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钻石公主号

许知远:真正令我好奇的是这艘受困游轮的象征意义。载着世界各地的客人以及尚未被清晰理解的病毒,停泊在横滨港,它是一场新型危机的开始吗?
2020年3月2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吉园漫步

许知远:三周前刚刚离开的祖国,已面目全非。走在东京街头,你意识到,眼前喧闹的日常生活多么动人,又多么脆弱。
2020年2月24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逃离

许知远:要离开马来西亚了,而签证页上的选择有限,我决定前往日本。那里与我的研究相关,有令人安心之感,更提供了让中国人自我审视的一种参照。
2020年2月18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伍连德

许知远:1879年出生在槟城的伍连德,突然活跃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倘若孙中山试图治愈近代中国的政治疾病,伍连德则是一种具体疾病的克星。
2020年2月7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从吉隆坡到槟城

许知远:前往马来西亚,本是为了追寻孙中山的足迹,但我的注意力几乎全被微信中的疫情占据。槟城又恰是消灭了上世纪东北那场鼠疫的伍连德的故乡。
2020年2月6日

素写:罗振宇、姚晨、冯小刚与张楚

许知远:这个罗振宇的形象,与我期待的不大相同。是的,我对他心怀偏见。但同时,我又对他的成功倍感好奇。
2017年8月4日

祖国的陌生人

许知远:这个国家有无数残忍与痛苦,却没有真正的悲剧,对未来的无限期待,不过是为了逃避眼前的无力之感。
2017年7月7日

北京的昨日与明日

许知远:Lois Conner让我看到亢奋、扩张、自以为是的北京的另一面,它被遗忘的往昔,孤独、静谧与没落之美。
2017年6月16日

未遂的理念

许知远:对幻灭的新闻人来说,历史提供了一种慰藉,看着那些更有才华的先人之痛苦,我们也摆脱了某种孤立感。
2017年5月26日

帝国的最后低语

许知远:在这本以酒店为主角的书中,佩拉宫饭店与它所在的伊斯坦布尔,充满了荒诞不经又引人入胜的片段。
2016年12月16日

焦虑的联盟

许知远:他们来自两个不同世界,一个是古老的容克家族,以贵族头衔为荣,一个是犹太银行家,受歧视却富有。
2016年12月2日

另一个新加坡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新加坡正开始一场“记忆的战争”。尽管李光耀仍无处不在,另一个叙述却开始兴起。这多元的叙述,或许能创建一个更值得生活的社会。
2016年3月31日

“帝国”的风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云南的讲武堂,讲解员声情并茂地讲述20世纪初法国人的“殖民野心”,但同时,21世纪的缅甸人正在抗议中国人在该国修建的水坝、港口……
2016年3月3日

仰光漫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前往Hunny开设的书店,象一个临时的小仓库,简陋却欣欣向荣。我甚至看到一本缅甸版的鲁迅文集,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野草》。
2016年2月18日

勇敢的旅行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到缅甸时,大选的狂热与躁动已经散去,这或许也是持续了五年的亢奋期的暂停。自从2010年昂山素季获释以来,戏剧性的变化接踵而至。
2016年1月22日

海妖服务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百度贴吧丑闻再度提醒一种危险性:整整20年,我们欢呼互联网带来的启蒙、个人解放、权力分散,如今正在开始经历技术革命的另一面。
2016年1月14日

荒谬之禁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生命的威胁、财产的损失都不足以引发我们的愤怒,它们都溶解于嘲讽。这不再是股市的“熔断”,而是社会的“熔断”。
2016年1月8日

寡头与律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的金钱是何种性格?不管规模多么大,看起来又是多么辉煌,你都可以感到某种战战兢兢,喧闹之下的高度驯服,它似乎会轻易消失掉。
2015年12月24日

雾霾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四年来北京空气质量持续恶化,愈发变成摧毁日常生活的最可怕的威胁,而我们对空气质量的态度越来越多地折射这个社会其他方面的退化。
2015年12月10日

列侬的遗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在雾霾中散步,在一个长椅上抽了支烟。我很想告诉陈继华,25年过去了,我觉得的确列侬比钱学森更重要。但我找不到他的号码了。
2015年12月4日

新会的凉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新会,我又看到冯平山,又是在准备写一本传记。十年来我感到历史力量的转移,沿海中国正在失去重要性,北方变得更强大、更富压迫感。
2015年11月27日

河豚、春帆楼与刺杀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知识人尽管早已习惯将明治维新来比照中国近代化运动,惊羡日本之成功,哀叹中国之挫败,却又对对方的历史仍保持着惊人的无知。
2015年11月13日

另一个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与我期待的不同,L的谈话碎片化、情绪化。或许这是受现实的影响:面对全方位涌来、越来越具压迫感的中国影响,他们再没有说理的空间。
2015年10月29日

不安的声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美国外交专家米德曾说,美国社会没有对美国在世界享有特殊地位从而承担的责任、风险有充足认识。中国无疑更应进行这种自我批评和分析。
2015年10月16日

她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自1992年以来,将政治权力金钱化,是中国变化的重要推动力之一。它也是权力内部纷争的润滑剂,若权力继承者们投身商业活动,将很大程度减少政治冲突。
2015年8月14日

一个罗马尼亚人在纽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马内阿说英语过分讲究逻辑,无法承载母语的含混暧昧。他说美国社会浅薄,却有一种让人保持愚蠢的自由,充满了矛盾与不连贯,却可能是自由的标志……
2015年8月7日

湖畔散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林语堂描述的是一个深陷民族危机、却有强烈文化魅力的中国,而哈金的主要书写都集中于那个极权主义社会,国家意志与个人选择间的紧张关系。
2015年7月31日

两种流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或许也恰好代表了科学与民主,一个世纪来中国最孜孜以求之的理念。但将近一个世纪过去,科学只在彼岸绽放,而民主在此岸与彼岸都陷入萎缩……
2015年7月17日

狂想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个年轻人的路才刚刚开始,而且在这个时代,神话与骗局的界限经常模糊。他们都声称要把各自时代沉睡的资源、金钱,重组起来。
2015年7月3日

自我意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也像是对人生的某种嘲讽,他诚实地带着他的县城经验,从容地进入了世界,而我一开始就想象着世界经验,却发现自己找不到落脚点。
2015年6月26日

驱逐现代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容闳的命运似乎恰好说明,具有现代意识与才能的个体是多么容易在中国的变革中被排挤出局。直到今日,我们似乎仍未走出这种循环。
2015年6月5日
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