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奥巴马面对复杂民意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斯托克斯: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在伊斯兰国和俄罗斯双重挑战下,美国人的孤立主义情绪现在稍有缓和,对参与全球经济也持欢迎态度。
2015年1月23日

2015达沃斯将关注什么?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全球经济前景将影响2015达沃斯论坛的所有讨论,目前各方对这一主题的态度尚难达成共识。 虽然对全球经济框架已不再像危机时期那样深切焦虑,但越发糟糕的国际政治环境,却令人难言乐观。
2015年1月21日

2015年全球大势预测(下)

FT继续预测今年全球大趋势:面对国内经济危机和海外制裁,俄罗斯将暂停其扩张主义脚步;尽管已派遣军事顾问参与打击ISIS,但美国及其盟友仍将对向前线出兵保持审慎;比特币热潮尚难彻底偃旗息鼓;可穿戴设备的真正繁荣期,也暂不会到来。
2015年1月5日

2015年全球大势预测(上)

英国《金融时报》资深评论员、专栏作家和记者,分别对2015年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科技等领域的大趋势做出了预测。本文为该系列上篇,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低于7%、国际油价可能跌破50美元/桶。
2015年1月4日

如何面对越发分裂的世界?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分裂”正在成为塑造世界的力量。无论在政治、经贸还是科技领域,全球化的边界都在后退。而基于民族主义的身份认同,也在扮演加剧地缘政治紧张的催化剂。当今世界的无秩序状态并不值得喝彩,也注定难以稳定。
2014年12月23日

世界迎来政治强人时代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人们原以为,苏联解体后,世界肯定会迎来自由的国际主义秩序,相反,如今政治强人却纷纷登上国际舞台,他们之中不仅有独裁者,也有民主领袖,大国政治开始取代多边主义。
2014年12月9日

俄罗斯才是美国的头号敌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华盛顿的共识似乎是,当前中东危机比乌克兰危机更为紧迫。但我认为,一个愤怒、核武装的俄罗斯则构成更大的危险。
2014年11月18日

民主化为何会发生逆转?

俄罗斯基金会主席克拉克:新世纪开始时,全球民主化大潮似乎势不可挡,但在过去10年,这股浪潮却发生了逆转,包括埃及军事政变和俄罗斯新威权主义。民主国家需再次证明,这一政治制度掌握着在现代世界中成功的钥匙。
2014年9月29日

西方如何挽回影响力?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一个由西方主宰的世界正摇摇欲坠,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在欧洲、中东和亚洲均遭遇挑战。美欧若想挽回局面,唯一办法是以更大决心和意志通力合作,应对在欧洲外围国家、乌克兰以及中东即将失控的危机。此项议程必须在北约峰会上启动。
2014年9月5日

人类成为战争中最薄弱的环节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柯克尔:自2007年以来,美军一直在尝试设计下一代“有意识”的机器人。未来,机器人或许能够评估自身行为的后果。
2013年5月21日

民主制度滋生民粹主义?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世界各地的民主都陷入了困境。民粹主义的抬头充分暴露出民主制度的缺陷,但我们不能把民粹主义归咎于民主制度,全球化才是“罪魁祸首”。
2013年5月14日

达沃斯共识已死?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各国将表现最得体的政客派到达沃斯,而把更蛮横、更民粹的政客留在国内。来到这个滑雪胜地的人们仍然在本着合作精神探讨全球问题,但这个小天地已与真实的世界隔离。
2013年2月7日

给各国领导人的新年建言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在2013年,中国、俄罗斯等国应认识到广交朋友的益处;欧元区国家需明白:推动经济复苏必须采取行动;美国则不应为了国内事务而搁置棘手的外交问题。
2012年12月28日

塑造2012年的五件大事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所有人都认同,经济和政治力量正在向东方转移。但我在筛选今年五大事件时惊异地发现,欧洲和中东依然占据主导地位。我心目中的年度大事为:德拉吉干预欧元危机、叙利亚战争、穆尔西当选埃及总统、美国总统大选、中日岛屿争端。
2012年12月19日

未来20年两大权力转移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未来20年最吸引人的故事,都围绕着两种巨大的权力转移:第一是全球权力东移及南移,到2030年,亚洲将在大多数相对实力衡量指标上超过欧美;第二是政府权力向个人转移。
2012年12月17日

七“轴”世界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多数问题上,美中两国是国际紧张关系的焦点,但世界并未分裂为“亲美”和“亲华”两大阵营。目前有七大轴划分着世界。
2010年11月10日

别轻视世界“慢性病”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如今的世界经济和政治都患上了长期“慢性病”,“病症”虽然暂时不会阻碍经济继续增长,但我们承受不起忽视这些难题的后果。
2015年1月21日

全球十大最苦政治岗位

2014年对于许多从事政治工作的人来说,无疑是艰辛的。我们讨论了一份清单,列出那些最吃力不讨好的政治岗位,其中有些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政治工作,但也与政治密切相关。
2014年12月31日

美国外交不应消极保守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一个国家的实力或影响力,永远受制于它对塑造全球体系抱有的雄心。而当前美国维护全球稳定的意愿,比几十年来的任何时候都面临更多质疑。
2014年7月15日

“机制”比“对话”更重要

旅美时评人龚小夏:经常听到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无成效”、“浪费”的批评,但两国各级官员若能因此建立起私交,对促进双边关系的发展恐怕作用更大。
2014年7月10日

正视变化的世界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俄罗斯和欧洲企图固守旧有秩序;美国不愿设想一个介于全球霸权和完全撤退之间的全球角色。这些领导人不愿面对正在变化的世界。
2014年7月9日

美国新保守主义再次复活

FT专栏作家卢斯:每当出现国际麻烦,美国新保守主义者就死而复生,这一次他们的活力来自伊拉克乱局。奥巴马民望下跌是新保守主义卷土重来的机会。
2014年6月26日

巴克莱:地缘政治成投资者最大担忧

该银行调查显示,市场对政治动荡的忧虑已经超过对经济低迷的担忧
2014年6月25日

美国应如何回应叙利亚“化学战”?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会长哈斯:对于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任何行为,美国都有绝对必要做出直接和有意义的回应,使阿萨德当局不敢再次使用这些武器。
2013年8月26日

埃及变局引发的思考

FT中文网撰稿人周轶君:“阿拉伯之春”证明,对民主的诉求是普世的,与宗教无关,此后的民主化经验却因各国历史背景、社会文化、政治光谱的不同,各有其幸与不幸。
2013年8月26日

民主才是埃及危机的出路

土耳其总统居尔:埃及没有其它出路,只有民主才能为它带来稳定。正因为如此,每个人都要倾注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埃及赢得民主的未来。
2013年8月14日

朝鲜改变策略 愿与韩国商谈

双方均在过去两天里表示愿意下周会晤,讨论暂停的经济合作项目
2013年6月8日

全球领导人应学习默克尔

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2013年,大国应抵制住诱惑,不再发出空洞的最后通牒。世界各国领导人都应该学习德国总理默克尔谨言慎行的做法。
2012年12月31日

亚洲必须摆脱西方思维的束缚

《消费经济学》作者程子俊:到2050年,亚洲人口可能达到60亿。亚洲不应希望如西方那样利用全球资源构建现代化世界。亚洲需要新思想。
2012年12月31日

警惕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主席迪安妮•朱利叶斯:全世界几乎处处都潜伏着重大危机,任何风险都可能再次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缓解风险,国际合作是关键。
2012年12月28日

新地缘政治拼图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中国接受多边主义;中东向西方,尤其对美国发起挑战;奥巴马试图制定全球新规则,欧洲影响力边缘化。全球新格局轮廓开始浮现。
2009年10月1日
上一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