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债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务

求解“去杠杆”:“权威人士”的头号任务

刘胜军:权威人士访谈中最值得关注的当数“去杠杆”;中央政府应设计出“激励兼容”的改革方案,让各级官员和银行都有正确的激励去推动“去杠杆”。
2016年5月27日

中国加大清理银行坏账力度

政府主导的一项债券置换贷款的计划的规模,仅在过去两个月就激增了大约1000亿美元
2016年5月23日

中国杠杆率真的偏高吗?

北溟:中国债务水平过高且不可持续,这是海内外经济学界的主流看法,但回到杠杆概念的本原,结论或许与主流相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并不高。  
2016年5月19日

分析:中城建控股向央行求救说明了什么?

这家已经私有化的原中国国企致函中国央行,请求明确担保,突显隐性担保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哪些公司能够获得融资,以什么价格获得融资。
2016年5月16日

如何避免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风险?

LGIM信贷策略主管贝内特:对于一些人而言,中国代表着一个结构性改革让国家重返世界增长引擎地位的积极案例。但我们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
2016年5月13日

中国经济刺激举措效力减弱

FT新兴市场主编金奇: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中人为刺激举措所制造的活力已经越来越少。市场力量与政府管制的矛盾,是其他经济矛盾的根本原因。而互相矛盾的政策目标,也导致经济态势频繁出现震荡成为一种必然。
2016年5月9日

国企改革:抽出最短的木板

周浩:中国企业债务问题集中在传统行业,国企尤为严重。国企获得金融资源并非难事,在“去产能”语境下,严重消耗资源但不能创造利润的国企应成为第一轮改革目标。
2016年5月6日

把问题化作乱麻的债转股

米强:作为中国政府应对银行业不良贷款的策略之一,债转股计划遭到许多分析人士的反对。华荣能源的监管申报文件让人们一瞥这类交易可能达到的凌乱程度。
2016年5月5日

“债务清算日”并非遥不可及

牛津大学马格努斯:在各种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影响下,中国政府可能会继续忽视债务增速过快的问题。然而如果不尽快着手降低信贷依赖性和实施债务管控政策,更严重的金融动荡恐怕难以被无限推迟下去。
2016年5月4日

投资者对中国债市的担心过头了?

上月,中国债券收益率出现自本轮债市牛市启动以来的最大月度涨幅,人们担心中国债市的繁荣已时日无多。但业内人士表示,最近的波动主要受市场情绪驱动,债市的重新定价是必要的。
2016年5月3日

厘清对“去杠杆”的普遍误解

中国社科院冯明:在对去杠杆的讨论中普遍存在一个误解,即把债务和GDP的比值简单等同于宏观经济的杠杆率,厘清这一误解有助于理顺高杠杆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3日

FT社评:走回举债刺激老路的中国

中国经济再平衡是个艰巨的任务。由于当局努力管控这一进程,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推出刺激性政策几乎不可避免。重要的是确保这种手段的运用能产生更大回报。
2016年4月28日

中国再现三角债问题

随着最终需求疲弱导致现金流紧张,中国上市公司去年收到应收账款的中位数时间长达70天,为14年来最长。这个恶性循环正在形成连环的现金流紧张和债务,影响大大小小的各类企业。
2016年4月28日

IMF:中国债务问题需更全面解决方案

IMF专家表示,只搞债转股和不良贷款证券化而不解决根本性问题,事实上会使问题恶化
2016年4月27日

中国“债务压缩机”失去魔力

FT驻华记者米强:在首次面对国有银行业的巨额不良贷款时,中国政府提出了一种看似巧妙的解决方案,但今天看来,这一方案只不过是把危机推迟了。
2016年4月27日

中国债务问题如何收场?

中国债务规模和增速令人堪忧。据FT估算,中国3月底净债务总额已高达163万亿元人民币。对于中国债务的结局,有些经济学家认为,将出现一场急剧爆发的金融危机,其他人则认为将会像日本那样长期增长放缓。
2016年4月26日

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不同解读

黃育川:中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大幅上升,但仍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各方都承认中国经济高度扭曲,但乐观者认为,只要加以应对,扭曲可成为提高生产率的源泉;悲观者则认为,扭曲将引发经济衰亡。
2016年4月26日

短线观点:令人担忧的中国债市

中国国企债务违约引起的焦虑促使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在质押式回购市场规模已超过已发行债券存量的情况下,市况急剧恶化可能会迫使借款人在面临贷款被催还或无法展期时贱卖债券、引发抛售潮。
2016年4月26日

Lex专栏:中国债务问题未必酿成灾难

索罗斯说,中国的债务诡异地让他联想起美国在2008年前的情形。但中国的国情与次贷危机前的美国迥异,对历史回声听力太好的人通常听得不够仔细。
2016年4月26日

中国高债务风险之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是否有债务风险,主要体现在哪里?客观分析中国债务危机利弊条件,并对可能引发危机的导火索加以高度防范,或许更务实。
2016年4月5日

供给侧改革:不应低估的多边博弈困局

刘晓忠:现有语境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谁去杠杆、谁是接盘侠的问题,面临着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国企、私企等多个部门间的博弈,踩破哪个都是棘手的难题。
2016年3月30日

中国债务红线背后三大隐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政府本身债务占比不算太高,风险大体可控,但中国债务风险要点在于企业债务,不仅在于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于其成因。
2016年3月22日

周小川警告中国债务水平“偏高”

中国央行行长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表示,解决高杠杆率的一种方法是“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使企业能够增加股权融资,减少对借贷杠杆的依赖。
2016年3月21日

坚持稳健是控制债务风险的关键

安邦咨询:从中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上财政部长楼继伟的发言中,可以梳理出当前中国债务尚未失控的原因,及今后政府应对债务问题时的一些思路。
2016年3月8日

从治道审视中国金融危机风险

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中国金融危机发生与否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金融市场的治理结构以及治道变革。虽然目前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没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危机,但其治理结构自身就是危机,因为它扼杀了市场的发展。
2016年3月7日

Lex专栏:中国违约几率有多大?

穆迪对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和债务感到不安,这可以理解。但是,对于这家评级机构将中国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人们很容易不以为然。
2016年3月3日

“亚太企业将迎来偿债高峰”

标准普尔称,未来四年亚太企业将需要偿还近1万亿美元债务
2016年2月25日

分析:中国重工业之困

自90年代以来,多年迅猛增长和国家支持的廉价信贷使中国经济中很多部门积累沉重债务。近期,随着煤炭、能源、铁矿石和钢材价格大幅下滑,重工业受到沉重打击。
2015年12月18日

中国:债务驱动的投资热潮已经到头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中国靠债务驱动的投资热潮已经到头,投资下降速度完全有可能超过储蓄,储蓄过剩的情况可能不减反增。但这对发达世界没那么可怕。
2015年9月10日

中国拟改革主权债发行体制

据悉,中国已重拟主权债合同,以反映对新融资框架的支持
2016年4月11日

美国财长警告波多黎各债务危机

卢呼吁美国国会修改破产法让波多黎各有序化解危机,坚称不会联邦救助
2015年7月29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