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美国民主不能毁于特朗普之手

奥尔布赖特:现任总统出身富贵之家,却满嘴谎言,损害了美国民主。此次大选将取决于美国公民现在如何看待国家的使命和角色。

本文作者是美国前国务卿,著有《Hell and Other Destinations: a 21st Century Memoir》。

11岁时,我以难民身份抵达纽约,很快成为一个骄傲而且感恩的美国人。后来,作为美国外交官,我经常把美国的民主制度和令人尊敬的选举程序视为典范。外国友人认可这种评价。当人们望向美国时,他们通常喜欢他们所见到的。

本月,那些美好的回忆感觉很遥远。现任总统出身富贵之家,却满嘴谎言,由于这种滑稽的事实,美国民主活生生遭到破坏。看过最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乔•拜登(Joe Biden)的辩论后,我感觉自己正与一只嚎叫的狗一起被困在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中。一位声称代表法律和秩序的总统拒绝遵守他自己的竞选团队已经接受的辩论规则。他还拒绝谴责种族偏见势力,也拒绝承诺遵守选举结果。从他过往作为来看,这一切都不足为奇。

不久之后,特朗普和几名与他关系密切的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考虑到本届政府对新冠疫情的轻率傲慢态度,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接着,白宫官员非常拙劣地试图把他们的这位老板描述为一个“击败”新冠病毒的人,尽管借助了精英医疗团队和实验性药物。特朗普发出信息:人们不必害怕这种病毒——但100万逝者的骨灰驳斥了这点。

美国人现在正为未来四年选择一位领导人。没有比这更大的民主盛事了,但今年也可能出现灾难性结果。原因包括疫情下安全投票的挑战,处理大量缺席选票(absentee ballot)的后勤压力,国外和国内代理人可能会通过散布谎言试图影响选举过程,还有特朗普自己厚颜无耻地想要削弱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任。

通过声称此次大选将受到对他不利的操纵,特朗普在故意播下混乱的种子,包括在选举日可能发生暴力对抗以及之后可能出现大量诉讼。如果选举结果双方票数接近,可能需要数周才有定论,而且可能会被任一方斥为欺诈而不被接受。没有一场选举是完美无缺的,围绕选票的争执司空见惯,但这一次,特朗普会把微小的出入扯成是大阴谋。极端左派人士中也有一些人会这样认为。最终,争议可能会由最高法院解决,对于拜登的支持者而言,这确实是一种令人不安的情况。

当然,投票结果可能会一边倒,使得党派抱怨变得无关紧要。我希望如此。但我们应该做最坏的打算,要记住三个事实。

首先,投票程序经过多年发展,且受益于无党派专家的指导:广泛欺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较容易发现。其次,一些小瑕疵不可避免,但可以补救,无损于整个过程。第三,无论计票工作多么诚实和高效,舞弊指控肯定会出现在社交媒体和具有党派倾向的媒体上。不管有没有真正起火,都会出现大量烟雾。负责任的两党领导人以及法律、学术界和新闻界的专业人士,应该出面帮助民众从夸张言论和谎言中厘清事实。我们对迷惑他人的做法准备得越充分,我们就越能妥善应对这些企图。

经常有人问我,修复本届美国政府对美国全球地位的损害需要多长时间?确实,美国无法抹去特朗普所代表的经历。就像象群所经之处会留下痕迹一样,特朗普团队也会。

如果拜登当选,他将接手一个因为前任在所有错误的地方追求“伟大”而遭到削弱的国家。这位新总统的任务艰巨:安抚盟友;再次承担在气候变化和全球卫生领域的领导角色;缔结有效联盟,以遏制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野心;再次确立美国作为民主捍卫者的身份。

拜登和他的团队能否胜任这份工作?在那些仍希望美国安好的人的帮助下,答案无疑是肯定的。他们是否有这个机会?这取决于美国公民现在如何看待这个国家的使命和角色。他们的愿景是否与在1948年欢迎我们一家抵达的那个自信且外向的国家相似?或者,时间是否让公众观点变得狭隘,并破坏我们去伪存真的能力,以至于我曾热爱的美国成为历史。不管怎样,我们很快就会知晓答案。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