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竞争中性的公平市场环境是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前提

许建明:特地为一个企业而颁布一部行政法规,有公器私用嫌疑,轻则赋予特权特惠地位,重则败坏法律的公正和权威。
2020年2月25日

经济制度与政治改革:中国的崛起尚未结束

余凯思:现代中国的崛起标志着令人惊叹的成功与无可争议的现代性成就,但面临着许多未竟的事业与未知的挑战。
2020年2月21日

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应依靠市场化而非政府主导

余智:促进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要注意依靠市场化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防止依靠政府主导来达成特定贸易目标。
2020年2月20日

走向现代化的中国制度建设

余凯思:我们应寻求一部客观的历史,能够解释近现代中国在整个历史上的建立历程,能认识到一些关键制度的连续性。
2020年1月10日

我们为何如此热衷预测?

张千帆:预测是可以有用的,但没有必要把它那么当回事。做一个正派人该做的事,并以此为满足,就是标准的幸福人生。
2020年1月1日

《供销合作社条例》必须回答三个问题

许建明:如果不对供销社进行脱胎换骨,这次《供销合作社条例》或者可能是无效的,或者可能是破坏竞争中性。
2019年12月26日

2019年中国时政大事盘点

叶胜舟:我所盘点的时政大事有香港“反修例”、中美贸易战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成形等。
2019年12月25日

为什么法治是“一阶宏观政策”?

盛洪:产权和人身安全是宏观经济的一阶变量,税率和利率是二阶变量。一阶变量适宜而稳定时,二阶变量的作用才能突显。
2019年12月23日

谨慎评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果

李国刚、余智:既要看到这份协议的临时性、偶然性,也要看到现有贸易战的规模仍然没有降低多少,深层矛盾没有解决。
2019年12月18日

香堂“小产权房”中的经济和法律问题

盛洪:中国奇迹的制度原因,就是市场在配置商品生产和配置土地方面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对此不能视而不见。
2019年11月6日

怎样根除“一刀切”?

盛洪:近期的情况表明,尽管有中国国务院对一刀切的严厉批评,但“刀”还在“切”。若想治本,就要改进制度。
2019年10月25日

赵紫阳与中国经济改革: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资本主义

单少杰:赵紫阳曾说,就现阶段中国国情来说,就是要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资本主义,这一指导思想,开启了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的黄金十年。
2019年10月17日

赵紫阳:中国向民主政治转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吴伟:本月17日是1980年代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他在执政期间主导的政治改革实践,为未来中国转型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
2019年10月16日

国企改革何以可能?

盛洪:应当进行彻底的国企改革,首先就要去除“国企租”,使国企成为与其它企业一样的市场中平等的竞争者。
2019年9月20日

现在是投资中国市场的好时候吗?

乔伊列娃:我们正处于中美漫长而全面竞争的早期阶段。对于外国投资者涌入中国市场,这很难说是最有利的时机。
2019年8月16日

中国更应警惕自我孤立于世界

王明远:中国能否成为全球领导者,关键并不在于克服美国的围堵,而是在于怎么化解自己内心焦虑的这堵围墙。
2019年7月22日

一种权利与权力的对话——纪念哈耶克诞辰120周年

翁一:哈耶克的整个学术思想体系可以归结为一种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对话,这也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所指。
2019年5月9日

中国缓慢改革对跨国企业不利

中国延迟的改革让本土企业有时间巩固市场主导地位,跨国企业获准进入时,可能面临一个失去机会的不利市场。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温改革精神

梁治平:在我看来,改革精神就是确立尊重和保障个人权利的“公”,建立作为天下共信之物的“法”,和以还人民思想和实践自由为特征的“解放”。
2019年2月21日

百年李锐

杜导正:李锐坦荡率真、敢于直言,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人生代价,但终其一生,他从未动摇和放弃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关怀、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2019年2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2019年2月13日

须防“中国模式”演化为“中国病”

马国川:进行体制改革,建立法治市场经济,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才能避免“中国模式”演化为“中国病”。
2019年1月23日

WTO改革:中国改革的契机

王江雨:中国要积极参与WTO改革,强化其规则制定能力,尤其在国企、强制技术转让、发展中国家地位等方面。
2019年1月15日

2019:特朗普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阻力还是助力?

刘裘蒂:一年来中国领导层在不同场合强调深化改革,却引来普遍质疑。林毅夫及中美问题专家对相关问题怎么说?
2019年1月14日

茅于轼90岁自述:我的喜悦与期待

今天是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90岁生日。我们编发他的自述文章,通过他的人生历程回顾中国近一个世纪的变迁,聆听他对中国未来的希望与嘱托。
2019年1月14日

中国政企关系40年:评价与反思

聂辉华:如何认识过去40年中国改革过程中的政企关系?鉴往知来,什么样的政企关系有利于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发展?
2019年1月4日

不要再迷信国企

茅于轼:中国改革40年,懂得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好处。可是市场能够优化资源配置有一个前提,即资源是私有的。
2018年12月29日

“中国奇迹”与制度基因

许成钢:中国过去40年成就有目共睹,但在旧的制度基因基础上,支撑“中国奇迹”的机制已失效。随着民企大发展与合法化,一些新的制度基因正在萌动之中。
2018年12月19日

如何让民营企业家相信政府?

盛洪:涉及到民营企业家稳定预期的制度,就是能约束和制衡公权力不被滥用的制度。“保护产权”要由制度结构来保证。
2018年12月5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