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转向“管好自己的事”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今年达沃斯论坛的非官方口号将是“美国归来”。但不应将美国经济复苏与“超级大国”卷土重来混为一谈。实际上,美国正慢慢退出世界警察角色。
2014年1月24日

展望当今世界大趋势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世界变得日益富裕,经济实力正朝着新兴国家再分配,但安全秩序却不断变弱:中东的战争、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等,世人有目共睹。这带出一个巨大的疑问:中国将如何行动?
2014年1月15日

难以理解的2013美国重返中东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克里就任国务卿第一年的重点是重返中东。奥巴马曾大肆宣传的重返亚洲战略似乎被搁置。从两地的人口和经济重要性来看,这一选择让人难以理解。
2013年12月27日

俄罗斯外交一团糟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舍斯塔诺维奇:普京自去年重新担任总统后,除了对华关系外,俄国与几乎所有国家的关系都已恶化。俄罗斯迫切需要反思它在世界上的角色。
2013年11月13日

以色列被指“屈服于中国压力”

据称以色列政府在中国的压力下,从美国一起诉讼中撤回了一名证人
2013年7月16日

中国心态:自信与不安并存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的崛起为它赢得了世界其他国家的敬畏,但国内忧患重重、对外依赖严重,令中国政府在强大中越发感到不安。
2013年6月7日

中国拟开通西沙群岛旅游

此举可能惹恼对南海也有主权主张的邻国
2013年4月8日

中国的“责任大国”之路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黃育川:国际局势不断演进,将促使中国担当起“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的角色。从现状看,中国或许还未做好准备,但如果能在国际事务上拥有更大发言权,就有可能促成更为积极的结果。
2013年4月1日

探索中国对外战略新思维

北京大学特约研究员、山东大学中外战略对话研究中心主任王敏:中国突然走到世界前台,行为举止还不完全适应。虽频频伸出橄榄枝,却难以换来国际社会的普遍信任,亟需新的战略思维。中国具备发展中大国、经济大国和地区大国多重身份,应维护中美、中俄三方大国关系。中国要大而不骄、强而不霸。
2013年3月28日

东西方应学会分享权力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全球化和欧美以外地区的崛起颠覆了旧秩序,战后的国际治理体系已经破败不堪,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繁荣与安全,取决于它们能否找到分享权力的方法。
2013年3月28日

达沃斯应该讨论的真问题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钱斯:本届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是“弹性与动力”,但它更应该讨论“新世界秩序”,即从所谓的“发达国家”控制的旧世界秩序,向新的多极化世界的转型。
2013年1月21日

亚洲崛起动摇“美国治下的和平”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出版的报告《2030年全球趋势》称,随着其他国家的迅速崛起,美国独霸的‘单级时代’已经结束。203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美国将依然是国际体系中“首屈一指的国家”。
2012年12月11日

秦晓:中国崛起与全球“新均衡”

招商局集团前董事长秦晓:未来十年,冷战后形成的美国独霸态势将演变为一个具有中国因素的“新均衡”,其形成和稳定运行将取决于中美能否改善双方正在建设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将之提升到全球治理层面。
2011年5月30日

FT社评:我们应该反思一战教训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一个世纪后,我们不必担心世界将面临那样一场划时代的重大灾难,但今天与彼时仍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2014年1月7日

中国应如何在国际博弈中出招?

美国华裔学者孙涤:国际地缘政治博弈的法则,就是马基亚维利法则。目前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好时机,因为奥巴马政府过分关注国内政治,只是虚与委蛇地应付外交,国际战略目标含混。
2013年12月19日

中国巨大的“吸引力”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人们明显注意到,中国越来越自视为一个值得尊敬的国家。最近,中国往前迈进一步,开始对外界施加更大的影响。
2013年12月13日

新丝绸之路与陆权竞争

中国安邦集团董事长陈功:未来的世界,有可能出现三大贸易轴心:大西洋贸易轴心、太平洋贸易轴心、新丝绸之路贸易轴心,只有中国位居两大贸易轴心的中间位置。这才是中国未来雄起的真正原因。
2013年11月22日

中国“由陆向海”的战略挑战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孙兴杰:中国海疆争端频发,由陆向海转型已成趋势,关键是在周边建立起稳固成熟的经济与安全秩序,否则就会在救火式外交中疲于奔命。
2013年6月20日

公共外交:民众外交的复兴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孙兴杰:历史上外交的主体是公民个体,政府外交只是例外。近代以来政府垄断外交,当今却受到多元权力主体的挑战,公共外交时代意外归来。
2013年5月13日

中国在亚洲的角色转变

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正在转变其在亚洲所扮演的角色,但领土争端及其他争议性问题也在影响着中国与其邻国的关系。
2013年5月3日

中国向世界性角色转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钱斯:习近平博鳌讲话说明中国政府意识到需要扮演世界性角色,而不只是关心与自己直接有关的问题,而这又需要弥合中外的了解差距。
2013年4月9日

回归“温良恭俭让”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经历过了“文革”的中国人把“温良恭俭让”远远抛在了后面,今天不但要捡回它,更要加以发挥,把这个中国优秀传统推广到国际关系方面。
2013年4月2日

“好人”、“坏人”之辩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好人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而坏人大都属无所不为的人。这一划分标准虽笼统却很实用,且有些中国古老哲学回光返照的意味。
2012年11月7日

大国冲突并非不可避免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张钰函、时琳:美国一些学者认为,大国的生存意志是追求自身权力最大化及地区霸权,因而大国之间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冲突。但从这次习近平的访美之行来看,大国冲突不可避免论很可能已不能适用于未来的中美关系。
2012年2月16日

巴西对外政策不应再“骑墙”

FT巴西分社社长李若瑟:巴西若想成为全球大国,就不可能再与每个国家都作朋友,它将不得不更明确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2012年2月16日

以世界立场重树中国大国地位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从几方面衡量,中国距世界大国还很远,要在世界舞台上有发言权,受别人尊重,就要以全球眼光公正全面地考虑问题。
2012年2月1日

外交政策已寿终正寝?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学教授泽利科:国内政策与外交政策对立的局面已是明日黄花。外交政策不必退缩,相反,应该将重点放在如何协调“国内”政策上。
2011年8月23日

中国外交的“棱镜”

中国政府应当重新审视自己对“屈辱”历史的描述,而西方也应努力了解中国借以看待世界的历史和政治“棱镜”,以便更从容地应对中国的崛起。
2011年7月1日

中美之间的维稳竞赛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白鹤鸣:中美“共治”已经成了一场维稳竞赛,中国在飞速发展后能否保持原有政治框架不变,将成为竞赛焦点。
2011年6月21日

中西对垒之外的冲突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强国,常常联手挑战西方霸权,但新兴国家之间的矛盾,往往比它们与西方之间的矛盾更深。
2011年6月20日

中国应吸取俾斯麦的教训

朗富德总裁廖文:为避免重蹈第二帝国的覆辙,中国必须意识到、且要公开承认,自己已不再是个发展中国家,而是一个承担着责任的全球强国。中国将需要对自己的行为加以解释,并将其它国家的利益纳入其政策考虑。
2010年4月20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