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公益

我和俞敏洪一起关注的那些事

周健:像俞敏洪这样又对公益项目捐款,又调研,又是去推动政策变化的做法,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精英中太少见。
2018年5月16日

西门庆:“坏人做慈善”的教科书

周健:《金瓶梅》写的是在人情世故支撑下荒诞不经的城市生活。西门庆做慈善的故事,对了解中国社会仍有重要意义。
2018年3月21日

公益组织如何提升对制度的想象力?

周健:公益组织需要从“抓坏人”的认知模式中走出来,重新建构与社会、与个人的关系,与道德和制度的关系。
2018年3月9日

公益行动,我们需要理念和价值观

周健:公益行动包括技术、伦理和价值观,而以人为目标的价值观是对抗“献媚”社会大众,保持其独立性的法宝。
2018年2月2日

访TFBoys王源:零零后的世界观与公益观

TFBoys成员王源本周在纽约出席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青年论坛之际,接受FT中文网专访,谈零零后如何看待世界、源基金和“小鲜肉”现象。
2018年2月2日

与FT共进下午茶:李一诺

三年前离开麦肯锡、自降薪酬加入盖茨基金会的李一诺,分享她做“催化式慈善”的心得,以及她为什么要从零打造一所小学校。
2018年1月30日

关于贫穷,我们有太多误解

朱睿:米勒的“家庭独立计划”表明,摆脱贫穷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关注控制权、选择权和社群,激发一种内生动力。
2018年1月25日

公益组织如何摆脱“打烂仗”?

周健:中国公益行业急需出现新的“典范”人物和项目,他们能够以尖锐的观点、丰富的想象力来提出有效的问题。
2018年1月17日

“一校一梦想”:激发乡村教师潜能

刘波:普惠型公益项目“一校一梦想”填补了一个目前没有得到社会足够重视的空白——不同乡村学校存在的个性化困难。
2017年12月28日

解决社会问题的死循环需要“比慢”

周健:很多社会问题庞杂而深不可测,所以我们应该用一种“比慢”的精神,在系统性思考之后,去做一些实际的工作。
2017年12月21日

阿里孙利军:用商业和科技的思路做公益

在此前长期负责农村战略、目前是公益负责人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孙利军看来,商业和科技可以是很好的公益方式。
2017年12月8日

慈善组织花了那么多钱,为什么孩子还被虐待?

周健:慈善公益关注平等,应该从“最小防范成本原则”出发,更多地研究如何从强势一方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2017年12月5日

消费性慈善,山寨外国项目何其难?

周健:中国慈善公益借鉴国外的项目大多以失败告终,因为不考虑其产生的社会复杂性,直接把自己的观点投射到其中。
2017年11月30日

中国公益的内在危机

周健:穷人把贫困当作工具,富人把公益当成审美,这些漂浮在中国慈善公益头上的魔咒,几十年阴魂不散。
2017年11月21日

公益:发现人的困境,找寻并肯定人的价值

周健:公益组织要沉下心来,投入足够时间、精力和财力去倾听“陷于困境的人”的故事,把人的发展当做行动指南。
2017年11月7日

公益,不仅是为别人,也是为自己

周健:中国公益人要具备从个体困境穿梭到复杂社会问题的想象力,通过公益实践,带动社会公共福利政策的变化。
2017年10月27日

慈善工作如何影响了石黑一雄?

周健:通过做慈善公益,了解社会底层人的经历,石黑一雄在人与社会、政治以及伦理问题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17年10月12日

蔡聪:作为视障人,我是怎么活成一朵“奇葩”的?

蔡聪和同事发起“金盲杖奇葩成长营”,希望传递自己的经验,帮助中国1800万视障者甩掉标签和包袱,融入社会。
2017年8月31日

中国努力鼓励器官捐献

自2015年全面禁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以来,中国面临器官短缺问题。政府组建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来解决这一问题。
2017年3月28日

FT社评:以高标准看待扎克伯格的善举

FT社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妻子承诺未来10年捐赠至少30亿美元用于医学研究,这令人钦佩,但也需要一些提醒。
2016年9月23日

阻止母亲杀子,不是钱那么简单

周健: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扶贫济困不只是捐钱那么简单,贫穷也不只是因为缺钱这么一个原因。
2016年9月13日

企业家如何成为慈善家?

才让多吉:马云说,“如果今天我再要去追求钱,那跟猪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希望他的行动,能给中国的富人带去一些思考。
2016年7月21日

慈善不是制度缺陷的温柔面纱

才让多吉:彻底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首先需要设计出一套社会基本福利制度,而不是无视留守儿童背后“血淋淋”的制度问题,只搞温情脉脉的“爱心工程”。
2016年4月25日

慈善法,请不要给腐败送去枪支弹药

中国公益人才让多吉:《慈善法》草案中“管理费”和“合作公开募捐”的规定,可能为政府和官办慈善公益组织留下腐败空间。慈善组织行业约束和信息公开才是重点。
2016年3月14日

扶贫,“发钱”之后还需“造梦”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才让多吉:从充分尊重、信任受助人出发,搭配因地制宜的项目设计,直接发钱与协助相结合,让受助人变成自我梦想实现家,方为美事。
2016年2月26日

怪义拍:去金银岛寻宝!

FT中文网撰稿人宋佩芬:为了替科科岛鲨鱼避难所筹款,前奥匈帝国皇储夫人,哈布斯堡女士设计了这个绝妙义拍项目,还有带GPS密码的藏宝图。
2014年10月31日

改变冷漠,先改变我们对贫穷的态度

中国公益人才让多吉:我们如果希望这个社会好,希望女孩偷窃自杀的悲剧和超市巨额赔偿的荒唐不要再现,我们观察问题的时候就首先要突破自身的思维与格局。
2016年1月4日

对中国《慈善法》草案的几点意见

FT中文网撰稿人才让多吉:草案对行政主管部门和慈善公益组织的利益考虑得多,对社会大众包括捐款人和受助人的利益保护不足,不利于公益慈善行业持续发展。
2015年11月6日

“鸡血捐款”暴露中国公益事业隐患

FT中文网撰稿人才让多吉:安徽发生的“狗咬骗捐”事件再度挑起中国网民口水战。习惯性地依靠“泪点”筹款,已成为中国社会互助机制健康发展的最大隐患。
2015年10月26日

中国儿童权利保护不能止于“条文”

FT中文网撰稿人才让多吉:中国的宣传语境一直“重视”儿童,但与诸多涉童权利恶劣事件的舆论批评相对应的,却是二十多个儿童权利保护机构中鲜有能拿出实质对策的。
2014年11月20日

中国人献血不该是“道德买卖”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才让多吉:用行政权力设置“交换标准”或以“高压政策”鼓励献血,会把个人的公共精神变异为利益交换。这样义务献血只会带来道德危机。
2014年9月30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