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互联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互联网

谷歌若丢中国牌照将受巨大冲击

谷歌在华获得的收入最多占其总收入的5%。如果它丢掉中国的经营牌照,就将被完全禁止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并最终危及它作为全球领先互联网广告公司的地位。
2010年6月30日

谷歌之“乱”

面对停止审查其中国搜索引擎所带来的后果,谷歌表现得十分无助。一些分析师批评谷歌短视,但也有人认为,谷歌在中国的问题只与网络攻击有关,应区别于政府审查。
2010年4月1日

互联网与国界(上)

中国并不是与谷歌发生争执的唯一国家。谷歌在意大利、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国家也遇到了麻烦。随着各国掌握了互联网监控技术,互联网正迅速被各国法律法规所分割——无论其宗旨是钳制舆论,还是对付色情内容或身份盗窃。
2010年3月31日

腾讯:打击不良短信可能影响业务

过去15个月里,中国政府对所谓“有害内容”加大了打击力度
2010年3月18日

分析:直通中南海?

中国共产党开辟了一个网络留言板,民众可以在这里给高层政治领导人留言,这是中国共产党将宣传工作与互联网时代的公关技巧相结合的最新尝试。
2010年9月14日

Lex专栏:技术与主权之争

谷歌离开了中国。黑莓可能不得不屈服于一些海湾国家的安全要求。曾被视作全球化代言人的大型科技公司遭遇到了主权政府,而后者仍旧比前者强大。
2010年8月23日

谁来挑战腾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有内功的都喜欢后发制人,有胜利果实,可出来摘,有地雷陷阱,有别人先趟。腾讯就是个例子。
2010年8月18日

FT社评:宽带之争

关于“网络中立原则”的一场长期争论,因为谷歌和Verizon达成的一笔交易而更加引人瞩目。这场争论将影响各国的互联网政策,甚至影响未来的互联网运作方式。
2010年8月10日

谷歌中国执照获延期

得以保留google.cn网站,短时间内不再面对被彻底逐出中国市场的威胁
2010年7月9日

ICP对谷歌的意义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谷歌希望通过中国的ICP年检,保全两个珍贵的域名,既不损伤中国内地的广告等主要业务,还不违背“拒绝内容审查”的承诺。
2010年7月8日

Lex专栏:谷歌VS中国

投资者有权追问,这家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在与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打交道时,是否可做得更好些?
2010年6月30日

百度拟从硅谷大举招募人才

欲与谷歌竞争,海外扩张的雄心日益高涨
2010年6月30日

Facebook:下一步进军中俄日韩

CEO:在用户数量接近5亿之后,Facebook将瞄准目前尚未取得领先地位的市场
2010年6月24日

如何增强互联网安全

哈佛大学教授齐特林:诺克斯堡是美国黄金储备存放地,它采取了集中化的安全保障方式。但对互联网来说,这种安保方式却可能导致小错误大面积蔓延,并为网络审查大开方便之门。
2010年6月18日

Lex专栏:先别看扁美国在线

美国在线出售2008年重金收购的社交网站Bebo,似乎证明了人们对这家公司已经彻底没救了的看法。但也许现在是时候检讨对这家前互联网巨头的偏见了。
2010年6月18日

中国打击互联网地图服务

要求网上卫星影像不得标出敏感国家设施,并要求地图服务公司提供服务器IP地址
2010年5月24日

“屠夫”的网络维权战

中国正涌现出越来越多精通网络的全职社会维权人士,他们开始把要求公正和透明的呼声,从虚拟世界传递现实生活中来。吴淦是其中最勇敢无畏的一位。
2010年5月19日

谁是网上评论者?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人们在网上使用假名,往往是出于习惯,而非必要。我相信,若要求使用真名,网上辩论的质量和文明程度都会上升,产品评论也会更可靠。
2010年5月18日

互联网业将不再“以量取胜”

读者andersonxinlin:在Web 1.0和Web 2.0时代,腾讯的用户群也许还算是腾讯的竞争优势,但是腾讯的这一优势,随着互联网的继续发展,将渐渐被模糊。
2010年5月10日

微博力量是博客200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程苓峰:生产成本仅有博客的1/20,消费成本仅有博客的1/10。微博有潜力成为最强势的信息来源渠道。
2010年5月4日

日本乐天拟大举进军海外互联网市场

随着国内增长放缓,越来越多的亚洲互联网公司开始寻求海外扩张。但文化隔阂与本土竞争对手,可能是它们难以逾越的障碍。
2010年5月4日

谷歌公布要求其内容审查的政府名单

巴西政府名列榜首,美国相当靠前,而中国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2010年4月21日

网上的民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中国政府已经把网络空间看作重要的信息渠道。发送给领导人和政府部门的“网络情报”准确和客观与否,经常能左右政策走向。
2010年4月14日

奢侈品的“虚拟”战场

路易威登集团发起了一场在互联网捍卫其奢侈品牌的战役,当涉及到虚拟世界的时候,它所挑战的就不仅是非法商家,而是一种关乎互联网本身自由的理念。
2010年4月9日

互联网与国界(下)

谷歌与中国在互联网自由问题上发生争执,虽然为谷歌在美国政坛赢得许多喝彩声,但几乎没有哪家公司准备响应,其它各国政府也都对此没有太大热情。
2010年4月1日

各国政府抢占网络高地

FT撰稿人米沙•格伦尼:当民间力量在网络空间圈地时,军方和情报机构也在立桩标示自己对网络高地的所有权。网络空间正在迅速地国有化。
2010年3月23日

分析:中国三网融合须从监管入手

业内人士指出,要完全释放电信、广电和互联网三网融合的潜力,首先需要“融合”监管职能,即由一家机构统一监管三个行业。
2010年3月15日

美网络安全主管:各国都是黑客受害者

这似乎表明美国不会在网络攻击问题上对中俄采取更具对抗性的政策
2010年3月5日

美国朝野讨论中国互联网政策对贸易影响

但尚未准备就中国互联网审查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
2010年3月4日

Lex专栏:谷歌在中国进退两难?

谷歌本周二威胁要把自己与中国政府的纠纷告到世界贸易组织。这样的举动可能是卤莽和事与愿违的,但该公司管理层也许认为,既然走到这一步,就不必回头了。
2010年3月4日

思科拟开发超高速互联网接入系统

与谷歌一起投入美国下一代互联网建设
2010年2月24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