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1:愤怒之年?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阿拉伯之春、雅典抗议、马德里静坐、伦敦骚乱、印度绝食……2011年正成为全球愤怒之年。但是,这一模式存在着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外——那就是美国。
2011年9月1日

欧元区与IMF就估算发生激烈争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若按市价计算,不良主权债务已严重损害欧洲各银行资产负债表
2011年9月1日

德国退出欧元区如何?

德国工业联合会前主席亨克尔:我认为,奥地利、芬兰、德国和荷兰应该脱离欧元区,并创建一种新的货币,欧元区剩下的国家继续使用欧元。
2011年9月1日

尽早推出欧元区债券

FT专栏作家沃尔夫冈•明肖:金融危机管理的普遍经验是,越拖着不去解决危机,最终付出的代价就越大。现在欧元区就到了这样一个时刻。
2011年8月31日

研究:欧洲银行对希腊债务损失拨备不足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认为,欧洲某些机构对希腊主权债务减值损失准备不足
2011年8月30日

拉加德讲话遭欧洲官员非议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呼吁对欧洲一些薄弱银行进行紧急资本重组
2011年8月29日

印钞还债如何?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日本的通缩已根深蒂固,但该国保留了一个愿意且能够印钞的央行。近20年来,日本国债收益率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水平上。
2011年8月26日

IMF需要更大财权

IMF前总裁维特芬:非常问题需要非常手段。IMF应该设立一个种新的“债务贷款”,允许IMF从所有盈余国家借入大量资金,从而向债务国提供临时融资。
2011年8月26日

欧洲危机根源在制度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市场不只是在看空欧元,也在考验欧洲一体化计划本身。要想自救,欧盟必须认真应对自身的设计缺陷。
2011年8月26日

全球化的大败笔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萨克斯:最近欧元区和美国同时发生市场信心崩溃,背后的原因是经济战略和政府领导的失败。美欧都未能正确诊断出核心问题所在。
2011年8月22日

默克尔:不支持“欧元区债券”

德国总理呼吁欧洲各国削减公共债务、提升竞争力
2011年8月22日

通胀无法化解债务危机

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瑞占:有人建议通过一轮急剧的温和通胀,来重启美国和工业世界的经济增长。但通胀对持有浮动利率债务或相对短期债务的实体作用甚微。市场偏执的“解药”只能是强劲的经济增长。
2011年8月19日

欧元区应建立集合债券市场

FT经济社评撰写人桑德布:不论是否有德国的参与,欧元区国家都应把债务集合起来,建立一个规模堪与美日匹敌的债券市场,这么做所带来的好处将明显超过成本。
2011年8月19日

解决欧元区危机三步骤

著名金融家索罗斯:欧元危机的全面解决方案必须包括三个主要组成部分:银行体系的改革与资本重组、欧元债券框架和退出机制。若要欧元继续存在,就必须解决上述三个问题。
2011年8月18日

推动全球复苏需要政治勇气

英国、加拿大、南非、新加坡、澳大利亚财长:世界面临信心危机,这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大障碍。为此,各国必须拿出政治领导力和勇气。
2011年8月18日

德法誓言支持欧元

两国将实行共同的企业税制,以此加强经济政策协调
2011年8月17日

美债危机为何殃及亚洲?

RCM Asia Pacific行政总裁康礼贤:亚洲市场再次受到并非源自亚洲的全球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美债危机可能再次削弱亚洲投资者的信心。
2011年8月17日

欧央行动用220亿欧元购买国债

旨在降低意大利和西班牙官方的借贷成本
2011年8月16日

二次探底不足虑

澳新银行刘利刚:即使全球出现“二次探底”,也不用担忧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全球复苏的转弱反而会减少中国的通胀压力和资产泡沫风险。
2011年8月16日

卢布区是欧元区的前车之鉴

汇丰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简世勋:欧元区会走卢布区的老路吗?财政政策的不一致,以及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的分歧,最终是否会让整个体系坍塌?
2011年8月16日

德法反对欧元区联合发债

意大利财长支持欧元区联合发行欧元债券应对危机
2011年8月15日

如何避免08年重演?

7月份中国的CPI已是强弩之末,通胀见顶之余,去库存才刚刚开始,防范08年情况重演成为当务之急。近期环球市场动荡,意味着分析师们列在风险提示中风险正变成现实。
2011年8月10日

终结危机:还有什么新招儿?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夫:政策制定者现在的选择越来越少,但“弹药”仍未用完。债务减记方案、暂时抬高通胀和切实的结构性调整,仍能显著缩短金融危机后漫长的缓慢增长期。
2011年8月10日

美欧债务危机预示着什么?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一位年轻的中国外交官给我出了道“考题”——美欧债务危机是短期的阵痛?还是西方衰落这一长期趋势的征兆?你想知道我的答案吗?
2011年8月10日

全球经济可有救?

“末日博士”、美国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避免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或许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好的办法是让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引入新的短期财政刺激,同时承诺在中期实施财政紧缩。
2011年8月9日

欧洲央行必须出手

比利时鲁汶大学教授保罗•德•格劳威:只有存在一家愿意充当最后贷款人的央行,主权债券市场间的危机才能停止。唯一能扮演这一角色的就是欧央行。
2011年8月8日

欧洲“雷曼时刻”倒计时

FT美国版主编邰蒂:我曾警告投资者今年夏天不要安排长假。我不幸言中了。欧元主权债务危机的进展,与2008年下半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发展轨迹何其相似。
2011年8月8日

欧洲央行恢复购买葡萄牙爱尔兰债券

但该机构暂时无意帮助意大利和西班牙
2011年8月5日

欧元区应向香港学什么?

尽管香港有独立的货币,但联系汇率制度实际上使香港与美国构成了货币联盟。香港为什么能够成功地管理这个货币联盟?欧元区能够从中学到什么呢?
2011年8月4日

欧元区债务危机引发全球股市下跌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承认,投资者担忧欧元区应对危机的能力
2011年8月4日

西班牙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升至新高

人们日益担心该国可能变成欧洲最新一个需要纾困的国家
2011年8月3日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