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减债之路依然漫长

FT专栏作家邰蒂:上世纪90年代瑞典和芬兰的减债经历对当今的西方国家颇有借鉴意义,但美国和欧洲国家要走上类似的减债道路,难度却要大得多。
2012年2月1日

欧盟同意签署财政纪律协定

根据财政协定,欧元区国家将承担逐步平衡国家预算的法律义务
2012年1月31日

为意大利和西班牙解危

索罗斯:欧洲央行没有解决成员国的融资问题,而按照我的方案,意大利和西班牙将能够以1%左右的利率发行国债为其债务再融资。
2012年1月31日

把评级机构降为“垃圾级”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我总是听人讲,不要责怪评级机构。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能责怪呢?在经过了认真、理性的思考之后,我的回答是,有什么不能的?
2012年1月31日

意大利“触礁”

政治评论员塞沃尼尼:意大利有戏剧性倾向,近期的邮轮失事是如此,当前的财政问题也是如此,不同的是,在这场危机中我们能看到“水下的礁石”。
2012年1月31日

希腊坚决拒绝德国所提预算监管人方案

希腊财长称,这一方案将迫使希腊在“财务援助”和“国家尊严”之间做出选择
2012年1月30日

欧洲央行资金提振欧元区国家国债需求

这些资金通过当地的商业银行在近期拍卖中买入了相关国债
2012年1月20日

FT社评:各国应积极响应IMF增资请求

欧洲能够而且应当自行解决欧债危机,但这不是拒绝IMF增资请求的理由。金融稳定符合全球利益,IMF目前能够随时动用的那3870亿美元是不够的。
2012年1月20日

“超级马里奥”为何需要帮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两个“马里奥”——意大利总理马里奥•蒙蒂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能拯救欧元区吗?答案很简单:不能。
2012年1月20日

IMF计划增资五千亿美元

称今后两年全球需要1万亿美元纾困贷款,知情人士表示欧元区国家最感兴趣
2012年1月19日

大公国际:欧债危机今年可能升级

这家中国评级机构称,欧元的信誉将下降,难以避免外部信心崩溃引起欧元抛售
2012年1月19日

希腊债务谈判取得进展

私人部门的债券持有人有望接受损失,以避免希腊政府违约
2012年1月19日

欧元区的三宗罪

汇丰首席经济学家简世勋:德国成了“最后一个屹立不倒的人”,其他欧元区国家则都倒在了致命的“三宗罪”之下:乐观主义、不作为和疏忽。
2012年1月18日

应制定欧元区解体应急计划

野村证券美洲固定收益研究主管Nordvig:应急计划或许有助于减轻投资者的担忧,改善资本流动状况、并降低融资成本。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宣布欧元区解体指引,甚至有助于降低解体风险。
2012年1月18日

欧元区危机拖累全球经济

如果2012年全球经济能保持某种势头,那必定是受到以中国为首的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的拉动。但与发达世界一样,新兴市场国家也笼罩在全球最大的经济威胁——欧元区危机——的阴影之下。
2012年1月17日

蒙蒂请求德国帮助意大利降低举债成本

意大利总理警告,否则可能在欧元区外围国家激起选民的“强烈反弹”
2012年1月17日

标准普尔调低欧洲金融稳定安排评级

这可能削弱该欧元区纾困基金遏制欧债危机的能力
2012年1月17日

欧元区陷入恶性循环

FT专栏作家沃尔夫冈•明肖:上周的评级下调事件意味着,欧元区已陷入一个评级下调、经济产出不断下降、债务日益上升从而评级进一步下调的循环。
2012年1月17日

中国如何应对九国评级下调

中国农业银行分析师袁江:九国评级下调是矛盾长期积累的必然结果,意味欧洲不稳定性因素增加;中国应做好应对欧债危机的长期谋划,为未来全球竞争力提升奠定基础。
2012年1月17日

欧债已无危机?

中国财经评论员杨国英:标普下调欧洲九国评级,也许充满喜剧色彩;不仅不可能导致欧元区“进入最艰难时期”,或可能成为欧债危机彻底见底的标志。
2012年1月17日

希腊债务重组谈判宣告破裂

可能成为60余年来第一个债务违约的发达国家
2012年1月16日

德拉吉:欧元区初现企稳迹象

欧洲央行行长的谨慎乐观言论得到市场积极响应
2012年1月13日

欧洲政府不应赖账

塞浦路斯央行行长欧菲尼德斯:去年7月和10月的欧盟峰会决定,迫使希腊债券持有者承担损失。此举传递一个明确信息:欧元区国债持有者应做好亏损准备。
2012年1月13日

均势与欧债危机

FT专栏作家沃尔夫冈•明肖:欧元区危机和欧洲17世纪的“三十年战争”均发生在实力平衡突然出现改变的背景下,二者的解决方式也存在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2012年1月11日

默克尔:欧盟新条约进展良好

新条约将要求欧元区17个成员国通过修宪来平衡预算
2012年1月10日

IMF必须顶住欧洲压力

IMF必须有勇气抵制欧洲的威吓;全球其它国家必须共同努力,加快IMF的治理和代表性改革。只有到那时,IMF才能够帮助全球经济恢复增长和创造就业。
2012年1月10日

救银行如救火

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佩罗蒂:1666年那场几乎毁掉伦敦的大火,是由很小的火焰引发的。应对欧洲银行业令人担心的问题,这场大火是很好的启示。
2012年1月10日

2012:亚洲会否纾困欧洲?

法国经济学家皮萨尼-费里:仍然贫穷的亚洲将帮助纾困仍然富裕的欧元区——这个构想听起来令人不爽。亚洲应该这么做吗?这样做有哪些后果?
2012年1月9日

免债才能走出危机

金融危机根源在于信贷和债务过多。古往今来,债务管理一直相当重要。主流宗教对于债务的取消和禁止高利贷往往有具体规定。债台高筑是不可持续的。
2012年1月9日

欧元再度受压

投资者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欧元债务危机上
2012年1月5日

2012:欧元区仍将拖累全球经济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夫:欧元区不确定的未来将继续给全球经济投下巨大阴影。欧元区需要创建强大的财政和监管机构,实现相应的政治一体化。
2012年1月5日
|‹上一页‹‹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