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需要新权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经济领域的权威是需要的,但它必须受到约束。中国需要被界定、受公民认可、被严厉约束的开明权威来推进改革。
2012年7月25日

中国金融改革阵痛不可避免

不断增长的中国经济正逐渐超越其金融体系承载能力,因此改革不可避免,但控制欲极强的中国政府可能无法掌控改革过程,对既得利益者来说,这也将是一个痛苦过程。
2012年7月24日

中国经济驶向何方?(下)

为了引导中国经济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中国政府进行了多管齐下的努力,但目前为止,改革至多只是小修小补。中国目前面临再次走上老路的危险,这条老路,就是几个月前中国总理温家宝所说的“死路”。
2012年7月20日

中国经济驶向何方?

中国投资占GDP比重已连续九年超过40%,投资效率低下和产能过剩问题严重。扭转这种过度投资趋势非常困难,而当前经济增长放缓使政府又有动机重启投资引擎。
2012年7月19日

新新人口论

中国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未富先老”局面?中国人口政策等相关公共政策如何调整?经济转型如何以此为契机转化?FT中文网今后将陆续推出相关专题,首期推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孙涤教授的“新新人口论”。
2012年7月18日

解读中国经济数据谜团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笔者认为官方数据并不存在严重造假的问题,数据显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企业利润下降、投资意愿低迷,可增加投资、下调利率和减税。
2012年7月17日

中国二季度数据迷雾重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从企业家对生产现状的极度堪忧,可见7.6%不足以代表实体经济。稳定市场信心要建立在经得起推敲的数据之上,宏观政策与微观情况反差何在?
2012年7月17日

中国大陆与台湾物价变动异同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中国大陆的货币供应在1985年到1988年之间,每年增加大约35%左右;当时的中国总理非常关心,请我研究1985年中国会不会发生严重通货膨涨。
2012年7月16日

7.6%发出了什么信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经济减速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由此带来的金融风险与就业压力。当下的数据缓和迹象,正是政策调整的时机,而不完全是全面企稳的信号。
2012年7月13日

中国GDP增速三年来首“破八”

由于房地产市场低迷及出口减弱带来的压力,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下降到7.6%,为2009年初以来的最低点。由于过去两个月政府已经将政策转至保增长方向,分析师表示,这或许能在下半年带来复苏。
2012年7月13日

乐观派坚信中国软着陆

中国整体经济增速跌至三年来的最低位,但距离崩溃还很远。中国达到本轮经济周期的谷底,将佐证一些乐观人士的评论,即中国目前的放缓是“软着陆。”
2012年7月13日

中国经济的“三一时刻”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三一集团是投资驱动型经济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也成为今年投资大滑坡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构成中国经济模式危机的缩影。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经济正在迎来“三一时刻”:投资刺激已难以为继,必须寻找新的增长模式。
2012年7月12日

分析:中国就业市场出现压力征兆

中国领导人最担心的经济问题是:失业是否在控制之下。分析师们表示,就业市场前景将是决定中国领导人是否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因素之一。
2012年7月12日

余永定:人民币路线图存在缺失

这位中国经济学家在最近一篇论文中表示,中国不仅缺乏将人民币变成一种国际货币的合理途径,而且目前很多表面上的成功都是一种假象。
2012年7月11日

保增长重回首位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近期CPI指数走低,而中国政府在1月内连续2次下调利率,表明中国政府的宏观政策指向中,保增长又重新回到首位;物价形势也已不再是年初的控通胀,而是“反通缩”。
2012年7月11日

中国6月进出口增长双双放缓

显示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面临强劲“逆风”
2012年7月11日

中国进口下降压低大宗商品价格

油价跌破每桶100美元的关键价位
2012年7月11日

中国通胀骤降引发通缩担忧

一些人警告,若政府刺激措施力度不到位,中国经济可能会陷入通缩
2012年7月10日

历史传统与当代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从历史视角考虑,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经济,譬如,在中国历史上,哪些机构是银行和金融机构?
2012年7月10日

中国6月CPI涨幅回落至2.2%

使政府有更大的政策余地来刺激增长受阻的经济。
2012年7月9日

地方政府发债风险几何?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中国不允许地方政府发债,但地方政府又通过各种方式欠下巨额债务,这一症结的出路在堵不在疏,好的机制可防止过度发债。
2012年7月9日

中国维持高速增长的动力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罗天昊:中国保持高速增长有可能,但需要以均衡战略造就东西城市的崛起,以内需造就大陆型强国,以制度变革释放创造力。
2012年7月9日

中国股市为何不振?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上半年上证指数微涨26点,在亚洲主要股指中列倒数第一。这是在警示中国经济的病症。药方并不复杂,但也许很苦。
2012年7月6日

经济学家担忧中国信贷增长

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完全可以采取传统的财政刺激政策,一定不能仅仅以促使本国银行增加信贷来解决问题
2012年7月6日

中国一月内再度降息

中国在不到一个月内第二次下调利率,表明政府对经济增长乏力十分担忧;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还告诫金融机构“继续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此举可谓不同寻常。
2012年7月6日

Lex专栏:中国降息发出什么信号?

中国再次降息,原则上对大宗商品投资者是利好消息。但大宗商品在中国的“特殊功能”和影子银行体系,意味着放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买入信号。
2012年7月6日

中国经济风险:通胀,还是通缩?

中国建设银行研究员张涛:中国央行连续两次降息,似乎已在为化解未来可能出现的通缩局面做准备,中国资本市场或将迎来一次“大熊”。
2012年7月6日

中国特色的“非对称降息”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宏观分析师王静文:中国央行本次降息令人意外,或是一次 “伪非对称降息”;相比欧洲央行弹药库的匮乏,中国货币政策连续放松是可期的。
2012年7月6日

何妨再来个“万亿”投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余淼杰:在中国,是“保增长”重要?还是“调结构”重要?主流看法是结构调整为纲,但我认为,为了保持社会稳定,增长是首要条件,不应牺牲增长调结构。
2012年7月5日

我为何看好中国经济增长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许多人认为中国将告别经济高增长时代,但在我看来,中国至少在2020年前仍有望保持年均8%的增速,有利因素包括教育水平的提高等。
2012年7月4日

中国将出台新刺激措施?

订单减少和出口疲弱使中国经济继续放缓:6月份官方PMI跌至50.2,表明该月制造业扩张速度是七个月来最慢的。中国制造业持续疲弱,增加了北京方面出台新措施提振增长的几率。
2012年7月2日
|‹上一页‹‹12812913013113213313413513613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