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破解中国金融改革困境

中央党校陈建奇: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金融宏观调控体系建设是重点。中国当前还应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灵活性改革,以此破解中国金融改革困境。
2012年1月9日

中国推进改革的三点信息

瑞穗证券沈建光:延续过往深化改革与防范风险两大主题,本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释放了三大积极信号:更为明显的政策放松、结构性转型仍将继续、提振股市信心。
2012年1月9日

减小政府规模才能刺激消费

读者warcow:要想刺激消费,政策方向非常清楚,首要一条就是大幅削减政府开支,缩小政府规模,减少政府人数。
2012年1月9日

中国土地销售放缓加剧

中国土地销售下滑尚未达到触发危机的程度。但随着地方政府过去几年累积的债务陆续到期,是否应当放松调控支撑地方财政,成为艰难的政策选择。
2012年1月6日

中国将采取措施刺激消费

商务部长陈德铭的讲话突显中国正在调整政策,可能预示着更多刺激消费政策的出台
2012年1月6日

中国应进一步有序推动金融改革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中国金融系统改革过去五年谨慎渐进,诸多结构性问题难以根治,下一步应考虑以利率市场化为核心。
2012年1月6日

应大力发展虚拟经济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中国的弱项是服务业和虚拟经济。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认识到,虚拟经济是创造财富的。在财富创造方面,它和实体经济并无不同。
2012年1月6日

中国各地再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北京和深圳两地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很可能再次拉开地方政府竞相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序幕。但一些观察家警告,此举可能导致中小企业大量倒闭。
2012年1月5日

2012年经济的两大风险

瑞穗证券沈建光:2012年全球经济都面临政策放松与增长下滑的角逐。中国一方面面临房地产风险,另一方面需警惕海外经济下滑,经济政策需注重灵活性。
2012年1月4日

中国改革下一步怎么走?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回首中国改革之路,三中全会、邓小平南巡、入世成就了今日中国经济。靠政府投资所推动的高增长一旦下行,可能导向经济衰退。在政府征税和花钱越来越上瘾之时,当“市场化改革红利”消耗殆尽之日,整体改革如何推进?
2011年12月31日

人口城市化将换来20年高增长

北京大学徐建国:中国经济增速下降而通胀顽强,二者共同指向经济增长潜力下降。进一步增长动力来自何方?人口城市化或成为增长主发动机。
2011年12月29日

中国经济“奇迹”的背后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中国的经济“奇迹”并没有创造例外,我们很大程度上是在重复高储蓄、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甚至在错误方向上走得更远。
2011年12月26日

2012关键:中国软着陆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奥尼尔:2012年,中国的主题将是“想方设法确保实现软着陆”。如果运气不错、决策又较为主动,中国将能够成功完成这一任务。否则,伴随着最高领导层换届,中国面对的局面将棘手得多。
2011年12月26日

房地产加大中国经济下行风险

澳新银行刘利刚: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正成为不能承受之重,由此带来经济的大幅减速风险。政府应避免矫枉过正,逐步退出行政性措施,实现软着陆。
2011年12月26日

Lex专栏:中国出现资本外流

没有什么能永远保持在令人赞叹的巅峰状态,即便是中国崛起这样的长期故事。人民币走软、股市继续下跌的危险,将迫使外国投资者更加谨慎。
2011年12月20日

对冲基金担忧中国经济前景

因为官方信息晦涩,不少对冲基金已派人往中国实地搜集数据
2011年12月20日

十年一觉“A股梦”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中国A股十年“归零”,或许意味着底部临近,也预示2012中国经济难逃“相对衰退”。未来资本市场的繁荣,关键于结构性改革释放的制度红利。
2011年12月16日

韦森:中国加息势在当行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认为,过低的利率和高企的存款准备金率,扭曲了中国货币的供求关系,导致货币政策失控。中国应该“降准”,但更应该加息。
2011年12月16日

增长成中国领导层关注重点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称,全球经济前景严峻复杂
2011年12月15日

中国货币供应量增速降至10年最低水平

远低于中国央行认为支撑经济增长所需水平,使得政府放松货币政策压力加大
2011年12月15日

中国政府财政面临考验

GMO资产配置团队成员钱塞勒:中国的信贷扩张与长期过度投资带来不少遗留问题。乐观者期待政府出手纾困,但他们忽视了一个事实:中国财政状况已有所恶化。
2011年12月15日

变革决定中国资产价值

中国博时基金魏凤春:如把中国看作一份资产,2012衰退何时结束将由变革决定。平稳过渡是中国政府收益最大化选择,两会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据此决策。
2011年12月15日

中国改革止步2012?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中国既然会在苏联解体后迅速地抛弃计划经济模式,那么,在欧洲出了问题后,中国也完全可能会对西方模式进行反思和批判。
2011年12月14日

政府经济决策权应重新厘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聂日明: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历来被视为“定调会”,但这并未解决决策困境。树立经济政策权威,首先要明确界定政府的角色。
2011年12月14日

中国市场化改革并非苏联解体促成

读者clayuu:不是苏联解体促成了中国市场化改革,市场化改革是中国自己启动的。这两年中国发展比较好,就是因为整个社会的反思能力明显加强。
2011年12月14日

中国减速将殃及世界

FT记者汉妮•桑德尔:中国政府对自身的宏观调控能力越来越有信心。其他国家千万别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幸灾乐祸。如果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世界其它国家的影响,很可能要比对中国自身的影响更大。
2011年12月13日

一个四万亿就够了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四万亿有三大弊端难以回避。中国2012年如何复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再度定调。笔者看来,出路或在于通过有纪律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约束“闲不住的手”。
2011年12月12日

中国放松货币政策需慎重

星展银行经济研究部高级经济师梁兆基:中国2009年保增长的代价是通胀、房地产泡沫化和地方债等问题丛生;明年如无最坏情况,中国就不应该再以极度宽松货币政策来防范硬着陆风险。
2011年12月12日

中国或以财政政策应对下行风险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黃育川:尽管中国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很大,但它在调整利率或汇率方面其实并无多大灵活度,或许只能求助财政政策。
2011年12月12日

中国地方政府“卖地难”

广州市政府上月四度取消或大幅压缩卖地计划,原因是开发商资金吃紧、且对连串抑制房价的措施感到不安。“卖地难”若持续下去,将严重影响中国地方政府的财政。
2011年12月12日

中国11月CPI涨幅回落至4.2%

涨幅为去年9月以来最低,为中国政府采取提振经济措施提供了更大空间
2011年12月9日
|‹上一页‹‹12412512612712812913013113213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