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主的功夫茶(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乌坎的成功与整个民主进程的迟缓形成鲜明对比,当我们还在讨论全国人大代表的表决器应加盖时,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已在注重民主的细节了。
2013年10月24日

民主的功夫茶(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桩再普通不过的因土地而起的纠纷,从对峙发展成一场自治的实验。倘若小岗村开启了中国农村的经济改革,乌坎是否意味着政治改革的开始?
2013年10月17日

温柔的流亡者(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读过他的文字,我被一种深深的困惑包围着,他的经历似乎没有赋予他一种观察、理解世界的独特角度,或许这也妨碍了他扮演更重要的历史角色。但我的感觉公平吗?
2013年10月10日

温柔的流亡者(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经过将近20年令人绚目也没心没肺的经济增长后,中国迎来了它另一个转折时刻,人们逐渐发现各种弊端也浮现出来。
2013年9月26日

温柔的流亡者(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80年代末的北大校园与中国社会一样,处于思想与情感的沸腾时刻。知识精英扮演着瞩目的角色。
2013年9月23日

东方美人与红露酒(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一段时间里,人们相信台湾是未来,香港是现在,中国是过去。如今,中国似乎再变成了未来,这个结合了经济增长与政治专制的新模式。
2013年9月13日

东方美人与红露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周奕成34岁进入总统府为陈水扁撰文写稿。像传统文人、艺术家一样,政治代表着浪漫、青春与反抗、一种审美需求,他因缘际会卷入其中。
2013年9月6日

审判厅里的大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重庆的谈笑风生已成南柯一梦。当薄熙来站上法庭,他仍轻易让公众倍感兴奋。当一切被娱乐之后,所有深层追问也丧失了可能。
2013年8月30日

权力的幽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权力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能被分割,甚至很难分享,最终你发现只想去保持权力,至于最初获得权力的目的,反而忘记了。
2013年8月8日

“罗马”的年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罗文嘉和马永成,这两个将陈水扁塑造成偶像的年轻人最终发现,摧毁他们的不是失败,而是更大的成功、更大的权力。
2013年8月1日

“蒋公”的高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蒋介石的铜像被戴上“世界伟人”的纸糊高帽,铜像前拉起了“以党国兴亡为己任”等白布条……这是一场话剧的一幕,当时台北正处于民主转型亢奋期。
2013年7月25日

留守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他来说,保卫与重建菜园村,是他与他这一代人重新发现自己的旅程,他们要发现自己的往昔,并且在破碎之后,重建出一个新的身份。
2013年7月18日

爱人同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陈允中仍偶尔被噩梦惊醒,梦中人被推土机铲成了一半。这个梦境吓了我一跳,我没想到这些抗争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他的内心。
2013年7月11日

国际本地主义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陈允中的热情很少熄灭,他是国际主义者,又强调本土化的重要性。他属于另一个时代,西班牙内战,或是1960年代民权运动中的大同理想。
2013年7月4日

菜园村的教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马来西亚出生,在台湾读大学,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在香港教书。不过,街头、农田、社区,而不是阶梯教室,似乎才是他真正的课堂。
2013年6月28日

烧须的老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卷入历史中的个人,很少有机会真的能决定历史的命运,李柱铭所能做的,不过是坚持内在的信念,尽量在时代的洪流中,维持自尊。
2013年6月14日

被误解的爱国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李柱铭曾相信,倘若欠缺法治与民主,大陆很难繁荣,因此香港经验至关重要,但大陆却以自己的方式迅速崛起,更封闭、傲慢,也更强大。
2013年6月6日

回归的政治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李柱铭继承了父亲的正直,决定在香港又一个前途未测之时,承担某种角色。多年来,香港人都觉得自己是过客,无力也无心参与自身的命运。
2013年5月27日

父与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温和的抗议、从法治延伸到民主,正是香港的特征。再没有一个人比李柱铭更能代表这种理性态度了,但在中国内地,他却鲜有所闻。
2013年5月10日

“贱民”之骄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令我意外的是,大陆正洋溢着“台湾热”,人们向往它的民主试验,而作为台湾民族主义的最重要研究者,吴睿人却在诉说一个世纪来的羞辱。
2013年5月3日

魔山中的乡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吴睿人的“魔山”岁月即将结束,这漫长的学术生活令人煎熬,不过这篇厚厚的博士论文、还有《想象的共同体》的中译本,算是不错的回报。
2013年4月25日

中国意识与台湾译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一间小巷咖啡馆里,我第一次见到吴睿人。不过我当时完全不知他在台湾学运史上的地位,吸引我的是他作为《想象的共同体》的译者身份。
2013年4月18日

台大的罗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当吴睿人在1983年5月当选为台大的代联会主席时,他成了大学校园内越来越强烈的变革呼声的象征,大学内的沉默正在被打破。
2013年4月12日

坚定的变色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许信良常被称作政治上的变色龙。他却是条坚定的变色龙,他的权力意识服从于使命感,他的行动只追随真实思想,即使这导致粉身碎骨的失败。
2013年3月28日

体制内的反叛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许信良曾深得蒋经国青睐,是权力本土化运动着力培养的对象,一直到1979年的桥头事件,许信良才与体制彻底决裂,成为“党外”领袖。
2013年3月21日

一个偷渡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夜晚穿越黑漆漆的台湾海峡时,许信良一定百感交集,既为自己,更为台湾的命运。四个世纪来,一代代中国人前往台湾寻找新人生。
2013年3月14日

“牢酒”的滋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人们总不自觉地把台湾政治转型归功于蒋经国,却不知施明德等人坚持的信条:“自由都是反抗者的战利品,绝不是掌权者的恩赐物。”
2013年3月7日

绿岛小夜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音乐与政治从来如影随形。在宣传机器面前,浅唱低吟的台语歌成了反抗之声。《绿岛小夜曲》也是,孤悬海上的岛屿变成了政治监禁的象征。
2013年3月1日

“暴徒”的微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施明德等人受审前,很多人认为他们不过是宣传中所说的“暴徒”,但读到那些辩护词,会发现他们是一群为台湾命运而思考与牺牲的人。
2013年2月21日

监狱哲学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施明德一定难以忘记,在第一次被捕时的脆弱。在狱中,所有平日熟悉的东西都以另外一种面貌出现,最平凡的东西都变成了奢侈。
2013年2月1日

时代的噪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很有可能,我正是自己批评的典型对象,这些常常失衡的文字就是一种明证。在其中,我在铿锵的批判与感伤的无力之间,不断摇摆。
2013年1月24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