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债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务

中国债务:问对的问题,看真的危机

万喆:债务会不会引发信用危机?会不会引发效率危机? 债务预期隐含危机,危机可能不在表面,而在结构深处。
2016年8月4日

中国债券适宜投资吗?

金奇:中国国债收益率让发达世界的负收益率债券黯然失色,那么,买一些中国企业部门发行的债券如何呢?
2016年8月1日

美银行信用卡贷款激增引发担忧

短短3个月里,美国银行业已累积约180亿美元的信用卡贷款和其他形式的循环贷款,这可能在大选年加重银行的风险。
2016年8月1日

否定之否定:中国债务之忧过度了吗?

胡志鹏:各界对中国债务的讨论经历了两个阶段。即使排除了“西方式债务危机”,中国仍如背负着炸药包前行。
2016年7月28日

中国民营部门错过“信贷热潮期”

研究称,在难以获得银行贷款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利用留存利润进行投资,这导致民营部门投资大幅下降。
2016年7月4日

中国评级机构无视公司债风险

IMF认为中国有大约1.3万亿美元的公司债面临变成坏账的风险,但这个情况却不能从中国国内评级机构的评级中反映出来。
2016年7月1日

中国银监会:过去三年处置2万亿元不良贷款

中国银监会高官王胜邦表示,中国各银行已采取措施,确保不良贷款不会给中国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
2016年6月24日

中国监管机构统一步调应对债务问题

随着债务问题日益严峻,中国监管机构一改去年救市时的不协调,转而齐心协力处置坏账、审慎控制风险。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改变?
2016年6月23日

“中国风险”还会卷土重来吗?

戴维斯:国际市场曾为中国硬着陆和人民币贬值深感忧虑,但担忧最终都未成真。与中国经济相关的风险真的会凭空消失吗?
2016年6月21日

中国债务问题是否值得担心?

胡伟俊:海内外对中国债务问题存在误解,不应将中国同西方债务危机或者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简单类比。
2016年6月21日

IMF严厉警告中国债务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不断攀升的债务负担风险发出了迄今最严厉的警告,敦促中国采取力度更大的举措限制信贷增长,并让国有企业服从市场规律的约束。
2016年6月15日

“海岸投资”遭遇生存危机

“海岸投资”是中国的一家不良债务投资机构,在其本应受益于国内银行着手处理不良贷款问题所带来的机会之际,该公司却陷入动荡,人员出走。
2016年6月14日

IMF就中国企业债务问题发出警告

IMF二号人物利普顿警告,中国企业债务仍是一个严重且不断恶化的问题,须立即加以解决
2016年6月12日

现在不是卖空中国的时候

渣打银行集团CEO温特斯:中国面临艰巨的短期挑战,经济中存在诸多风险,但这些风险是可控的,中国政府有能力、也有资源应对挑战,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和经济转型。中国的经济转型不会一帆风顺,但对那些愿意长线投资的人来说,最终的回报仍然诱人。
2016年6月12日

浙江民企债务问题面临不确定性

浙江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心脏地带,由于地方政府和当地银行共同为负债企业打掩护,允许企业通过借新还旧来避免违约,浙江民企的债务问题暂时并不显得严重。但最近《人民日报》一篇文章释放的政策信号,为这一切带来了不确定性。
2016年5月30日

求解“去杠杆”:“权威人士”的头号任务

刘胜军:权威人士访谈中最值得关注的当数“去杠杆”;中央政府应设计出“激励兼容”的改革方案,让各级官员和银行都有正确的激励去推动“去杠杆”。
2016年5月27日

中国加大清理银行坏账力度

政府主导的一项债券置换贷款的计划的规模,仅在过去两个月就激增了大约1000亿美元
2016年5月23日

中国杠杆率真的偏高吗?

北溟:中国债务水平过高且不可持续,这是海内外经济学界的主流看法,但回到杠杆概念的本原,结论或许与主流相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并不高。  
2016年5月19日

分析:中城建控股向央行求救说明了什么?

这家已经私有化的原中国国企致函中国央行,请求明确担保,突显隐性担保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哪些公司能够获得融资,以什么价格获得融资。
2016年5月16日

如何避免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风险?

LGIM信贷策略主管贝内特:对于一些人而言,中国代表着一个结构性改革让国家重返世界增长引擎地位的积极案例。但我们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
2016年5月13日

中国经济刺激举措效力减弱

FT新兴市场主编金奇: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中人为刺激举措所制造的活力已经越来越少。市场力量与政府管制的矛盾,是其他经济矛盾的根本原因。而互相矛盾的政策目标,也导致经济态势频繁出现震荡成为一种必然。
2016年5月9日

国企改革:抽出最短的木板

周浩:中国企业债务问题集中在传统行业,国企尤为严重。国企获得金融资源并非难事,在“去产能”语境下,严重消耗资源但不能创造利润的国企应成为第一轮改革目标。
2016年5月6日

把问题化作乱麻的债转股

米强:作为中国政府应对银行业不良贷款的策略之一,债转股计划遭到许多分析人士的反对。华荣能源的监管申报文件让人们一瞥这类交易可能达到的凌乱程度。
2016年5月5日

“债务清算日”并非遥不可及

牛津大学马格努斯:在各种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影响下,中国政府可能会继续忽视债务增速过快的问题。然而如果不尽快着手降低信贷依赖性和实施债务管控政策,更严重的金融动荡恐怕难以被无限推迟下去。
2016年5月4日

投资者对中国债市的担心过头了?

上月,中国债券收益率出现自本轮债市牛市启动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人们担心中国债市的繁荣已时日无多。但业内人士表示,最近的波动主要受市场情绪驱动,债市的重新定价是必要的。
2016年5月3日

厘清对“去杠杆”的普遍误解

中国社科院冯明:在对去杠杆的讨论中普遍存在一个误解,即把债务和GDP的比值简单等同于宏观经济的杠杆率,厘清这一误解有助于理顺高杠杆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3日

FT社评:走回举债刺激老路的中国

中国经济再平衡是个艰巨的任务。由于当局努力管控这一进程,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推出刺激性政策几乎不可避免。重要的是确保这种手段的运用能产生更大回报。
2016年4月28日

中国再现三角债问题

随着最终需求疲弱导致现金流紧张,中国上市公司去年收到应收账款的中位数时间长达70天,为14年来最长。这个恶性循环正在形成连环的现金流紧张和债务,影响大大小小的各类企业。
2016年4月28日

IMF:中国债务问题需更全面解决方案

IMF专家表示,只搞债转股和不良贷款证券化而不解决根本性问题,事实上会使问题恶化
2016年4月27日

中国“债务压缩机”失去魔力

FT驻华记者米强:在首次面对国有银行业的巨额不良贷款时,中国政府提出了一种看似巧妙的解决方案,但今天看来,这一方案只不过是把危机推迟了。
2016年4月27日

中国债务问题如何收场?

中国债务规模和增速令人堪忧。据FT估算,中国3月底净债务总额已高达163万亿元人民币。对于中国债务的结局,有些经济学家认为,将出现一场急剧爆发的金融危机,其他人则认为将会像日本那样长期增长放缓。
2016年4月26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