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务

中国地方政府投资公司规避借款上限

中国地方政府把资产转移到其融资平台,以压低后者的资产负债率,资产规模变大的融资平台可为基建等项目筹集到更多资金。
2021年1月4日

2021年中国经济的关键判断与应对

刘海影、赵翔:更加真实的衡量是2021年1季度对2020年4季度的环比增速。在环比意义上,2021年经济增速有低于目前市场平均预期的可能。
2020年12月25日

债券违约潮考验中国固定收益基金市场

中国政府已表示不会再帮助陷入困境的国有债务人,但隐性政府担保体系的终结,让投资者难以为信用风险定价。
2020年12月7日

FT社评:新冠疫情将导致堆积如山的公司债

疫情期间政府通过贷款等措施支持企业,尽管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但也留下了巨额公司债,这些债务将阻碍复苏。
2020年12月4日

Lex专栏:中国开发商的债务警钟

10多年来,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股票一直是卖空者的噩梦。似乎没有什么能遏止它们的涨势。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改变。
2020年12月4日

违约潮下中国评级机构不愿下调国企评级

自上月永煤违约以来,在逾5000家被中国国内评级机构评定为AA级及以上的中国企业中,只有5家被下调评级至AA级以下。
2020年12月2日

华晨违约引发对债权银行的担忧

截至去年,近70家中外银行及信托公司在华晨的未偿还贷款余额为335亿元人民币。华晨的违约让人担心整个银行业都会受到波及。
2020年12月1日

中国企业债务违约潮考验投资者信心

在富时罗素宣布将把中国国债纳入其债券指数之后仅数周,一系列债券违约尴尬地凸显出中国债券市场的不成熟和脆弱。
2020年12月1日

特朗普有多少债务?

美国现任总统至少有11亿美元债务,几乎全是用房地产抵押的。如果他当选连任,其中约9亿美元债务将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到期。
2020年11月2日

恒大处境突显亚洲离岸美元债市场风险

分析师认为,积累了巨额债务的恒大很可能“大而不倒”,但离岸美元债券市场的投资者仍要当心其中的风险。
2020年10月15日

恒大配售不及预期致使股价大跌

恒大发布公告称,其通过配售融资5.55亿美元。这一融资额远远低于恒大的目标,周三该公司股价大幅下挫17%。
2020年10月14日

G20准备延长“债务暂缓偿还协议”

G20准备将“债务暂缓偿还协议”延长6个月,但考虑到新兴经济体日益加剧的危机,越来越多人批评该组织的这一做法缺乏魄力。
2020年10月14日

赞比亚抵制中国债权人的偿债施压

赞比亚难以与共计持有该国约三分之一债务的中国债权人达成协议。这可能危及其与其他债权人的谈判,后者希望所有债权人都被一视同仁。
2020年10月14日

赤字货币化:谁受损,谁受益?

廖谋华:赤字货币化作为一种通货膨胀税,其税基自然是存量货币。谁会在这过程中收益呢?为什么在央行资产负债表膨胀的情况下出现大通胀?
2020年9月23日

赤字货币化的现实基础:从政府债务说起

廖谋华:关于赤字货币化,首要问题就是明确需求方。是中央财政赤字需要货币化呢?还是地方需要货币化?后者或违反“谁受益谁承担”的税负原则。
2020年8月25日

IMF:疫情反扑或令新兴经济体陷入债务危机

IMF在其全球失衡年度评估报告中称,新冠疫情造成的强烈外部冲击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影响,各国需作出重大经济调整加以应对。
2020年8月5日

发展中国家将因新冠疫情爆发财政危机

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再加上为阻止疫情蔓延而增加的医疗支出,已导致很多国家的预算赤字飙升。
2020年7月20日

FT社评:警惕新兴市场债务这颗定期炸弹

为应对问题,G20财长会议应讨论增发1万亿美元特别提款权来增强IMF的“火力”,私营部门和中国也必须参与进来。
2020年7月10日

管理新冠债务是未来10年的关键任务

戴维斯:新冠危机过后,美国国债将超过GDP的130%,比10年前高出逾30个百分点。作为世界最大借款国,美国将影响其他国家管理债务的方式。
2020年6月22日

新冠疫情可能加剧经济长期停滞

戴维斯:疫情导致的封锁对所有大型经济体造成巨大冲击,这将引发家庭和企业的结构性回应,从而加强经济停滞的力量。
2020年6月5日

从现代货币理论看中国经济的过去十年

胡伟俊:过去十年是适合MMT的环境。长期有效需求不足,是增速下滑的原因之一。中国为什么相对出色?MMT对于财政的重视,提供了新视角。
2020年6月4日

FT社评:现在是借长期债的好时机

高收入国家政府目前能以极低利率发行长期债券,这为他们消除了在未来几十年内支付更高利率的风险,几乎可谓免费的午餐。
2020年6月1日

欧洲央行就债务风险发出警告

欧洲央行在《金融稳定评估》报告中预测,今年欧元区各国政府的预算赤字与GDP之比平均将上升至8%,远高于金融危机后的水平。
2020年5月27日

中国表示仍有举债刺激经济的空间

中国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中国政府通过增加举债来应对经济下滑是“可行、安全和必要的”,中国的债务负担仍然较低。
2020年5月25日

OECD:疫情将给富国带来17万亿美元政府债务

经合组织成员国政府的平均负债今年将从GDP的109%增至137%以上,这意味着许多国家的公共债务负担达到意大利目前水平。
2020年5月25日

疫情下“双赤字”新兴市场的抉择

周茂华:疫情超预期冲击引发各界对非常规财政政策讨论,但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在经济结构、金融环境等存在差异,前者应审慎对待非常规政策。
2020年5月22日

FT社评:企业需要变革融资方式

借贷可以帮助企业生存,但也会使经济变得脆弱。在眼下的这场危机中,能够更好地分配风险和损失的股权融资是更好选择。
2020年5月14日

怎样逃脱债务过剩的陷阱?

沃尔夫:当今世界经济过度依赖债务,因而变得脆弱。继续举债将不可持续,我们将不得不改变路线。当前危机正是一个契机。
2020年5月7日

新冠危机再次暴露“杠杆之害”

沃尔夫:高杠杆被作为获取高额利润的神奇途径,和以往一样,这种做法让私营部门获利,却导致公共部门要出手纾困。
2020年4月30日

中国地产大亨被列入失信黑名单

由于未能偿还一家中国信托公司的贷款,中国房地产巨头泰禾集团的董事长黄其森被列入国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20年4月26日

债权人抵制G20新兴市场债务减免呼吁

债权人告诉FT,虽然给予灵活性是应该的,但在实践中,一刀切而自愿的安排行不通,需要考虑具体国家的国情。
2020年4月2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