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元区变成“债务人乐园”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在欧元区,极端货币宽松政策遭遇正统财政理念,结果是债券稀缺,以至于投资者要为贷款给政府的“特权”买单,这使欧元区越来越像是债务人的乐园。
2015年4月21日

新兴市场的资本大外逃

全球金融危机后六年间涌入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资本洪流,如今出现了大回流。危机期间,美国是导致新兴市场陷入困境的主要因素;这一次,中国则被视为“罪魁祸首”。中国经济减速正触发大规模资本外逃,投资者认为,把钱投入其他地区会有更高回报。
2015年4月3日

不要把希腊推向违约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迫使希腊离开,很可能导致欧元区解体。当下正确的做法,是以希腊拿出可行的改革为条件,实施必要的债务减免。真正的政治家会把握这一机会。我们很快就能知晓,谁是政治家、谁是政客。
2015年1月29日

未见天日的“Z计划”

金融危机期间,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秘密合作,为希腊银行崩溃做好准备。这是一份详尽的行动方案,称为“Z计划”,阐明在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情况下如何重建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基础设施。
2014年6月18日

欧元是怎样得救的(下)

2011年11月戛纳峰会的失败,对欧元区危机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自那之后,意大利的举债成本开始飙升,希腊的举债成本更是升至33%这一史无前例的水平。此时,在新“防火墙”无法落实的情况下,人们不清楚还有什么能拯救欧元。
2014年5月19日

欧元是怎样得救的(上)

当欧元区危机被载入史册时,从2011年末贯穿2012年的那段时期将作为永久性改变了欧洲一体化计划的几个月被世人铭记。本文是欧元区危机系列报道的开篇之作,再现了各方在2011年11月危机陷入谷底时惊心动魄的三天交锋。
2014年5月16日

欧元区外围国家仍债台高筑

这些国家今年须支出1300多亿欧元支付利息,偿债负担几乎是欧元区其他地区3倍
2014年4月21日

希腊最大银行拟重返资本市场

比雷埃夫斯银行准备重新发行新股和高级无抵押债券
2014年3月7日

德拉吉:现在还不能宣告欧债危机结束

欧洲央行行长对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前一天的乐观预测不以为然
2014年1月10日

巴罗佐:2014年欧元区将摆脱最坏局面

欧盟委员会主席称,要求相关国家实施紧缩政策的纾困项目奏效了
2014年1月9日

乌克兰总统如期访华突显经济问题严重

亚努科维奇此行争取到的任何中国贷款和投资可能会给乌克兰经济提供短期支持
2013年12月4日

Lex专栏:乌克兰会否发生债务危机?

在乌克兰民众抗议政府放弃欧盟自由贸易协定之际,应当留意该国底气不足的外汇储备。这点储备只能覆盖约两个半月的进口,足以令IMF警觉,而且比埃及更糟。
2013年12月4日

欧委会强则欧洲稳定

前欧委会官员穆杰塔巴•拉赫曼:欧元区的成功将需要更加强大和负责的超国家机构,一个强势的欧盟委员会是承担这一职责的最佳选择。
2013年8月13日

警惕上万亿美国学生贷款

FT专栏作家邰蒂:过去10年,美国未偿还学生贷款增加近两倍,至1.3万亿美元,违约率也高得令人咋舌,其分散性以及监督的难度甚至已堪比次贷危机。
2015年5月13日

希腊按时偿债压低债券收益率

在设法“挖掘”现金储备后,反对紧缩的希腊政府向IMF偿还了4.5亿欧元贷款
2015年4月10日

希腊与俄罗斯承诺重启双边关系

两个与欧盟陷入紧张对峙的国家,似乎欲联手增加政治谈判的筹码
2015年4月9日

IMF:世界迎来“低增长时代”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金融危机可能长期降低经济体扩张速度
2015年4月8日

希腊困局折射欧洲三大隐忧

SLJ Macro Partners任永力:希腊困境反映欧洲体制性问题,从政府、经济差异到区域化矛盾。欧洲货币联盟可行性令人质疑,希腊退欧对中国的政治影响大于经济影响。
2015年4月1日

无需对中国债务危机过度悲观

渣打银行马德威:2014年中期以来,中国信贷一直与GDP同步增长,每笔借款正变得更加“物有所值”,这虽不意味杠杆风险已经化解,但确实证明债务危机已不再恶化。
2015年3月26日

无需高估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中国在“两会”前降息,加剧了人们对经济下滑程度的担忧,但我认为担心有些过度。在外部环境出现的改善状况下,中国政策应保持定力。
2015年3月2日

希腊与欧盟将一损俱损

FT专栏作家明肖:评估希腊退欧的风险,不能只局限于计算数字,而忽略如此大规模违约所造成的连锁反应。如果希腊真的离开,该担忧的,是欧元及整个欧盟的未来。
2015年2月3日

《日内瓦报告》:全球债务仍在飙升

这份年度报告称,债务高企加上增长放缓,可能在酝酿另一场危机;对中国尤其担心
2014年9月29日

对冲基金押注阿根廷经济反弹

尽管阿根廷正身陷13年里的第二次违约危机,资本仍大举买入该国公司股票
2014年8月1日

中国为何仍未出现大面积信贷违约?

市场原本预期中国会在4月到7月间出现信托产品违约高峰,但实质违约却并未发生。美银美林研究发现,这是因为中国各方在合力推迟一场“中国版次贷危机”。
2014年7月31日

欧元得救之后

凭借政治勇气和随机应变,欧洲领导人维护了欧元区的完整,这值得赞赏。下一代领导人将如何应对一个经济停滞和政治棘手的新欧洲?
2014年5月26日

欧洲IPO市场迎来危机后最繁忙开年

欧洲复苏希望让股市回暖,共有超过100亿美元的股票已经或即将走向市场
2014年2月19日

FT社评:欧元区不应自满

进入危机之后的第四年,谨慎乐观情绪又回到了欧元区,但由此推断欧元区已走上复苏道路将是错误的。从高于12%的失业率,到通胀偏低,欧元区仍面临巨大的经济挑战。
2014年1月10日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3年增70%

中国国家审计署称,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债务达到17.9万亿元人民币
2013年12月31日

没了欧元的欧盟将死气沉沉

FT专栏作家明肖:《欧洲梦的终结》一书作者认为,欧盟的价值要远高于欧元区,我不同意。欧元区已经成为欧洲一体化的真正核心,没了欧元,欧盟单一市场将会倒退。
2013年11月7日

欧元区失去的经济增长该怪谁?

FT专栏作家明肖:根据计算,目前欧元区实际GDP与危机前的趋势线相比有12%的差距。这是可怕的。你无法将这一差距归咎于泡沫,因为欧元区层面从未出现泡沫。
2013年10月21日

中国经济的两难困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伴随着新的经济数据,好消息是经济漫长的探底过程或告一段落,坏消息是经济仍旧面临两个两难处境。宏观变幻时刻,普通人何去何从?
2013年8月13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