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新分歧不仅仅是“认识”问题

曹辛:南海问题演变至今,新加坡“功不可没”。它引入外力,广造国际舆论,给中国造成了某种“新加坡挑战”。
2016年10月10日

围绕G20峰会组织的外交风波

由于中共对G20峰会筹备已久,活动规划也是它的强项,这些风波不太可能是纯粹偶然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体制的某些特点。
2016年9月8日

中国拉近与柬埔寨的关系

柬埔寨已成为中国最可靠的地区盟友,既是政治上的盟友,也通过深水港等战略项目结盟,可能引发美国及东盟国家关切。
2016年9月2日

中国智库应参与东南亚“第二轨道”外交

张骏:亚太地区局势变化,“南海问题”日益突出,中国智库参与东南亚智库的“第二轨道”外交时颇有为难。
2016年8月31日

南海仲裁案与中国外交转型

汪铮:中国应从中吸取教训:外交除了战略,也要重视技术细节;要善于搞“无网外交”;需要高质量的政策争论。
2016年8月22日

新加坡为何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

薛力、刘立群:新加坡最近采取了“公开选边站”的做法。这个善于在大国间搞平衡外交的“东盟军师”怎么了?
2016年8月19日

中国外交亟需塑造核心价值观

罗建波:中国外交要真正赢得话语权,提升软实力,最根本的是必须拥有能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核心价值观。
2016年8月1日

中国外交官训斥人的苦衷

丁学良:我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体系比较的层面,对中国外交官训斥外国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适度诠释。
2016年7月26日

海外伤亡频发考验中国情报共享机制

李江:中国领事整体保护能力不足,最大问题是各个单元之间无法有效协作,这就需要建立主体多元的安全信息共享机制。
2016年7月15日

南中国海问题与中国的外交困局

眼下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处于多年来最低点。南海仲裁案的裁决将使中国政府更难通过游说争取国际支持。
2016年7月14日

中国需要与时俱进的主权观

唐世平:中国需要与时俱进的、更加符合国力和时代的主权观,在这种新的主权观背后,中国需要倾听和被倾听。
2016年7月14日

FT社评:各国需要对南海仲裁保持克制

海牙仲裁庭做出对中国不利裁决后,各方首先需要的是克制。若对南海局势处理不当,中美爆发战争是切实的危险。
2016年7月13日

南中国海仲裁案的情、理、法

王江雨:中国“不参与”南海仲裁案的立场不是很明智,和当前被动局面有很大关系。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要看如何继续走。
2016年7月11日

与古举伦商榷:中国“抵制”南海仲裁有充足法律依据

刘海洋、赵一水:我们主要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8(4)条的适用为例,说明中国对南海仲裁案所持立场的法律依据。
2016年7月8日

中国抵制南海仲裁的理由成立吗?

古举伦: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288(4)条款,中国的声明是否排除和限制了菲律宾诉求的管辖权,应由仲裁庭来决定。
2016年7月1日

后吴建民时代两岸在法国的外交较量

陈振铎:大陆在法外交要赶上与台湾的差距,用吴建民说的讲人性、交朋友、互相尊重的方式,入乡随俗,远远比强势有价值。
2016年7月1日

民心相通:中巴经济走廊的最终保障

胡亦南:中巴经济走廊各项工作落实难度之大,复杂程度之高,可能远超预期。有鉴于此,两国人文交流和民间合作尤为重要。
2016年6月30日

吴建民:传递“和平与发展”的中国外交家

丁伟:“鸽派”这个称号,在中国政治文化当中有“对外卑躬屈膝”之意,但吴氏却择善固执,毫不介怀。
2016年6月25日

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

丁学良: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议是北京乐见其成的大好事。其倡议若成现实,中国可能成为头号区域性国际警察。
2016年6月24日

吴建民:中国外交话语中的珍稀声音

王江雨:吴建民的不幸罹难让我们担心,谁还能以如此有力、清晰、坚定的和平理性声音来制衡恶性的民族主义。
2016年6月22日

中国外交是否需要公众监督?

曹辛:吴建民大使留下的问题,应有个结论:中国外交应该“顶天”,更应“立地”,动员更广泛社会力量参与,方能改进不足。
2016年6月21日

吴建民大使是如何被“爱国者”消费的?

储殷:吴建民真诚地误以为,他和对手是观点之争,但事实上大多数抨击他的人,不过是选择了一种安全的“死磕”式营销。
2016年6月18日

吴建民命题:中国如何做受人尊敬的大国

孙兴杰:中国崛起不仅是实力,更需要得到尊重,而这就需要沟通和交流,回到吴建民所投身的“外交”的本意。
2016年6月18日

“中国梦”不是中国要领导世界

吴建民先生不幸去世。我们重新发表他生前在FT中文网撰写的这篇文章,与读者一起回顾他的外交思想,并致以哀悼与缅怀。
2013年6月14日

中国警告G7峰会勿加剧亚洲紧张局势

中国外长王毅在吹风会上敦促G7峰会关注经济和金融问题,不要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2016年5月26日

中资企业拟向哈萨克农业项目投资19亿美元

哈萨克斯坦高官透露,中国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正计划在三个农业项目投资
2016年5月10日

世界“霍布斯化”风险与中国抉择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特朗普崛起等现象说明民粹主义滋长,可能使民族主义更加影响国际关系,但中国需要克制过头的民族主义,继续审慎、平衡、韬光养晦的外交思想,在保持开放中增强自身。
2016年5月6日

大国战略——国际战略探究与思考

王缉思:中国核心利益包括政治稳定、国家安全、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外部威胁须有多维视角,要把国际和国内结合起来,才能形成完整的大战略。
2016年5月6日

从特朗普回看“五四”:中美历史的变奏

新加坡国立大学刘伯健:“五四运动”的意义不仅局限于中国史范畴,也是中美关系史上的分水岭之一。当年和今天,美国都构成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关键他者。在特朗普掀起孤立主义风潮之际,重访“五四”时代的中美互动,颇具现实意义。
2016年5月5日

中国外交政策的新调整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贝德:中国当下正在经历一个全新的阶段,了解中国领导人对全球秩序的看法的形成过程,将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新阶段的内涵。
2016年4月20日

尼日利亚与中国签署贷款和货币互换协议

正在访华的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试图提振因石油收入下降而承压的国内经济
2016年4月14日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