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利益与风险

史志钦、陆洋:中国认识到,不能忽视“中巴经济走廊”所面临的安全、政治及文化方面的风险与不确定性。
2016年12月26日

“误判”特朗普,中国如何理性反思?

刘波:对于大量中国人支持特朗普,国际舆论一直感到大惑不解。其实,到现在才意识到“误判”,这才令人吃惊。
2016年12月20日

中国与挪威实现关系正常化

中挪将重启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工作。2010年,挪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在押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导致中国暂停了两国关系。
2016年12月20日

“一带一路”与中国在南海的战略平衡

张锋:中国应抓住目前南海局势缓和的有利时机,争取在特朗普新政府政策出台前能有所作为,占据一些战略主动。
2016年12月16日

中国如何面对“特朗普挑战”?

张立伟:特朗普选择直接对中国核心利益伸手,并准备对中国经济施压,中国应加快国内改革和发展,并做好外交博弈。
2016年12月7日

中美关系的“三个不能”

査道炯:不能等美国主动对中国展现友好合作姿态;不能靠舆论层面与美国比气势;不能只看到钱而忘了政治底线。
2016年12月6日

特朗普行为的根源(下)

王一鸣:中国可以尝试和特朗普建立起朋友式的互动关系,不要一开始就滑落到特朗普二元逻辑下的敌对阵营里。
2016年12月2日

新加坡与台湾关系为何惹恼中国?

北京方面对挑战其核心防务及外交政策立场的国家表现得越来越不耐烦,特别是在涉及南中国海和台湾问题时。
2016年12月2日

杜特尔特:支持中俄主导“新秩序”

菲律宾总统说,“如果中俄决定创建新秩序,我将第一个加入”。他的言论突显特朗普当选后出现的全球不确定性。
2016年11月18日

中国在东南亚的新一轮“魅力攻势”

FT大视野:北京在短短几周证明,通过魅力与现金攻势,可以让美国坚定的亚洲盟友动摇立场。但这场攻势可以持久吗?
2016年11月16日

TPP夭折将使中国重推亚太自贸区

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特朗普的核心主张,他的当选使中国得以顺理成章地推动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
2016年11月11日

分析:中国可能试探特朗普底线

亚洲安全专家称,特朗普很可能在总统任期早期面对中国的考验,并可能决定他在重塑亚洲外交格局方面将走多远。
2016年11月11日

“南中国海也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围绕着南海仲裁案,中国和新加坡发生了一场风波。新加坡人如何看这场风波?FT中文网采访了两位新加坡学者。
2016年11月2日

菲律宾向左,新加坡向右?

陈遥:菲律宾拥抱中国,实施以发展经济为导向的政策,疏远美国,新加坡则更倾向于维护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
2016年10月31日

杜特尔特“背美向中”的实质

张锋:杜特尔特访华将重续中断多年的中菲高层交流,但中国需要审慎评估其外交实质和菲律宾国内的政治动向。
2016年10月17日

中新关系不应有“半官半媒”的尴尬

张锋:中新“书信事件”成为《环球时报》“媒体外交”的显赫例子。但媒体宣传在中国外交中地位上升是好事吗?
2016年10月12日

中新分歧不仅仅是“认识”问题

曹辛:南海问题演变至今,新加坡“功不可没”。它引入外力,广造国际舆论,给中国造成了某种“新加坡挑战”。
2016年10月10日

围绕G20峰会组织的外交风波

由于中共对G20峰会筹备已久,活动规划也是它的强项,这些风波不太可能是纯粹偶然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体制的某些特点。
2016年9月8日

中国拉近与柬埔寨的关系

柬埔寨已成为中国最可靠的地区盟友,既是政治上的盟友,也通过深水港等战略项目结盟,可能引发美国及东盟国家关切。
2016年9月2日

中国智库应参与东南亚“第二轨道”外交

张骏:亚太地区局势变化,“南海问题”日益突出,中国智库参与东南亚智库的“第二轨道”外交时颇有为难。
2016年8月31日

南海仲裁案与中国外交转型

汪铮:中国应从中吸取教训:外交除了战略,也要重视技术细节;要善于搞“无网外交”;需要高质量的政策争论。
2016年8月22日

新加坡为何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

薛力、刘立群:新加坡最近采取了“公开选边站”的做法。这个善于在大国间搞平衡外交的“东盟军师”怎么了?
2016年8月19日

中国外交亟需塑造核心价值观

罗建波:中国外交要真正赢得话语权,提升软实力,最根本的是必须拥有能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核心价值观。
2016年8月1日

中国外交官训斥人的苦衷

丁学良:我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体系比较的层面,对中国外交官训斥外国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适度诠释。
2016年7月26日

海外伤亡频发考验中国情报共享机制

李江:中国领事整体保护能力不足,最大问题是各个单元之间无法有效协作,这就需要建立主体多元的安全信息共享机制。
2016年7月15日

中国需要与时俱进的主权观

唐世平:中国需要与时俱进的、更加符合国力和时代的主权观,在这种新的主权观背后,中国需要倾听和被倾听。
2016年7月14日

南中国海问题与中国的外交困局

眼下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处于多年来最低点。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将使中国政府更难通过游说争取国际支持。
2016年7月14日

FT社评:各国需要对南海仲裁保持克制

海牙仲裁庭做出对中国不利裁决后,各方首先需要的是克制。若对南海局势处理不当,中美爆发战争是切实的危险。
2016年7月13日

南中国海仲裁案的情、理、法

王江雨:中国“不参与”南海仲裁案的立场不是很明智,和当前被动局面有很大关系。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要看如何继续走。
2016年7月11日

与古举伦商榷:中国“抵制”南海仲裁有充足法律依据

刘海洋、赵一水:我们主要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8(4)条的适用为例,说明中国对南海仲裁案所持立场的法律依据。
2016年7月8日

中国抵制南海仲裁的理由成立吗?

古举伦: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288(4)条款,中国的声明是否排除和限制了菲律宾诉求的管辖权,应由仲裁庭来决定。
2016年7月1日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