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沈阳罢市背后的经济逻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一叶知秋,沈阳罢市看似偶然,却是逻辑的必然,也不会是孤例,一方面与经济下行难脱关系,另一方面则暴露地方政府竞争模式正濒临破产。
2012年8月9日

渐进式改革符合中国国情

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普拉萨德:采取毕其功于一役的方式,分拆大型银行或实现利率自由化,会招致强烈反弹和共同抵制,可能彻底堵死改革的道路。中国改革派官员目前则在推出步幅不大、但看得见摸得着的改革举措。
2012年8月8日

中国宏观调控面临多重矛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的多元化,以及政府过度使用行政手段以期快速达到目标,使得政策执行往往缺乏连贯性。
2012年8月1日

中国经济未来走势不容乐观

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王健:中国经济面临外部需求减少和房地产市场继续低迷的风险,增长明显放缓,而中国政府对增长的支撑力度也受到限制。
2012年8月1日

金属价格“跌跌不休”的中国因素

金属价格今年一路下跌,打破了投资者信奉的“成本支撑”理论,而中国是一个主要原因。一系列因素降低了中国金属企业生产成本,进而压低了金属价格的假想底部。
2012年7月31日

靠什么制约新威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无法离开具有公信力的威权,但失去约束的威权将使中国经济出现不可逆转的风险,数年后有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2012年7月31日

分析:中国发电量放缓为何更快?

澳新银行刘利刚:中国电力生产在6月为零增长,同期工业增速却达到9.5%,引发了市场的疑虑:中国是否低估了其第二季度GDP增速?
2012年7月30日

长沙市推出1300亿美元刺激计划

是中国第一个宣布推出全面支出计划的城市,可能为其他地方政府推出类似计划铺平道路
2012年7月27日

投资家莫比乌斯看好“买入中国”

这位富兰克林邓普顿公司的投资家说,对中国经济的悲观看法有些过度,新兴市场股市的疲软提供了买入良机
2012年7月27日

中国不缺经济增长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徐建国:房地产调控让内需大幅减弱,发达经济低迷抑制了外需,中国经济两根“柱子”看似一起倒塌。但放眼望去,多个行业的潜力都有待释放。
2012年7月26日

经济增长放缓对中国有益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佩蒂斯:中国经济再平衡要求中国居民收入增速连续多年超过GDP增速,即使中国GDP增速大幅下降至3%,只要居民收入维持5%至6%的增速,就不会引发社会动荡。
2012年7月25日

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接近恢复增长

汇丰7月采购经理指数预览值升至49.5,这是五个月来的高位
2012年7月25日

中国经济需要新权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经济领域的权威是需要的,但它必须受到约束。中国需要被界定、受公民认可、被严厉约束的开明权威来推进改革。
2012年7月25日

中国金融改革阵痛不可避免

不断增长的中国经济正逐渐超越其金融体系承载能力,因此改革不可避免,但控制欲极强的中国政府可能无法掌控改革过程,对既得利益者来说,这也将是一个痛苦过程。
2012年7月24日

中国经济驶向何方?(下)

为了引导中国经济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中国政府进行了多管齐下的努力,但目前为止,改革至多只是小修小补。中国目前面临再次走上老路的危险,这条老路,就是几个月前中国总理温家宝所说的“死路”。
2012年7月20日

中国经济驶向何方?

中国投资占GDP比重已连续九年超过40%,投资效率低下和产能过剩问题严重。扭转这种过度投资趋势非常困难,而当前经济增长放缓使政府又有动机重启投资引擎。
2012年7月19日

新新人口论

中国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未富先老”局面?中国人口政策等相关公共政策如何调整?经济转型如何以此为契机转化?FT中文网今后将陆续推出相关专题,首期推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孙涤教授的“新新人口论”。
2012年7月18日

解读中国经济数据谜团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笔者认为官方数据并不存在严重造假的问题,数据显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企业利润下降、投资意愿低迷,可增加投资、下调利率和减税。
2012年7月17日

中国二季度数据迷雾重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从企业家对生产现状的极度堪忧,可见7.6%不足以代表实体经济。稳定市场信心要建立在经得起推敲的数据之上,宏观政策与微观情况反差何在?
2012年7月17日

中国大陆与台湾物价变动异同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中国大陆的货币供应在1985年到1988年之间,每年增加大约35%左右;当时的中国总理非常关心,请我研究1985年中国会不会发生严重通货膨涨。
2012年7月16日

7.6%发出了什么信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经济减速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与就业压力。当下的数据缓和迹象,正是政策调整的时机,而不完全是全面企稳的信号。
2012年7月13日

中国GDP增速三年来首“破八”

由于房地产市场低迷及出口减弱带来的压力,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下降到7.6%,为2009年初以来的最低点。由于过去两个月政府已经将政策转至保增长方向,分析师表示,这或许能在下半年带来复苏。
2012年7月13日

乐观派坚信中国软着陆

中国整体经济增速跌至三年来的最低位,但距离崩溃还很远。中国达到本轮经济周期的谷底,将佐证一些乐观人士的评论,即中国目前的放缓是“软着陆。”
2012年7月13日

中国经济的“三一时刻”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三一集团是投资驱动型经济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也成为今年投资大滑坡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构成中国经济模式危机的缩影。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正在迎来“三一时刻”:投资刺激已难以为继,必须寻找新的增长模式。
2012年7月12日

分析:中国就业市场出现压力征兆

中国领导人最担心的经济问题是:失业是否在控制之下。分析师们表示,就业市场前景将是决定中国领导人是否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因素之一。
2012年7月12日

余永定:人民币路线图存在缺失

这位中国经济学家在最近一篇论文中表示,中国不仅缺乏将人民币变成一种国际货币的合理途径,而且目前很多表面上的成功都是一种假象。
2012年7月11日

保增长重回首位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近期CPI指数走低,而中国政府在1月内连续2次下调利率,表明中国政府的宏观政策指向中,保增长又重新回到首位;物价形势也已不再是年初的控通胀,而是“反通缩”。
2012年7月11日

中国6月进出口增长双双放缓

显示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面临强劲“逆风”
2012年7月11日

中国进口下降压低大宗商品价格

油价跌破每桶100美元的关键价位
2012年7月11日

中国通胀骤降引发通缩担忧

一些人警告,若政府刺激措施力度不到位,中国经济可能会陷入通缩
2012年7月10日

历史传统与当代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从历史视角考虑,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经济,譬如,在中国历史上,哪些机构是银行和金融机构?
2012年7月10日
|‹上一页‹‹119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