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没有公民社会,就没有梅丽尔•斯特里普

张铁志:批评特朗普的美国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不是天上降下的英雄,她的理念与勇气来自公民社会的传统。
6天前

新法生效将致在华境外NGO缩减活动

中国一部管理境外非政府组织的新法将于元旦生效,但目前几乎没有哪家在华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符合该法的要求。
2016年12月30日

北京竭力控制雷洋案引发的公愤

北京检方决定不起诉雷洋案所涉的几名警察,这一决定令全中国的城市中产阶级专业人士感到震惊和愤慨。
2016年12月30日

中国公民社会遭遇“寒冬”

中国政府近年来对公民社会发起的系统化打压,其力度之大是二三十年来未曾有过的,就连学者和商人也人人自危。
2016年8月21日

中国数据开放之路

高丰:部分地方政府通过开放数据竞赛,利用政府数据资源吸引企业,但数据开放这一原本的主角却踪迹全无。
2016年8月4日

今日中国与1992年时有何不同

北航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秋风:中国的思想、政治正在处在胶着而混沌的状态。这次宪政之争,要依靠公民社会赢得观念上的胜利,为重启体制转型打开通道。
2013年8月9日

中国的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观念在中国的崛起,让中国政府不得不允许非政府组织在社会管理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许多中国NGO组织学会了如何管理自己,如何与政府部门沟通,以及如何通过开展活动争取公众支持。
2013年8月7日

地震考验中国民间社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四川芦山地震考验着中国社会的韧性与包容,2008年汶川地震后,中国进步了多少?芦山震区的灾民应该依靠谁?一个有弹性的制度必然包含各类民间组织,让官方的归官方,民间的归民间,把社会重新还给社会。
2013年4月21日

重启中国发展动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中国必须使已经普遍化的“个人化进程”固定化与彻底化,不仅让个人从国家严格管控中脱离出来,并且建设公共化的秩序与价值观,实现公民自治的社会。
2012年8月20日

于“朕”何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中国媒体的聚光灯继续射向故宫。故宫为“错别字门”所作的道歉声明,被指责为“臣子为朕开脱”;有关建福宫的消息则牵出了一个老问题:故宫究竟能否“商业化运作”?
2011年5月17日

专访笑蜀:公民运动与中国转型(下)

在回溯了介入新公民运动的过程后,笑蜀系统阐述了他对中国转型的认识。他认为中国公民运动陷入了短期困境,但长远看,中共要找回执政合法性,必须依靠公民参与,走向现代治理。
2015年6月12日

传知行案与违宪的公权力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笑蜀:传知行案是中国公民社会的风向标,随着警方将新版《内部资料性出版物管理办法》适用于该案,需警惕这般违宪违法的公权力滥用的示范效应。
2015年5月7日

俄罗斯公民社会尚未被埋葬

FT特约编辑劳埃德:公民政治仍有望在俄罗斯生长、壮大。公民政治将由俄罗斯人所塑造,而非如克里姆林宫所认为的那样,由外国阴谋家所塑造。
2015年3月30日

公益领域不必逢洋必反

台湾政治大学访问学者笑蜀: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也需对外开放,借助国际经验和资金。把涉外NGO等同于“境外势力”,完全是误读,有违起码公正。
2014年11月26日

善战胜恶不是靠老天爷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对善恶报应的看法并非宿命论,善所以能胜恶,是因善治有利大众,恶行被多数人反对,靠大众努力善恶才能各有其报,每个人都不应置身于外。
2014年7月29日

观台湾社会进步有感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中国大陆曾经历民生物资短缺,随着经济改善,出现了为不择手段致富的乱象。建设公民社会,大陆能够从台湾汲取什么?
2011年9月7日

“中国崛起”面临的三个历史难题

读者陈飞翔:我认同秦晓先生在提出全球“新均衡”的治理理念,但对“中国崛起”持谨慎乐观态度。中国要崛起,需要实现三个根本性的转变。
2011年5月31日

中国最大难题仍在意识形态

读者概与论:从邓小平时代的少说些“姓资姓社”,到江泽民时代的“三个代表”,很多人都以为意识形态已经不在是一个问题。但它客观存在,并导致了现今的“难题”。
2011年5月31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