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债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务

中国大妈“讨债团”因涉黑被判刑

河南一法院判处14名中老年妇女“讨债团”成员最高11年监禁,这是中国整治非正式贷款渠道的最新动作。
2017年8月11日

中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警示地产风险

尹中卿称,中国房地产业的过度繁荣绑架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抑制甚至损害了实体经济发展。
2017年8月11日

中国风险之辩:探寻经济增长的真实逻辑

韦森:中国仍处在一个大转型过程中,基本制度还有计划经济时代的遗产,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深深存在于官员思维中。
2017年8月7日

投资者应关注的中国经济三大问题

中国希望未来经济增速有多快?中国打压信贷泡沫的决心有多大?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开放金融市场?
2017年7月27日

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面临一轮整合

统计表明,有二三百家已发行债券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财务状况脆弱,政策的收紧意味着一轮优胜劣汰的整合在所难免。
2017年7月27日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为表,实体为里

钟正生、张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企预算软约束,强监管的金融环境只会更多冲击民营企业,不管是实体还是金融的去杠杆终究都是无本之木。
2017年7月20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

黄凡: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影子银行风险不容低估

对理财产品的热情基于两条“公理”:中国经济增长将永远持续;政府会为所有投资担保,但这都不可能是真的。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国际投资者关注中国坏账市场

新岸资本表示已推出一支7.5亿美元的瞄准中国坏账的基金。国际投资者对中国不良贷款市场的兴趣正在升温。
2017年6月9日

债务高增长,中国能否避免金融危机?

沈建光:穆迪宣布将中国评级降低,独特的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广泛的国际指标并非没有借鉴意义,相反这其实为中国敲响了警钟。
2017年5月31日

FT社评:中国真正的信用风险在影子金融

中国金融系统内在的风险主要来自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违反监管规定的行为,它们从影子金融领域获得了可观收益。
2017年5月31日

美国债务水平催生隐忧

邰蒂:美国经济有什么地方让对冲基金大腕们夜不能寐?Citadel集团掌舵人格里芬的回答富有启发性:衰退。
2017年5月23日

中国在应对信贷泡沫问题上面临严峻考验

调查显示中国信贷收紧成为市场最大风险,牛津大学的马格纳斯表示,未来6个月至两年内影子银行融资可能出现危机。
2017年5月19日

当全球经济回暖遇到中国信贷周期

戴维斯:全球经济增速较2016年的低谷期持续回升,中国的贡献不容忽视。但信贷收紧正让中国增长失去动能。
2017年5月9日

世行警告中国地方政府后门借款风险

尽管北京方面要求地方政府遵守财政纪律,但世行警告,中国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仍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借款和增加负债。
2017年5月8日

中国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负债严重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正面临资金紧张,它们正进入3年来首次低迷。一些机构预测,今年房价将出现一位数下跌。
2017年3月29日

中国限制673万“老赖”乘坐飞机和高铁

中国最高法院宣布,在过去四年中,中国限制了近700万人乘坐飞机和高铁,以惩戒他们不偿还债务的行为。
2017年2月16日

中国央行悄然收紧流动性

中国央行近日上调货币政策工具利率,加剧了有关政府政策焦点已从刺激增长转向应对企业债务上升风险的猜测。
2017年2月9日

中国经济的三个待解之谜

胡伟俊:目前对人民币、房地产和债务问题均存在截然对立的看法。无论是哪一派,都只掌握了部分真理。
2017年2月4日

Lex专栏:有比没有好的中国式违约

在中国,缺少违约案例并不代表企业财务状况良好,而是说明处理失败企业的程序不完善。如今这种状况正在改变。
2017年2月3日

Lex专栏:中国的债务魔咒

2016年中国衰退论再一次落空,但看空中国者长期一直担心的中国日益庞大的债务问题,正显现出真正的紧张迹象。
2016年12月28日

分析:偿债是中国资本外流最大因素

银行贷款偿还和证券投资解除在今年前九个月中国的净资金流出中占3010亿美元,而对外直接投资仅占780亿美元。
2016年12月19日

中国“明股实债”判例威胁影子银行

上月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判决新华信托在港城置业破产中不享有破产债权,暴露了影子银行“明股实债”投资的法律风险。
2016年11月28日

债转股:中国解决债务问题的可喜动向

债转股计划规模太小,不足以成为解决中国庞大的债务问题。但该计划的出炉表明,政府至少在积极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2016年11月2日

澳大利亚担心中国债务问题会殃及本国

澳大利亚财长称,中国的巨额债务对澳金融稳定构成了风险,澳大利亚需要整固财政并减税,为抵御外部冲击做好准备。
2016年10月31日

调查:中国债券开始吸引境外投资者

德银调查显示,外国基金经理打算在未来一年将其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增加一倍,表明投资者对中国债市胃口变大。
2016年9月30日

下一个会是谁?

金奇: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债券违约主要发生在国有部门。哪些公司将被债务缠身的地方政府放弃?哪些公司有望得救?
2016年9月23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