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红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孩子不该是人口红利消失的对策

李志龙:解释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人口红利是绕不过去的原因,但人口红利消失并不是洪水猛兽,它既非经济增长的充分条件也非必要条件。
2018年3月22日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沈凌:中国经济是否已不再有人口红利?计算人口对经济增长作用力时,除了需要考虑人口数量红利,还需要考虑质量红利。
2017年6月13日

一个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亿万农民工进城创造了中国经济的奇迹。但“进城大军”中的很多人,如今却在体味和本文主人公相似的心路历程:辛酸的经历让他们对自己的进城务工之路感到迷茫,甚至开始考虑离开已拥挤不堪的大城市。他们的何去何从,也在深刻影响着中国经济的未来。
2015年5月15日

当中国遭遇“刘易斯拐点”

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的日益枯竭,中国正面临经济学家所说的“刘易斯拐点”。当“人口红利”转为“人口赤字”,中国经济格局将发生根本性改变,已持续30多年的“中国奇迹”或将变换步调;而当下经济结构中的种种扭曲,却有望因此实现再平衡。
2015年5月14日

数据:中国劳动力迁徙趋势

中国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转移,为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数据显示,这场规模庞大的人口迁徙,并非都涌向北上广;外来人口的涌入,也让大型城市的周边城镇日益兴起。
2015年5月14日

中国需要推进结构性改革

FT社评:面对“刘易斯拐点”,中国更好的出路是,推进结构性改革,比如让更多国企接受市场的约束和放开金融业。这场改革还应该有助于增加居民消费所占的比重,让经济增长恢复平衡。
2015年5月14日

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开始下降

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相当长时期以来首次出现下降,这预示着未来几十年中国劳动人口下降速度或将快于预期,并将给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带来深远影响。
2013年1月22日

十八届三中全会难以回避的问题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正在迅速“变老”,而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仍然很低。人口问题将是中国富强之梦的最大阻碍,这是三中全会难以回避的。
2013年11月8日

避开宏观经济分析的误区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高:宏观分析要区分不同逻辑的适用范围,否则会带来错误的认识甚至偏颇的政策。长期与短期,总量与结构,政府与市场的界限,都不应混淆。
2012年12月28日

Lex专栏:亚洲人口老龄化利弊

日本经济过去60年来增长陷入停滞,这与该国劳动人口不断缩减直接相关,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将随其劳动人口缩减而停止增长
2012年10月25日

中国不缺人口红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围绕数量的争议是愚蠢的。在为人口红利消失、为项目流失而担忧时,不要忘记劳动生产率、企业的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2012年6月19日

亚洲人口红利将尽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人口条件不能主宰经济前途,但它决定了未来的发展空间。亚洲已经习惯了享受有利的人口条件,不过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2012年3月26日

人才:中国未来发展的驱动力

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人才,是中国发展模式转变的关键支撑,“人才因素”将是中国下一个30年以及未来更长远的发展的新活力。
2010年9月25日

之八:农民工出身的老板

FT中文网记者魏城:如果说农民“的哥”算是进城农民的中层,那农民工出身的老板肯定属于进城农民的上层了,至少是他们中间最为成功地实现了自身城市化的精英。
2007年9月20日

之七:农民“的哥”

FT中文网记者魏城:如今,中国许多城市的出租车司机,大多都是进城打工的农民,由于收入相对较高,工作时又无人监管,农民“的哥”也许属于进城农民的中层,但干这一行非常辛苦:份儿钱过高、工作时间过长,究其实,不过是把城里人不愿意干的活接过来罢了。
2007年9月19日

之六:堵不住的洪流

FT中文网记者魏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最新一波城市化浪潮,从来不是决策层自上而下地推动的,而是追求更好生活的农民自下而上地促成的。
2007年9月18日

之五:户籍与土地

FT中文网记者魏城:户籍制度和农村土地承包制度,是造成农民工“候鸟”现象背后的两大制度性因素。不少中国学者对其深恶痛绝,呼吁立即、彻底废除之。但也有人旗帜鲜明地主张缓行,认为匆忙废除弊大于利。
2007年9月17日

之四:“现代化之祸”?

FT中文网记者魏城:我们听到了太多的关于加快中国城市化进程之益处的说法,所以,当我最初听到中国学者温铁军对中国城市化现状的质疑时,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感到有些震惊。
2007年9月14日

之三:“特”不起来的特区

FT中文网记者魏城:海南曾经是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也曾经是大陆移民的热门流入地:移民中不仅有农民工,还有大量城市精英,但如今海南却变成了移民流出地:流出去的不仅有去大陆打工的海南农民,还有本岛城市青年和大陆回流人才。历史发展和经济规律的吊诡,令人唏嘘。
2007年9月13日

之二:故乡可望不可归

FT中文网记者魏城:在中国,尽管城市的生活水平远远高于农村,尽管进城农民在城里经商、务工、甚至捡破烂的收入都会超过在家务农,但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却是他们原先难以想象的。可他们为什么还要滞留他乡呢?
2007年9月12日

之一:异乡不再有虫鸣

FT中文网记者魏城:如果说珠江三角洲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一个缩影,那广东东莞大概是中国人口大流动、大融合的一个缩影。但在这个举世闻名的“世界加工基地”,所谓的“外来工”却找不到归属感。
2007年9月11日

引子:中国城市化“走势图”

FT中文网记者魏城:你能想象吗:在中国,持续了数千年的农耕文明、村落文明,就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加速转向工业文明、城市文明?而那些肩挑背扛、不断涌入城里的乡下人,就是这一巨大社会变革使命的负载者?
2007年9月10日

中国仍在释放“人口红利”

中金公司哈继铭等:近期劳资纠纷令市场认为中国人口红利正在衰竭。但我们发现,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力度的差异,正让中国人口结构从“二十年河东”转向“二十年河西”。
2010年7月6日

从创造就业转向提高生产率

日本野村资本市场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关志雄:一旦从必须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这一制约中解放出来,中国将从劳动集约型产业“毕业”,以向附加值更高的领域转移资源的形式,加速产业升级。
2009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