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莫斯科的年轻人(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一个被宣布为“历史终结”的时代,似乎早已被埋葬的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再度兴起。我在莫斯科的导游小郝,就曾遭到俄国仇外的“光头党”青年的袭击。
2010年9月28日

“我教育了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二十年过去了,新俄国的旅程比想象的坎坷得多,一个旧秩序崩溃了,并不意味着新秩序就随之而来。
2010年9月16日

拒绝离去的幽灵(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虽然孔子学院遍布全球,但毛泽东才是中国20世纪最重要的文化输出。他的革命语录在40年前的西方激进学生中广为流传,艺术家们则把他的形象,带入了全球的美术馆。
2010年7月23日

独特性的诱惑(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以另一种形式进行“知识分子的背叛”,他们也是此刻中国社会的象征,人们用灵魂换取虚荣,用故弄玄虚来掩饰谎言。
2010年6月17日

独特性的诱惑(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新加坡模式仍令很多人着迷不已,它将政治垄断、高效的市场经济、虚假的传统文化、高科技、消费主义结合在一起,为现代专制者提供新的合法性。
2010年6月4日

独特性的诱惑(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昔日领导人蒋介石曾发表过雄心勃勃的著作《中国之命运》,但他在攻击西方文化时,刻意忽略了孙中山的启蒙思想来自香港,革命是从租界开始的。
2010年5月27日

受困的心(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像是在极度的乐观与悲观之间摇摆。一方面,它在自己的辉煌中自得;另一方面,它又觉得自己被一个充满敌意的世界包围。
2010年5月6日

受困的心(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当一个社会陷入思想上普遍的混乱与内心焦灼时,阴谋论——不管它多么粗陋、缺乏逻辑——往往能掘取住整个社会的想象力。
2010年4月15日

极权的诱惑(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鲁迅的愤怒与嘲讽值得重新一提:“凡有来到中国的,倘能疾首蹙额而憎恶中国,我敢诚意地捧献我的感谢,因为他一定是不愿意吃中国人的肉的!”
2010年4月1日

极权的诱惑(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苏联崇拜的所有的替代者中,毛泽东的中国扮演着最值得期待的角色。它所激起的幻象,不仅来自于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更来自于它的古老历史。
2010年3月26日

极权的诱惑(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法国知识分子关于未来的论战中,大多人对于资本主义的一切充满指责,但是他们却对仰慕的苏联保持了沉默。
2010年3月18日

一种新文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奈斯比特的新书《中国大趋势》代表着世界对中国赞叹的新高潮,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这种赞叹从经济领域,扩展到政治、社会、文化、甚至审美领域。
2010年3月11日

从中国特色到中国模式(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模式变成了“东北的乱炖”、“成都的火锅”,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扔,它热气腾腾,让人分不清虚实。它也变成了另一个庞氏效应,越多的人相信它,它就越显得可信。
2010年3月4日

从中国特色到中国模式(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像是党内改革派与保守派另一次制衡,中国既要开放,也要对“资本主义”保持警惕。
2010年2月11日

剑桥随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牛顿的手稿还保留在三一学院图书馆里,历史就是不断延续的河流,每代人既被它滋养,又给它提供新的动力。
2010年2月4日

祖国的陌生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人们夸耀中国的漫长和延续性,却很难看到一幢超过百年的建筑,另一方面,大家对二十年前的事都记忆不清了。
2010年1月28日

半山的中国佛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不丹首都廷布,李扬像我见过的很多中国年轻人一样,年轻、聪明、灵活,却也过早世故,不准备理解其它逻辑了。
2009年12月24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一九八七年的刘宾雁与二零零九年的胡舒立,或许都标志着各自年代改革的停滞。一位面对政治压力,一位则遭遇日益稳固的利益集团。
2009年12月17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历史充满了意外的苦涩,当刘宾雁二零零五年离去时,全世界都在大谈“中国的奇迹”、“中国的崛起”。他则被遗忘了。
2009年12月10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胡舒立前景无比灿烂时,刘宾雁于2005年底在美国新泽西孤独地离去。中国年轻一代记者中,很少知道这个名字。
2009年12月4日

从刘宾雁到胡舒立(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胡舒立想创造一个关于改革的新共识。她要让孤立的思想和行动连接在一起,让它们变成推动中国进步的理性力量。
2009年11月26日

对话的困境(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中国经济成长最迅速的十年里,中国私营企业家最热衷的活动是登山,自由知识分子则大谈基督教。
2009年11月19日

对话的困境(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很少有艺术家与知识分子能逃避这样的诱惑——如此广阔的听众,如此丰厚的报酬,如此不可思议的自我展现机会。
2009年11月12日

对话的困境(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中国,一种新的精神世界已经形成,它嘈杂、生命力十足,但很可惜,它注定是自我娱乐式的。
2009年11月5日

对话的困境(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现在,毛泽东在延安创造的策略,要通过全球电视网、互联网、巡回演出、展览获得更大的回响
2009年10月29日

柏林墙与深圳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主义的时代,“自由”、“民主”变得声誉不佳。历史感普遍的消退,往往是危险的前奏。
2009年10月15日

共产主义和豆腐坊(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们都是从各种失败的尝试开始,很难说注定是革命者。他们的个人经历似乎也表明,幸存者要遵循的是另一套哲学。
2009年9月24日

共产主义与豆腐坊(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你们的主席就曾住在那里,它曾是共产党的活动中心。”在王子街友丰书店门口,书店老板指着Regent旅馆对我说。
2009年9月18日

另一种幻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人们经常对复杂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现实视而不见,只看重极度简化的方案,结果往往是另一次巨大的幻灭。
2009年8月27日

雍正助推的畅销书合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曾静的指责在一瞬间触及到了雍正的内心,激发起他为自己辩护的热忱。于是,书籍出版史上最奇特的合作开始了。
2009年8月13日

我们这一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我们不能直面深层困境,用肤浅的时髦来转移对它的理解和改善,那么我们只能被证明是轻飘飘的一代。
2009年8月7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