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赫普沃思宴”的启示

数个世纪以来,英格兰约克郡的赫普沃思村每年都会纪念其在1665-1666年大瘟疫中付出的努力。但今年的纪念活动却因新冠疫情被迫取消。

周一本应是英格兰北部约克郡(Yorkshire)赫普沃思村(Hepworth)的庆祝日。数个世纪以来,这个村庄每年都纪念其在1665-1666年大瘟疫(Great Plague)中扮演的角色。但今年的纪念活动却因另一场大流行病被迫取消。

英国的封锁状态意味着禁止举行大型集会。因此,每年六月最后一个星期一举行的“赫普沃思宴”(Hepworth Feast)无法按期进行。该活动的主要组织者史蒂夫•布斯(Steve Booth)说他感受到了其中的讽刺:“一场纪念战胜瘟疫的活动因瘟疫而取消了。”

“从未有过这项活动被取消的记载。或许二战期间有过。但我的姑母玛丽(Mary)两年前去世时92岁,她说她参加了92年的每一次赫普沃思宴。她从未提过哪年取消过。”

布斯家族一个多世纪以来在这个村庄经营农场。和大多数农民一样,他们也有副业,经营度假小屋和毡房。游客们来这里欣赏奔宁山的风光,到当地一家名为Butchers' Arms的美食酒吧用餐,还可以在原先编织工居住的农舍之间的狭窄小巷散步。

1665年的时候,赫普沃思村的人口可能还不到100人,分散居住在彼此相隔较远的农庄和劳工屋。和新冠病毒一样,那场大瘟疫最初在伦敦肆虐,后来蔓延至全国,造成逾10万人死亡。当地流传的说法是,赫普沃思村是大瘟疫蔓延至的最北端,这里采取的强有力措施阻止了瘟疫的进一步传播。

一个代代相传的故事是:比弗(Beever)一家从伦敦订购的一件连衣裙或者一些布料把传播鼠疫的跳蚤带了过来。居民们同意在一条名为Barracks Fold的街道上设置路障,将赫普沃思村划分成两部分。这样做拯救了一部分人,但只能无助地看着村庄北部的13人死去。

为了纪念这些逝者而种下的13棵树至今还矗立在赫普沃思联(Hepworth United)足球场旁的一块小围地内。作为该足球俱乐部近期翻修的一部分,围地内现在安放了一块不大的纪念碑,同时还安放了一条纪念长凳。

多位历史学家驳斥了布料引发瘟疫传播的观点。但是,在研究了泰晤士河畔金斯顿(Kingston upon Thames)的历史后,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Wolfson College, Cambridge)历史学荣誉教授、《大瘟疫:一个民族的历史》(The Great Plague: A People's History)一书作者伊夫琳•洛德(Evelyn Lord)认为,这种说法可能具有真实的成分。

"每次城镇爆发瘟疫都是始于一个家庭,这些家庭要么是绸布商,要么是服装商,他们都与布料打交道,尤其是来自海外的更加奇异的布料,这可能成为携带鼠疫菌的黑鼠跳蚤的来源。"

至于是不是赫普沃思阻止了瘟疫的蔓延,她就没那么肯定了。在赫普沃思东北约50英里的约克(York)有瘟疫的记录。但卡莱尔(Carlisle)、纽卡斯尔(Newcastle)、特威德河畔贝里克(Berwick-upon-Tweed)等地确实没有爆发瘟疫。国王禁止了与伦敦之间的贸易,而且封锁被感染的房屋是一项常用策略。

赫普沃思宴的形式自维多利亚时代以来基本上没有变化。在那个时代,来自村民所有的商店和储蓄机构——乡村合作社——的支持,推动了活动的扩大。学龄儿童放假一天,在公共娱乐场上与当地其他学校的学生进行比赛。在一面旗帜的引领下,赫普沃思铜管乐队列队游行约三英里,居民沿路伴唱赞美诗。晚上有娱乐活动、烤猪和现场音乐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