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转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债转股

债转股:披着市场化运作外衣的“预算软约束”

郑志刚:来自拉美、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及东北特钢历史上的债转股案例表明,政府干预色彩越浓厚,通过债转股化解债务危机成功的可能性越小。
2017年11月13日

中国债转股计划进展远逊预期

瑞银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里宣布的1.04万亿元人民币债转股计划中,银行迄今仅执行1429亿元人民币交易,占总数13.7%。
2017年10月19日

中国金融高管:警惕债转股道德风险

信达证券董事长张志刚称,已实施的许多债转股案例是“名股实贷”,且一些企业会故意违约“逼迫转股”。
2017年6月5日

郭树清:市场化债转股签约4000多亿元人民币

中国银监会新任主席郭树清在首次讲话中谈及债转股政策以及理财产品监管等问题,并称“三会合并”系谣言。
2017年3月3日

债转股:中国解决债务问题的可喜动向

债转股计划规模太小,不足以成为解决中国庞大的债务问题。但该计划的出炉表明,政府至少在积极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2016年11月2日

审慎搭乘“债转股”快车

梁国威:近期债转股方案陆续涌现,成为资本市场追逐热点;需审慎地搭乘债转股这趟快车,该充分关注四个方面。
2016年10月26日

中国银行业开始为债转股筹集资金

中国建行将操盘至多50个债转股项目,部分资金将来自发售给零售客户的新理财产品。
2016年10月25日

中国经济如何实施“债转股”?

黎轲、刘杰:“债转股”作为刚性债权到软性股权的转变,决定其成败的要素,是经济复苏与企业价值提升。
2016年10月19日

“债转股”的欢与虑

胡月晓:“债转股”本身并不会带来企业价值提升,当前A股炒作“债转股”概念的行为,是非理性的。
2016年10月18日

中国批准债转股方案

指导意见强调债转股将是“市场化”的,只面向发展前景良好的企业,如果形成损失,政府不承担损失的兜底责任。
2016年10月11日

债转股有什么不好?

普华永道合伙人鲍德暐: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分析师们对中国的债转股提议普遍持负面看法,这让我感到惊讶。债转股可以赋予企业新生,促成最优的市场化重组,最大化银行从不良贷款中获得的回报。
2016年5月30日

把问题化作乱麻的债转股

米强:作为中国政府应对银行业不良贷款的策略之一,债转股计划遭到许多分析人士的反对。华荣能源的监管申报文件让人们一瞥这类交易可能达到的凌乱程度。
2016年5月5日

中国应如何解决坏账问题?

原花旗高级副主席罗兹:随着中国金融领域的风险逐步上升,领导人需要认识到越拖会越糟糕。犹豫不决将破坏国内外对他们的经济管理技巧的信心:短期而言这将促使资本外流增加,同时无疑会导致中期GDP增速下降。
2016年4月22日

李克强敦促加大稳增长力度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仍未摆脱通缩风险。中国总理称,前期采取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效应不断显现,但“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还需加码发力”。
2016年4月12日

债转股之后,超发的货币怎么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中国,十多年前债转股被称为最后的晚餐,如今盛宴再来,看似银行企业双赢,但如何避免多数人为少部分利益集团买单?
2016年4月11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