最近几年关于滥用阿片类药物以致酿成惨剧的新闻层出不穷。2018年和2019年,平均每天约有130名美国人死于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经常谴责滥用药物的危害,但往往将之归咎于来自墨西哥或中国等地的药物进口。然而,上月,美国负责收集官方数据的政府部门——经济分析局(BEA)加入了这场争论,该局关于毒品变化趋势的结论可能会让一些观察人士大吃一惊。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背景。直到最近政府统计人员还认为,他们的工作就是记录看得见的合法经济活动(比如工厂产出)。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很早就敦促他们扩大视野。欧盟官方统计机构——欧盟统计局(Eurostat)自2014年就开始鼓励欧盟成员国将一些非法活动纳入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包括卖淫、贩毒和烟草走私。

到目前为止,美国统计人员一直采取一种更为古板的方法。经济分析局的经济学家蕾切尔•索洛韦伊奇克(Rachel Soloveichik)在去年11月提交解释到IMF会议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称:“由于数据来源方面的挑战和概念上的不同传统,美国经济分析局目前并未将非法市场活动纳入计算。”

要追踪非法活动,最明显的问题是在测算上缺乏把握。那如果经济分析局真的将非法活动纳入美国的GDP数据,结果会是怎样的?索洛韦伊奇克通过汇总所有能收集到的关于非法毒品、卖淫、赌博和企业盗窃的数据来源,对此进行了估计。

宏观层面,这一实验性举措的结果并不令人震撼:如果计入非法活动,美国GDP可能将增加约1%。拿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来比较,这表明美国国内非法经济活动的规模略大于一些欧洲国家,但没大太多。

但真正耐人寻味的是细分数据。最大的一类非法活动是毒品交易,索洛韦伊奇克估计,2017年该类别带动的支出高达1110亿美元。然而,其支出水平随着时间推移变化很大。在1950年代,与总体零售支出相比,毒品支出微不足道。但它在此之后急剧上升:1970年代,海洛因的购买额相当于总消费支出的3%,而大麻则相当于1%。1980年代,随着可卡因的日益流行,这种非法兴奋剂的支出与总消费支出之比达到了惊人的3.5%。

但在那之后,大多数非法毒品的支出与总消费支出之比急剧下降,目前已经低于0.5%。大麻是唯一的例外:其比例在1990年代有所下降,但此后略有上升,至稍高于0.5%。

对这些趋势的一种解释是毒品消费本身出现了下降,有报道称,对于可卡因等一些毒品而言,这确实是一个因素。另一种解释是,(近期)可以合法开处方的阿片类药物有时被用于代替非法的海洛因,同时大麻已被部分合法化。但索洛韦伊奇克认为,主要原因是“1980年至1990年间,毒品的相对价格大幅降低”;她指出,价格确实下跌得厉害,以至于“乍一看或许叫人难以相信”。

然而,价格变便宜看上去是真的,这反映了毒品效力提高、供应增多和变得更容易获取。坦率地说——这里不是有意用双关语(put it bluntly:坦率地说,英文blunt可以指代填充了大麻的烟卷——译者注)——近几十年来美国人发现吸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更便宜,即使是在大麻还没有部分合法化之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