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过去的对华接触战略失败了吗?

余智:特朗普执政之前美国两党都曾执行的对华接触战略,无论是在经济、政治还是文化与意识形态领域都取得了显著成效,不能视为失败。
2021年2月22日

布哈林启发邓小平,邓小平改变中国

何亮亮:布哈林冤死狱中,邓小平则寿终正寝。布哈林未能继续推动苏联的改革,受他影响的邓小平则拯救了中国。
2020年12月31日

2020年中国时政大事盘点

叶胜舟:新冠疫情防控决战,金融创新与监管“两翼齐飞”,张玉环案的悲剧、正剧和悬剧,直播带货的“双刃剑”凸显。
2020年12月30日

再说“问题与主义”——谈有关中国保守主义思潮的几点看法

张伦:当下的一些中国保守主义者所持的立场与论述方式是否是另一种新的“激进主义”或至少带有“激进”色彩的论说?
2020年12月24日

科技与民生: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最大亮点

叶胜舟: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民生领域着墨很多,政策导向非常清晰,近8年甚至1994年以来罕见。
2020年12月21日

如何认识中国当下改革?

邓聿文:中国政府授权深圳进行先行示范区的改革探索,其授权范围超越了一般的事务性调整,是力度比较大的一次改革。
2020年12月11日

如何看待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高?

邓聿文: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2020年7月31日

对弱者报复社会的恶性案件的思考

邓聿文:弱者对弱者的报复,从表面上看,是偶然和随机事件,但从根本上看,则是政治和社会问题,要解决也只能从政治和社会入手。
2020年7月17日

竞争中性的公平市场环境是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前提

许建明:特地为一个企业而颁布一部行政法规,有公器私用嫌疑,轻则赋予特权特惠地位,重则败坏法律的公正和权威。
2020年2月25日

经济制度与政治改革:中国的崛起尚未结束

余凯思:现代中国的崛起标志着令人惊叹的成功与无可争议的现代性成就,但面临着许多未竟的事业与未知的挑战。
2020年2月21日

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应依靠市场化而非政府主导

余智:促进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要注意依靠市场化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防止依靠政府主导来达成特定贸易目标。
2020年2月20日

走向现代化的中国制度建设

余凯思:我们应寻求一部客观的历史,能够解释近现代中国在整个历史上的建立历程,能认识到一些关键制度的连续性。
2020年1月10日

我们为何如此热衷预测?

张千帆:预测是可以有用的,但没有必要把它那么当回事。做一个正派人该做的事,并以此为满足,就是标准的幸福人生。
2020年1月1日

《供销合作社条例》必须回答三个问题

许建明:如果不对供销社进行脱胎换骨,这次《供销合作社条例》或者可能是无效的,或者可能是破坏竞争中性。
2019年12月26日

2019年中国时政大事盘点

叶胜舟:我所盘点的时政大事有香港“反修例”、中美贸易战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成形等。
2019年12月25日

为什么法治是“一阶宏观政策”?

盛洪:产权和人身安全是宏观经济的一阶变量,税率和利率是二阶变量。一阶变量适宜而稳定时,二阶变量的作用才能突显。
2019年12月23日

谨慎评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果

李国刚、余智:既要看到这份协议的临时性、偶然性,也要看到现有贸易战的规模仍然没有降低多少,深层矛盾没有解决。
2019年12月18日

香堂“小产权房”中的经济和法律问题

盛洪:中国奇迹的制度原因,就是市场在配置商品生产和配置土地方面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对此不能视而不见。
2019年11月6日

怎样根除“一刀切”?

盛洪:近期的情况表明,尽管有中国国务院对一刀切的严厉批评,但“刀”还在“切”。若想治本,就要改进制度。
2019年10月25日

赵紫阳与中国经济改革: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资本主义

单少杰:赵紫阳曾说,就现阶段中国国情来说,就是要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资本主义,这一指导思想,开启了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的黄金十年。
2019年10月17日

赵紫阳:中国向民主政治转型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吴伟:本月17日是1980年代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他在执政期间主导的政治改革实践,为未来中国转型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
2019年10月16日

国企改革何以可能?

盛洪:应当进行彻底的国企改革,首先就要去除“国企租”,使国企成为与其它企业一样的市场中平等的竞争者。
2019年9月20日

现在是投资中国市场的好时候吗?

乔伊列娃:我们正处于中美漫长而全面竞争的早期阶段。对于外国投资者涌入中国市场,这很难说是最有利的时机。
2019年8月16日

中国更应警惕自我孤立于世界

王明远:中国能否成为全球领导者,关键并不在于克服美国的围堵,而是在于怎么化解自己内心焦虑的这堵围墙。
2019年7月22日

一种权利与权力的对话——纪念哈耶克诞辰120周年

翁一:哈耶克的整个学术思想体系可以归结为一种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对话,这也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所指。
2019年5月9日

中国缓慢改革对跨国企业不利

中国延迟的改革让本土企业有时间巩固市场主导地位,跨国企业获准进入时,可能面临一个失去机会的不利市场。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温改革精神

梁治平:在我看来,改革精神就是确立尊重和保障个人权利的“公”,建立作为天下共信之物的“法”,和以还人民思想和实践自由为特征的“解放”。
2019年2月21日

百年李锐

杜导正:李锐坦荡率真、敢于直言,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人生代价,但终其一生,他从未动摇和放弃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关怀、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2019年2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2019年2月13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