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发明家林志鹏的“中锅梦”(上)

老愚:学控制论专业的林志鹏走上了一条跌宕起伏的人生之路。一口锅带给他无上的荣耀,又将他推入万丈深渊。
4天前

白露后的造句

老愚:白露是由热转凉的关键节点,骤然生出让人心惊的凉意,人们不得不从心理上认可了季节转换的事实。
2018年9月13日

“岁月静好”

老愚:这个词起初以其淡远幽深的意境,给予人特别的感动。但是,随后词性发生嬗变,逐渐露出自我嘲讽的本义。
2018年9月6日

中国官场的“9999”症结

老愚:9999,一个随口给出的数字,活画出了荒诞现实。每一个“1”在他们眼里渺小如草芥,他们才懒得一一核对。
2018年8月30日

中国表情与墨菲定律

老愚:一张愁苦的脸足以抵销一百万份“春风拂面”的报纸。前者自然而然,属于中国人真实面相,后者虚假空洞。
2018年8月23日

新人性、鳄鱼池与地域黑

老愚:即使一个盲人恐怕也能察觉到惨烈的人性蜕变。走在大街上,常有置身荒野之感,无人与你友善相视。
2018年8月16日

告别黄土地

老愚:从我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起,母亲就忙碌开了。我在暗暗期待启程的日子,却不想流露出过于兴奋的样子。
2018年8月9日

飞翔的大学梦

老愚:生在关中盆地的少年,好做飞翔之梦。因为被四周的高山所囚禁,天真的心极易腾空而起,渴望进入自由境地。
2018年8月2日

自信药丸与道德底线

老愚:一个受法律保护的身心自由的人,才有光荣和骄傲可言。一个盛产自强药丸的地方,一定充满了各种不自信。
2018年7月26日

贪官日记本里的官场真经

老愚:这是一个不得不服从官场规则的人的真言,他以局内人痛彻肺腑的感受,描述了令其煎熬、惶恐的官场现实。
2018年7月19日

鉴赏家的偏见:顾随大师的中国古典诗词新排序

老愚:“选本即偏见。”这是顾随先生的夫子自道。这本充满“偏见”的选本,或许可以呈现他心中最理想的文学世界。
2018年7月12日

关于小人及坏人的随想

老愚:多年后我醒悟过来,终于发现了一个宇宙真理:在公有制体系里,每个单位都是小人的天下,正直的人总是少数。
2018年7月5日

我要发新鲜的光——答诅咒者

老愚:这些骂客日复一日地构陷、叫骂,连字眼都懒得换;他们以肆意践踏人格尊严的方式,试图摧毁作者的写作意志。
2018年6月28日

医院里的绝对温度

老愚:一进医院大门,人就如同一件没有呼吸、没有温度的物品,被放到冷漠的作业流水线上,挂号,缴费,等待。
2018年6月21日

高考作文与政治体检

老愚:这几年全国高考作文都成了政治体检手段。出题人对考生的要求,本质上乃是基于国家主义的意识形态考量。
2018年6月15日

我为何“不复旦”?

老愚:我欣赏的复旦人,必须跟邪恶的权力保持距离;靠智慧赚干净钱;保有自己的真性情,过情趣盎然的生活。
2018年6月7日

麦子、玉米与干部饭

老愚:从春荒熬过来,眼看着麦子起身了,抽穗了,灌浆了,农人的眼睛一天比一天亮了,心如同麦穗一般鼓起来。
2018年5月31日

孩奴的焦虑

老愚:许多家长明知道大学毕业也没多大用,但还是决意拼死一搏,将孩子和钱财送入产业化怪兽张开的饕餮大嘴里。
2018年5月24日

我的革命洋相

老愚:1974年,我上小学四年级。那个春天,“批林批孔”运动骤然席卷全国,地处渭北台塬的高家学校也喧闹起来。
2018年5月17日

沈从文的乱世迷思

老愚:冠冕堂皇的话被沈从文视作生存圣经,恐怕不能仅仅看做天真,愈胆小愈虔诚就愈是相信那不能相信的东西。
2018年5月10日

中国人的饥饿性格

老愚:长时期持续的社会动荡,饥饿的阴影挥之不去,在人们心里烙下了极深的印记,并潜移默化改变着其行为方式。
2018年5月4日

《异度拯救》:一部否定霍金外星人预言的小说(下)

老愚:这是一部符合人类心意的作品,满足了人类的自恋心理,更是切合中国人心意,带有中国崛起的心理印记。
2018年4月26日

《异度拯救》:一部否定霍金外星人预言的小说(上)

老愚:仿佛是为了回应霍金,夏邦创作了科幻小说《异度拯救》,断定在人类这个尺度的宇宙上,仅有地球生命文明。
2018年4月19日

老丑定律及其例外

老愚:44岁之后,我这枚下山途中的太阳顿觉天地为之一老,满目皆沧桑人事,说话造句喜欢以“我们那时候”领起。
2018年4月12日

他们身后只留下了一堆形容词

老愚:墓志铭一般需有志有铭,即使无志有铭,也得有个性,如今流行于西府的勒石文字,则徒剩一堆枯燥颂词而已。
2018年3月29日

上学(三)

老愚:高中是我迈过的人生第一道坎。那是从地狱爬到洞口,依稀看见曙光,为跃入光明世界而作的最后一跳。
2018年3月22日

上学(二)

老愚:老师讲的跟人本身、跟生活毫不相干。他们不教 “天”、“地”、“人”、“爱”这些我很想知道的汉字。
2018年3月15日

上学(一)

老愚:母亲在书包里放了一块橡皮、一枝铅笔、一个小本子。又往我口袋里塞了一方小手绢。我背起布头做的小书包。
2018年3月8日

我就是那个不怎么好看的老愚

老愚:初次自拍时,我也是被那张图像惊吓到:这是我吗?这真的是我吗?无论如何,这不是我所喜欢的自己。
2018年3月1日

借钱不借钱?

老愚:借钱该向何人张嘴?父母、情人、兄弟姐妹。熟人朋友之间只隔了一个停顿,后面是各类情态丰富的语气词。
2018年2月22日

在回乡的飞机上

老愚: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于浅睡眠状态,要让自己时刻清醒。
2018年2月15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