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地方政府敲响债务警钟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两年半内,即将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务至少会达到3.8万亿元人民币,这将给中国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2019年9月5日

海航一子公司发生债务违约

海航的香港子公司CWT International的一笔14亿港元债务发生违约,其抵押资产面临被债权人接管的风险。
2019年4月17日

IMF:企业债务水平加剧全球经济脆弱性

报告显示,全球经济的近四分之三部分都存在企业债务水平较高的问题,这有可能加剧经济下行的幅度并危及金融稳定。
2019年4月11日

货币、债务和汇率的三大误解

胡伟俊:市场上充满了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很多错误认知,共同点在于逻辑链条简单,符合常识,但经不起推敲。
2019年4月2日

中国国企违约风险中的迷雾

青海投资集团在偿付期限过后不久就悉数偿还债券本息,但投资者表示,这次技术性违约的心理影响不会轻易消除。
2019年3月1日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2018年11月15日

许家印自掏10亿美元购买恒大债券

由于市场遇冷,恒大新发行债券的一半以上由许家印自掏腰包购买。债务近1000亿美元的恒大须在未来6个月偿还440亿美元。
2018年11月1日

中国的金融风险不会殃及全球

普伦德:中国政府仍有足够的财政能力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金融体系很大程度上仍然封闭,降杠杆也一直稳健。
2018年9月6日

中国信贷泡沫已成历史

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2018年5月24日

盾安集团陷450亿元债务危机

这家中国大型制造集团请求政府提供援助,以免发生债务违约。这是对中国当局降低金融风险承诺的一次考验。
2018年5月8日

小型区域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短板

埃默里赫、坎贝尔:如果中国经济受到冲击,财务状况不佳而且放贷给经济最弱省份的小银行可能出现问题。
2018年5月4日

Lex专栏:国企改革与新风险

“习近平思想”地位提升使得经济改革无法走回头路,但如果中国富人群体产生资本外逃潮,国企债务违约的风险就会上升。
2018年3月1日

为什么说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

Chen Zhao:中国的债务与GDP比率备受投资界关注,但对一个高储蓄率的国家来说,该指标较高很正常。
2017年12月6日

中国如何摆脱债务陷阱?

沃尔夫:中国仍然需要依靠债务快速增长才能维持经济增速,而且摆脱这个陷阱的所有方法,看上去都很艰难。
2017年4月13日

中国会爆发债务危机吗?

陈艾亚:中国债务激增日益引发投资者疑虑,但应注意到中国债务并不依赖外国资本,央行也能较好控制货币状况。
2017年2月23日

中国债务:问对的问题,看真的危机

万喆:债务会不会引发信用危机?会不会引发效率危机? 债务预期隐含危机,危机可能不在表面,而在结构深处。
2016年8月4日

中国债务问题是否值得担心?

胡伟俊:海内外对中国债务问题存在误解,不应将中国同西方债务危机或者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简单类比。
2016年6月21日

《人民日报》刊文警告债务风险

未具名“权威人士”在访谈中警告,“高杠杆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
2016年5月12日

中国债市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从表面上来看,中国债市上的违约不过是零星浮现。但从趋势来看,这只是违约潮流的开始,风险正在从中小企业蔓延到国企和央企。
2016年4月28日

供给侧改革能否拯救中国经济?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经过长期摸索,中国政府终于明确了“供给侧改革”的方向,但由于体制惯性使然,依然有走向“日本式刺激”的危险。
2016年4月21日

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系统性风险?

苏格兰皇家银行胡志鹏:系统性风险是理解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关键。随着经济和金融体系传导不断深化,隐患相互共振,而监管部门缺乏协调的被动应对更是火上浇油。
2016年4月7日

中国高债务风险之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是否有债务风险,主要体现在哪里?客观分析中国债务危机利弊条件,并对可能引发危机的导火索加以高度防范,或许更务实。
2016年4月5日

IIF:新兴市场债务继续攀升

国际金融协会表示,去年新兴市场总债务攀升至62万亿美元,达到其GDP的2.1倍以上,未来进行必要的去杠杆将对经济增长造成阻碍。
2016年3月18日

中国企业去杠杆:难存侥幸

德国商业银行周浩:企业负债的上升加大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这意味着整体经济增速仍将继续放缓;中国货币和财政政策必须保持“双宽松”来减缓减杠杆过程中的痛苦。
2016年2月23日

中国应谨防债务通缩陷阱

瑞银集团汪涛:明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过剩产能继续压制工业产品价格的回升;预计政府在采取积极财政政策同时,还将继续放松货币政策。
2015年12月15日

希腊债务危机对中国的警示

长江商学院李伟:希腊债务危机提醒我们,提升本国的核心竞争力,不是一味的诉诸于再分配和高福利政策或沉迷于短暂财富杠杆效应,而是直面当前中国严重的经济结构失衡。
2015年8月20日

希腊有望本周达成860亿欧元纾困协议

希望拖延更长时间、迫使希腊承诺更多改革的德国,正陷于孤立
2015年8月10日

希腊央行敦促政府同意改革

罕见地与本国政府唱反调,这是希腊国家机构首次公开提及可能被欧盟逐出门外
2015年6月18日

希腊与债权人谈判濒临破裂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被告知:要么同意推行经济改革,要么面对破产
2015年6月12日

希腊国债危机无解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有两种方法能解决希腊国债问题:一是由债主国家或IMF答应不用偿还或延迟偿还的时间,二是由希腊增加税收或减少支出,但二者都行不通。
2015年7月3日

欧洲领导人警告希腊勿寄望公投讨价还价

他们坚称,否决不会带来更好纾困方案,反而可能带来灾难性经济后果
2015年6月3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