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中)

老愚:当改天换地的1949年快步走向中国时,沈从文精神崩溃以至于试图自杀。当时没几个人明白这件事的含义。
5天前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上)

老愚:谨小慎微的生存哲学救了沈从文。即使有后来的浩劫,他也认为,自己比同时代文化人活得好,因为受折磨很轻。
2017年4月13日

清明后的造句

老愚:幼年的我对苏联有美好想象,读了《古拉格群岛》才明白,心中的苏联只是幻象,是当局制造的革命致幻剂。
2017年4月6日

春天的造句

老愚:1978年出版的《唐诗选》前言里,学者余冠英和王水照不得不从阶级斗争观点出发,对诗人身份做出描述。
2017年3月9日

惊蛰前的造句

老愚:对当代中国人来说,他们接受的就是以论代史的事实,历史、现实、未来,均是被系统化过滤及改写的东西。
2017年3月2日

正月里的造句

老愚:富二代炫贵酿成的穿山甲事件,在舆论挤压下一点点分泌出“事实”,广西官方的慢动作恐怕遮掩不了真相。
2017年2月10日

猴年的最后一次造句

老愚:在中国认老大是一门人生必修课,这是一种诚实的媚语。只有书呆子才把真理和法律认得比老大还大。
2017年1月26日

一个农民工兄弟(下)

老愚:买不起自己盖的房,会让他有自卑感。他不为乡村的消失、土地的死亡伤感,只担心房地产萧条,自己无事可做。
2017年1月19日

一个农民工兄弟(中)

老愚:人到中年,想起白驹过隙般的人生,K颇为困惑:命运是怎样把自己带上这条道的呢?有没有一条更好的路?
2017年1月12日

一个农民工兄弟(上)

老愚:元旦这天黄昏,K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杨陵。他想回家但又不愿意丢钱——老板按天算,走一天就少一天的钱。
2017年1月5日

革命创伤:亚妮父辈的苦难史

老愚:亚妮父母因革命浪潮相识相爱,但文化大革命让他们备受折磨,最终沦为革命的敌人,过着政治贱民的日子。
2016年12月29日

《女儿亚妮》:一个简单的奇女子

老愚:这是垂暮之年老者记录的女儿的点点滴滴,也可视作为爱女所作的人生传记,貌似波澜不惊,实则惊心动魄。
2016年12月23日

顾随大师的蜕变

老愚:顾随本是一位纯粹文人,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自喜。他不意被卷入革命洪流,急速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
2016年12月15日

《灵魂辞典》:艺术家叩问中国人的灵魂

老愚:九十分钟、没有一句台词的先锋实验戏剧《灵魂词典》,表现当下中国人挣脱世俗桎梏,回归性灵生活的历程。
2016年12月9日

大雪前的造句

老愚:我读周氏兄弟的文字,觉鲁迅激愤、怪异,而周作人平和、自然。年轻时热爱鲁迅,中年后却爱读周作人。
2016年12月1日

寂静的冬天

老愚:那时,我羡慕冬眠的农作物,极想做一株麦苗或油菜,身盖白雪,睡在冬天的大地,等待下一个开放的春天。
2016年11月24日

小雪前的造句

老愚:原以为书已经过气了,如今才明白:那些印在纸上的文字——真相与真话,还未过时,且愈加珍贵。
2016年11月17日

立冬后的造句

老愚:在新中国只能化名写文章糊口的周作人,下笔极其谨慎,所写内容无非鲁迅轶事、旧文趣谈、翻译心得之类。
2016年11月11日

立冬前的造句

老愚:我依稀能辨认出那些死去及活着的乡人,他们平日躲在记忆深处,一有机会便倾巢而出,让我重温乡愁。
2016年11月3日

霜降后的造句

老愚:人们把那些违背常识和人性的行为称作“二”,但在一个是非颠倒的国家里,故作“二”的人其实非常精明。
2016年10月27日

白露前的造句

老愚:云雾乃自然物,即使浓雾蔽日,伸手不见五指,心情也是愉快的。霾是人类制造的毒气,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人高兴。
2016年10月20日

十月的造句

老愚:依照中国传统,取名是件大事,须严肃慎重为之。过去的名字,总是庄重的,即使俗,也俗得符合人之常情。
2016年10月13日

在深秋的大地上造句

老愚:死亡并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放慢脚步,与其在忙忙碌碌的躲避中死去,不如仔细生活,从容告别人世。
2016年9月29日

赵半狄的“萧邦”派对:中国“文化贵族”的新生活

老愚:这场艺术秀关注的是人的精神需求,赵半狄企图凭借匹夫之力,向迷醉在欲望熔浆里的中国人吹去一缕清新的风。
2016年9月23日

白露后的造句

老愚:我喜欢读书,但并不欣赏沉溺于书的海洋之中的人,因为书让他们成为愚蠢的家伙,沉溺于自己的天真里难以自拔。
2016年9月9日

六铺炕的艰苦岁月(上)

老愚:我在夏热冬冷的铁皮屋里度过了八年时光。住在单位,万事从简,逍遥自在,不方便的是吃喝拉撒睡。
2016年9月1日

少女蔡林溪的美国留学经验

老愚:蔡林溪对中美教育的比较一针见血。她问:“我常想,为什么国内教育会导致我们对世界产生偏差性认知?”
2016年8月26日

秋天的造句

老愚:不同阶层男女通婚,若是女上男下,人们常以“癞蛤蟆吃天鹅肉”之语讥讽男方,这是男权社会的通用视角。
2016年8月18日

八十年代的理发师

老愚:如今,再也别想有人会恭恭敬敬执一面镜子在你身后,腰微弯,左照,右照,让你看见自己脑袋后面的形状。
2016年8月11日

盛夏乱弹录

老愚:在乡村生活过的人,不难理解“暮色”的意义。一天将尽,黑暗君临万物,人们在短暂的活动后沉入梦乡。
2016年8月4日

三伏天的造句

老愚:雨水泛滥,蚊虫肆虐,生活在蒸笼般的天地间。这就是暑天的面目,不论你喜不喜欢,都得先捱过去再说。
2016年7月29日
123456789››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