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行

FT社评:世行不应向特朗普妥协

对于中国在资金方面还有何缺口需要世行填补,应展开辩论。但如果世行轻易向特朗普屈服,其公信力将严重受损。
2017年10月16日

美国要求世行反思对华放贷

特朗普政府拒绝为世界银行增资,以迫使该机构整改其向中国和其他中等收入国家放贷的政策,此举形成美中之间新的紧张来源。
2017年10月13日

世界银行与IMF对主流经济学政策处方的五大反思

王燕:国际发展机构都在反思前主流经济学的主要政策和处方,中国经济学界为何不总结自己的经验来引领这轮反思?
2017年8月30日

世行警告中国地方政府后门借款风险

尽管北京方面要求地方政府遵守财政纪律,但世行警告,中国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仍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借款和增加负债。
2017年5月8日

多边机构共同捍卫全球贸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行和世贸组织罕见联手,试图反击它们担心的局面: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世界滑向保护主义。
2017年4月11日

FT社评:世行应改革行长选任程序

美国拒绝放开对世行行长一职的把持是短视的。如果它继续将该机构视为自己施展权力的工具,就会削弱世行的可信度。
2016年8月11日

世行员工联合会呼吁由非美籍人士出任行长

在世行现任行长金墉开始争取第二任期之际,世行员工联合会致信该行董事会,呼吁在全球范围内搜寻新行长人选。
2016年8月10日

世行将任命保罗•罗默为首席经济学家

罗默倡导人力资本的经济力量,长期研究城市化,他将是自斯蒂格利茨以来获得这一任命的最知名人物。
2016年7月18日

多元化有助亚投行回击怀疑论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亚投行的反对者们总在窃语,质疑其会沦为中国的外交工具。但已经拥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亚投行,也许会成为一个与这种讽刺描绘完全不同的机构,甚至将达到比现有西方机构更高的标准。
2015年5月29日

世行将死,IMF命运如何?

布雷顿森林项目经理尼桑: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已为世界银行写好了“讣告”,并间接对美国领导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能力和意愿提出质疑。而另一家布雷顿森林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情况则有所不同,其命运并未和世行捆绑在一起。
2015年5月13日

阿塞拜疆或接受40亿美元纾困

IMF和世行人员已前往该国开展磋商,这可能成为因油价暴跌引发的首次纾困
2016年1月28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潜在影响

分析师们表示,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最高官员——世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将提前卸任,这只会加深北京方面对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满。
2015年11月12日

世行针对中国10亿美元贷款展开内查

世行司库对另一部门处置这笔贷款的流程提出质疑,但表示“无人怀疑中国有不良居心”
2015年2月4日

世行:埃博拉将重创西非经济

称如不能遏制疫情,西非地区将面临326亿美元经济损失
2014年10月9日

世行:中国应提高城市密度

世界银行认为,如果中国通过市场改革抑制城市扩张,将节省约四分之一的基建支出
2014年3月26日

FT社评:世行亟待转换角色

佐利克离任之后,世界银行选任新行长时仍不会实施真正公开的竞选,仍会根据美欧之间长达数十年的私下安排,让一位美国人出任世行行长,这令人遗憾。
2012年2月20日

佐利克救了世行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拉贝:佐利克领导下的世界银行,灵活地适应了全球化带来的新世界,默默之中,做成了许多十分有益的事。
2012年2月20日

中国挑战美国人任世行行长“传统”

中国表示,下任世界银行行长应按照择优原则选出
2012年2月17日

世界银行行长呼吁实行改良版金本位制

佐利克在FT发表的文章反映了人们对当前全球体系的担忧
2010年11月8日

世行:中国需进一步加息

世行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从9.5%调高至10%
2010年11月4日

世界银行敦促富国迅速收紧财政政策

此番言论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全球决策者对“退出”时机的看法正在转变
2010年6月10日

世行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至7.2%

称中国的4万亿元财政刺激计划明显见效,但持续复苏尚言之过早
2009年6月18日

花旗联手世行提供12.5亿美元贸易融资

标志着各银行重新开始为新兴市场提供贸易融资
2009年6月15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