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行将任命保罗•罗默为首席经济学家

罗默倡导人力资本的经济力量,长期研究城市化,他将是自斯蒂格利茨以来获得这一任命的最知名人物。
2016年7月18日

世行经验对亚投行债券融资策略的启示

顾宾:亚投行成立后的投融资业务,资金主要来自在国际资本市场发行债券。世界银行有近70年的债券融资经验,总结世行的发债机制,对亚投行具有很大启示意义。
2016年5月6日

亚投行将与世行合作开展项目

今年亚投行预计会批准约12亿美元融资,其中与世行合作项目占相当大份额
2016年4月14日

世行承诺为发展中国家女孩教育投入25亿美元

发展中国家女孩每接受一年教育,终身收入就会增长18%,将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2016年4月14日

世行放贷额创金融危机后最高水平

由于陷入困境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借款需求飙升,世界银行本财年预计发放250亿至300亿美元贷款,这是世行有史以来在非危机时期发放的最高数额的贷款。
2016年4月11日

中美如何在世行暗中角力?

在中国邮储银行这轮70亿美元募资的国际投资者阵容中,有世行旗下IFC的影子。而在IFC中国籍CEO蔡金勇宣布提前卸任之前,世行董事会曾以戏剧性的方式不寻常地谴责了投资中国邮储银行的这笔交易。
2015年12月31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潜在影响

分析师们表示,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最高官员——世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将提前卸任,这只会加深北京方面对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满。
2015年11月12日

世界银行最新营商环境排名出炉

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排名有不同程度的上升,中国排名第84位
2015年10月28日

FT社评:亚投行应兼顾效率与透明

亚投行或许可以在僵化的世界银行之外提供一个受欢迎的选择。如果亚投行能够做到将高放贷标准与快捷放贷结合起来,它将成为其他机构改革的榜样。
2015年10月28日

金钱堆不出世行未来

FT国际经济编辑贝蒂:历经多次重组,世界银行仍然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卖点”。仅靠增加资本不会扭转这种颓势,世行必须找到更具创意的方式来扩大自身贡献。
2015年10月23日

美国宣布停止杯葛亚投行

表示中方已承诺解决美方关切,并将增加其对世行及区域开发银行的贡献
2015年9月28日

世行将把全球贫困线标准上调一半

此举很可能导致全球统计意义上的贫困人口大幅增加,增加最多的将是东亚
2015年9月24日

世行:美联储若下周加息将打击新兴市场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警告,中国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意味着,美联储如果决定在9月会议上加息,可能触发新兴市场“恐慌和动荡”。
2015年9月9日

金砖银行在上海正式开业

行长卡马特和中国财长楼继伟均表示,金砖银行可以比现有体系做得更好
2015年7月22日

世行正式撤回对中国金融业的批评

世行行长金墉称,该行报告中被删除的批评中国金融业的章节“并不反映世行观点”
2015年7月17日

世行报告删除中国金融改革章节

该章曾呼吁中国采取紧急措施改革金融体系,世行称删除原因是该章未经内部审核
2015年7月3日

世行对中国金融改革发出预警

世行报告称,中国正向可持续性更强的模式转型,未来几年放缓既在预料之中、也在有序进行。不过中国必须采取紧急措施,从根本上改变政府在金融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5年7月1日

习近平:亚投行将“深化区域合作”

中国国家主席昨日迎接了亚投行57个创始成员国的代表,阐述了亚投行的使命
2015年6月30日

世行:发展中国家面临“结构性放缓”

世界银行称,预计多数发展中经济体将平稳度过美联储今年可能做出的加息决定
2015年6月11日

美国抵制亚投行是战略性错误

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反应消极,这是一个战略性错误。虽然中国一些举措可能带来不稳定,但亚投行的倡议本应受到欢迎。
2015年6月9日

世行将死,IMF命运如何?

布雷顿森林项目经理尼桑: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已为世界银行写好了“讣告”,并间接对美国领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能力和意愿提出质疑。而另一家布雷顿森林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情况则有所不同,其命运并未和世行捆绑在一起。
2015年5月13日

世行下调东亚增长预期

“预计中国增长放缓将成亚洲增长的重要拖累,”世行将东亚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2个百分点
2015年4月13日

世行行长承诺与亚投行“创新”合作

金墉表示,要找到“创新”的方式,与亚投行合作。这位由美国任命的世行行长还表示,对亚投行这位“重量级新成员”表示欢迎。这一姿态标志着华盛顿再次受挫。
2015年4月8日

美国不应排斥亚投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反对盟友加入亚投行,说了很多理由,但美国真正担心的是,中国建立的金融机构可能会削弱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然而,世界需要新的机构,也需要做出调整,以适应新的大国的崛起。
2015年3月26日

世行针对中国10亿美元贷款展开内查

世行司库对另一部门处置这笔贷款的流程提出质疑,但表示“无人怀疑中国有不良居心”
2015年2月4日

国际援助与现实的差距

前FT非洲版主编霍尔曼:世行一份报告给出的证据显示,该机构许多员工对穷人的认知存在“偏见”。这种偏见很可能会加重穷人背负的负担。
2015年1月30日

世界银行下调全球增长预期

将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降至3%和3.3%,并指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是增长的最大威胁
2015年1月14日

世行敦促新兴经济体改革能源补贴政策

称油价大跌为相关政府提供了一个取消能源补贴、又不会伤害消费者的机遇
2015年1月8日

美国国会敦促世行坚持环境及社会标准

有观点认为,迫于和中国支持的开发银行竞争,世行将对发展中国家项目降低标准
2014年12月19日

“中国因素导致国际贸易增长放缓”

IMF和世行最新研究显示,国产化程度越来越高意味着中国开启“内向全球化”趋势
2014年11月19日

金墉领导世行抗击埃博拉

世行行长在接受FT采访时指出,面对埃博拉疫情,“我们仍然落在后面,我们仍在与一场处置难度极大的疫情抗争。”他还表示,世行需要介入控制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29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