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的围城与穿越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未来10年将决定中国能否突破中等发达国家陷阱,而资本市场的作用十分关键。它要像《非诚勿扰》一样让企业和资金找到彼此,也要让老百姓真正享受经济增长的果实。
2012年2月17日

预测中国经济:看水泥还是挖土机?

考虑到中国近一半的GDP增长由投资拉动,渣打银行的王志浩决定物色一个能够真实反映信贷增长的先行指标。但多番尝试之后他发现,这个指标不好找。
2012年2月14日

中国化解地方债危机

巨额债务即将到期,而债务人无力偿还,因此政府同意延长到期日。这不是在描述希腊,而是在描述中国。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成为另一个希腊?远非如此。
2012年2月13日

难以解读的节后中国经济

相互矛盾的经济数据和专家解读,让今年一月份的中国经济状况蒙上了重重迷雾,长达七天的春节假期更增加了准确判断的困难性。中国经济也许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但其全貌可能需要数周乃至数月时间才能清晰展现。
2012年2月2日

中国改革不能止步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秦晓:中国过去30年的成功,是由于实行市场改革的缘故。要继续前进,中国现在必须转变政府在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继续朝着建设自由市场体制的方向推进改革。
2012年1月20日

克鲁格曼的中国预言

克鲁格曼看空中国言论引发关注,但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认为,中国具有较好防范危机条件和增长潜力,真正的挑战在于克服“改革疲劳症”。
2012年1月19日

中国经济有望软着陆?

乍看之下,经济逐步放缓正是中国官方想要达到的目标,但中国国家统计局却对形势可能恶化表示担忧。不过,各种迹象表明,迄今中国经济放缓的节奏仍在政府的舒适区内,多数经济学家相信,北京方面能够策划一场“软着陆”。
2012年1月18日

“松货币”,更要“松市场”

安邦咨询:若想影响中国市场预期,松货币当然是便捷的政策信号。但是,在松货币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松市场”和“促改革”。
2012年2月20日

中国“黄金热”的背后

悉尼大学兼职副教授John Lee:人们在热议“中国主宰的亚洲世纪”,而这个国家的现代版“黄金热”却催人清醒:中国国民可能正日渐对本国增长奇迹丧失信心。
2012年2月20日

资本市场改革是个结晶过程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近日在一个关于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内部讲话后,在问答环节中,对中国发展后劲、发行体制改革和养老金入市等问题一一作答。
2012年2月17日

我眼中的几个中国经济“先行指标”

读者清水一滴可:中国经济并非神秘莫测到“只有上帝才知道”。据近20年来的观察,我总结出几个中国经济的“先行指标”。
2012年2月16日

中国指示银行滚转地方政府贷款

这意味着中央政府无须立即应对各地政府的巨额债务
2012年2月13日

中国经济“急跌”可能性不大

中国建设银行马勇:外围经济乱象及国内转型调控,使中国未来经济减速在所难免,但快速下跌可能性不大。中国经济仍将持续调整,以时间换取空间。
2012年2月13日

通胀是否会卷土重来?

澳新银行刘利刚:1月份远高于市场预期的通胀率,意味着通胀因素并未被完全控制,仍有重来风险。货币政策取向将保持灵活性,也需在一定程度上鼓励资本流出。
2012年2月10日

中国版“收入倍增计划”

日本亚太政经调研中心理事长蔡成平:中国宣布“十二五”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将年均增长13%以上,这与1960年代日本政府的收入倍增计划有相似之处。
2012年2月10日

中国1月CPI涨幅回升至4.5%

数据受到“春节效应”影响,但仍明显高于市场对通胀的预期,会强化决策者的警觉感
2012年2月9日

中国用电量下降“值得警惕”

1月用电量下降7.5%,野村认为这反映出工业产出大幅下降
2012年2月9日

净出口负贡献之后怎么办?

北京大学副教授余淼杰:在净出口负贡献时代来临后,中国经济何去何从?坊间多认为应通过提高消费拉动经济,但我认为今年拉动经济应主要靠投资。
2012年2月9日

IMF将中国今年增长预测下调至8.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如果欧洲陷入严重衰退,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减半
2012年2月7日

别再紧盯存准率

中国存准率变动并不意味着政策放松或收紧,它只是一种“冲销”手段。党通过人事系统对国内银行实施控制,可绕过存准率限制来管控贷款规模。
2012年2月6日

中国如何走出经济迷局?

安邦咨询:今年中国经济走向何方?有乐观者,也有悲观者,一头雾水的更是大有人在。刚公布的1月份制造业PMI数据就引起了这样的争论。
2012年2月3日

中国经济如何避免硬着陆?

瑞穗证券沈建光:一旦中国经济下滑超过预期,决策层可以通过调整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房地产调控政策及拓宽融资渠道等方式,避免硬着陆。
2012年2月2日

中国年轻人的焦虑

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中长大的,因此他们对未来有着一定期许,但巨大的压力让他们倍感焦虑。
2012年2月1日

FT社评:维持中国的经济繁荣

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一是出口持续疲弱,二是房地产市场步履维艰。若要发挥真实的增长潜力,中国必须实施结构性经济改革,而关键的挑战是要保持改革步伐。
2012年1月31日

西方工业企业感受中国降温

多家西方工业企业表示,中国信贷和房地产市场紧缩,抑制了它们在中国的销量。随着中国经济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基建和采矿等行业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是长期的。
2012年1月30日

中国需求寒流殃及西方

中国建筑业相关资本品和产品的需求大幅放缓,影响一些西方企业的销售
2012年1月30日

如何让中国经济转型?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黃育川:中国政府应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社会保障,鼓励企业增加派息,这可能推动消费占GDP的比例提高约5个百分点,还将缩小中国的收入差距。
2012年1月30日

中美对外直接投资表现对比

香港科大谢丹阳、姜波: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处于起步阶段,所投区域虽为高回报区域,但具体投资项目表现却差强人意。通过数据分析,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回报报低于美国。
2012年1月20日

中国部分省市为何淡化GDP?

中国安邦集团:在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官员敢于公开表态淡化GDP,这是值得肯定的趋势。即使仅仅在地方政府官员中形成“调整”和放缓的氛围,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2012年1月19日

“唯GDP”作风不会说改就改

读者高级罪术师:我以下的观点也许会挨骂,但蛋糕不做大就想分得公平,说实话我觉得这不可能。欠发达地区的“唯GDP”作风我觉得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2012年1月19日

Lex专栏:中国农村经济不可小觑

在中国经济面临各种风险之际,不应低估中国农村经济对于保持GDP平稳增长的重要性。2011年农村人均收入实际增长11%,首次超过城市。农村居民总消费去年已经占到中国产出的大约十分之一。
2012年1月18日
|‹上一页‹‹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