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互联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互联网

谷歌之“乱”

面对停止审查其中国搜索引擎所带来的后果,谷歌表现得十分无助。一些分析师批评谷歌短视,但也有人认为,谷歌在中国的问题只与网络攻击有关,应区别于政府审查。
2010年4月1日

互联网与国界(上)

中国并不是与谷歌发生争执的唯一国家。谷歌在意大利、澳大利亚等西方民主国家也遇到了麻烦。随着各国掌握了互联网监控技术,互联网正迅速被各国法律法规所分割——无论其宗旨是钳制舆论,还是对付色情内容或身份盗窃。
2010年3月31日

腾讯:打击不良短信可能影响业务

过去15个月里,中国政府对所谓“有害内容”加大了打击力度
2010年3月18日

FT社评:谷歌的选择

如果谷歌能够坚持自己的声明,纵使被逐出中国,此举仍然意义重大。与中国审查机构合作,是导致谷歌健康形象受损的主要因素。
2010年1月14日

谷歌中国称将停止内容审查

谷歌表示,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和互联网内容管制,促使其决定重新评估在中国继续商业运营的可行性。这意味着谷歌可能将不得不关闭其中文网站和中国办公室。
2010年1月13日

丁磊的低调若水

他一直足够低调,低调到小馆子里没人认出这位富豪。他挺得意这种身份认同感,不时大呼小叫地喊服务员。
2009年12月17日

各国政府抢占网络高地

FT撰稿人米沙•格伦尼:当民间力量在网络空间圈地时,军方和情报机构也在立桩标示自己对网络高地的所有权。网络空间正在迅速地国有化。
2010年3月23日

分析:中国三网融合须从监管入手

业内人士指出,要完全释放电信、广电和互联网三网融合的潜力,首先需要“融合”监管职能,即由一家机构统一监管三个行业。
2010年3月15日

美网络安全主管:各国都是黑客受害者

这似乎表明美国不会在网络攻击问题上对中俄采取更具对抗性的政策
2010年3月5日

美国朝野讨论中国互联网政策对贸易影响

但尚未准备就中国互联网审查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
2010年3月4日

Lex专栏:谷歌在中国进退两难?

谷歌本周二威胁要把自己与中国政府的纠纷告到世界贸易组织。这样的举动可能是卤莽和事与愿违的,但该公司管理层也许认为,既然走到这一步,就不必回头了。
2010年3月4日

思科拟开发超高速互联网接入系统

与谷歌一起投入美国下一代互联网建设
2010年2月24日

社评:与“中国标准”过招

中国凭借对资本主义理念的出色领悟,即将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基于国家安全理由,美欧对中国在技术标准上的要求有理由感到担忧,并应采取对策。
2010年2月23日

中国加紧网站域名监管

面对更严格的注册机制,网站站主纷纷到海外注册域名
2010年2月2日

调查:中国企业抵御网络攻击能力最强

美一智库发现,用户认证等安全手段在中国使用最广泛
2010年1月29日

Twitter拟靠技术规避审查

该社交网络CEO威廉姆斯对谷歌最近向中国摊牌表示敬佩
2010年1月28日

.cn的特色是怎样“炼”成的?

从人肉搜索到病毒式营销,文化和社会因素塑造着中国的互联网。西方企业搞了很久才明白,中国人不喜欢打字,他们上网就像逛游乐场,难怪中国门户网站布满链接。
2010年1月27日

北约“须协作反制网络攻击”

美官员称,美英等国必须深化跨国协作
2010年1月27日

“互联网霸权”的“历史转折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第五天。四大门户继续在显要位置体现中国政府对“限制网络自由”指责的反击,终极火力瞄准“西式民主”这一北京深恶痛绝的价值标靶。
2010年1月27日

分析:雅虎是如何被超越的

1999年,个性化主页“我的雅虎”曾获得技术成就奖。而10年后,这家集新闻、娱乐、财经和体育内容为一体的网站已很难跟上Facebook和Twitter等竞争对手的步伐。
2010年1月25日

谷歌与百度之别

互联网技术评论人霍炬:谷歌和百度的付费广告模式可以打个比方。如果把互联网比作高速公路,谷歌是在路边竖起广告牌,而百度则是开设收费站。
2010年1月22日

不义之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只有在当下的中国才有这么多人对谷歌的口号感到困惑。无论在中国古代,还是当下西方,人们对“不义之财”都是十分谨惕的。
2010年1月18日

非正常激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两份广州报纸选择了同样一段网友留言作为注脚:百度一下,你就知道;Google一下,你知道得太多了。
2010年1月15日

中国政府要求网络媒体“自律”

声明被视作对谷歌威胁撤出中国的首度回应
2010年1月14日

Google-Bye

知名博主和菜头:Alexa世界排名前三名的站点中,YouTube和Facebook在中国早已无法访问,现在可能会加上谷歌。是不是它们全都做错了?
2010年1月14日

“后谷歌时代”的中国局域网?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一场意识层面的“清洁”交锋即将来临,企图脱离国家管制巨头必将倒下。
2010年1月14日

分析:受挫外企反思在华立场

谷歌威胁退出中国市场,是在华外企挫折感日益严重的一个极端例子。许多外企开始重估其在中国市场环境中的承受力。
2010年1月14日

腾讯——中国互联网业的明星

腾讯飞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它有能力利用庞大的客户群赚钱,而这正是困扰Twitter和Facebook等其它互联网公司的问题。
2010年1月6日

时代华纳前CEO就十年前与AOL合并致歉

莱文还呼吁其他商界人物承认自己对金融危机负有责任
2010年1月5日

谷歌胜出:全球IT十年

Lex专栏:这十年里,IT业最显而易见的赢家便是谷歌。迄今为止,仍未有谁能够成功再现谷歌的神奇。许多网站目前的问题在于如何以微薄的广告业务支撑业务,而解决之道仍像十年前一样难以寻觅。
2009年12月31日

中国互联网业亦“国进民退”?

安邦咨询:考虑到中国政府官员们高度关注互联网行业,国有资本也开始垂涎这个领域的高利润,我们对中国本土互联网行业的前景并不太乐观。
2009年12月23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