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在华欧洲企业称被迫转让技术

欧盟商会的调查显示,被迫转让技术的欧洲企业数量在过去两年里翻了一番,美中谈判并未让强制转让技术现象减少。
3天前

在华跨国公司表现两重天

中国经济放缓之际,在华跨国企业的境况并不相同。面向消费者的行业受到的冲击最大,能源和医疗行业表现强劲。
4天前

美情报官员警告科技企业在华经营的风险

美国情报官员举办了一系列机密简报会,警告美国企业及其他组织在华经营的风险。此举进一步表明美方对美中贸易的态度越发强硬。
4天前

在华外企面临网络安全检查

中国在“等级保护制度”基础上强化的网络安全规则将在12月实施。一些外企正被调查是否存在网络安全违规行为。
2019年5月16日

企业文化的“父爱”和“母爱”

周掌柜:现阶段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批判外企的“低效率”以及外企员工不“拼搏”,听起来像是批评被母亲惯坏了的孩子。而事实确实如此吗?
2019年5月14日

中国缓慢改革对跨国企业不利

中国延迟的改革让本土企业有时间巩固市场主导地位,跨国企业获准进入时,可能面临一个失去机会的不利市场。
2019年2月21日

在华外企日益沮丧

尽管在华外企担心美中贸易战对业绩造成短期影响,但也有许多企业相信中国与西方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已经破裂。
2018年6月4日

西方珠宝品牌着眼中国市场

西方珠宝商纷纷与中国设计师或中国公司达成合作,以求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但这个愿望需要实质性内容作支撑。
2017年10月9日

从肯德基到红板报:“全球本土化”的演化

黄震: “全球本土化”已经突破传统的营销领域,这不仅是全球化企业进入中国的挑战,也将是中国崛起的全球化企业“走出去”的新课题。
2017年7月28日

在华外企与本土初创公司的中国式创新答卷

在移动互联、社交媒体和电商主导的时代,在华外企如何在中国市场调整策略?初创企业如何在创新中找到痛点?
2017年6月16日

特朗普对中国放软身段让在华美企宽慰

在华美国高管不再担心美中爆发全面贸易战,他们打算推动特朗普政府重启与中国达成双边投资条约的谈判。
2017年4月19日

不再风光的中国“外企白领”

苏娅:十年前,中国外企白领被认为是标准的中产阶级,而今一些京沪外企白领甚至不再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
2017年1月13日

光环褪色,麦当劳如何挽留中国人的胃?

在中国,美国快餐连锁店曾被认为是约会、谈判、甚至举行婚礼的高端选择,如今却越来越被视为平凡之所。
2017年1月12日

在华外企遭遇外汇管制困难

几家在华经营的欧洲公司近日无法将股息汇至国外,这是中国遏制资本外流的举措给外资企业带来问题的首个迹象。
2016年12月7日

外企为何需要适应印度国情?

希尔:有人曾说,等待印度搞定一切的外资企业会失败,而那些惊叹印度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公司会做得更好。
2016年11月7日

Lex专栏:百胜在华业务面临挑战

根据上周传出的消息,百胜在华业务估值相对于其对集团利润的贡献可能偏低。这种失衡或许事出有因:百胜在华业务正在陷入挣扎的局面。
2016年3月29日

在华美企感觉受欢迎度下降

中国美国商会调查显示,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最担忧“不一致的监管解释和法律不清晰”
2016年1月21日

在华外企如何应对“黎明突袭”?

许多律师建议在华企业客户建立“黎明突袭演练”机制,以防不请自来的监管调查。他们说,公司应安排员工向高管发出警报,后者随之做出应对。
2015年12月29日

在中国做生意须“入乡随俗”

《中国通》作者祈立天: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的外国人应该改变脑中固有的观念,中国也拥有解决问题的可靠机制,只是这些机制和西方人习惯的机制不同。
2015年9月6日

高通在中国的“豪赌”

面对中国国家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美国高通公司不寻常地决定依靠法律,为自己辩护。对这家芯片制造商来说,除了10亿美元巨额罚款外,真正的风险在于,中国可能强迫高通降低对3G和4G智能手机收取的专利费,从而导致高通在其他市场面临类似要求。
2015年1月30日

让外企担忧的“中国梦”

FT中文网公共政策编辑霍默静:对汇聚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的全球商界精英而言,“中国梦”已是颇为尴尬的名词,中国曾是他们获取财富的梦想之地,但如今中国的反垄断运动却令他们“梦醒”。
2014年9月10日

李克强:今年中国经济能够完成目标

中国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与商界代表交流时称,为实现经济预定目标,应在保持定力的同时有所作为。不仅要靠改革激发市场活力,也需努力促进新兴产业发展。
2014年9月10日

奔驰在华遭反垄断调查“突访”

周一中国发改委调查人员突访上海办事处,中国对外企采取反垄断行动范围扩大
2014年8月6日

外企需迎接中国环境执法新常态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戴维斯:中国新《环境保护法》预示了中国更严厉的环境监管,它首次提出可在污染案中拘留企业相关人员,参考葛兰素史克案例,对跨国企业标准不会比本地宽松。
2015年7月2日

中国反垄断新规值得关注

FT驻华记者米强:中国工商总局关于知识产权的新规,可能会迫使在华外企将知识产权共享给中国竞争对手。不过,该机构一位官员称,它将“谨慎”应用新规。
2015年5月21日

外企要面对中国反垄断“新常态”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利普斯基:今年中国的反垄断行动让外企认清:中国并非国际实践的严格遵循者,其执法机构复杂却总能找到合理理由,外企需要找到相适应的法律对策。
2014年12月29日

Lex专栏:美国科技企业在中国遭冷遇

今年外资科技企业在中国日子不好过。最近一家倒霉的公司是微软,但这家软件巨擘的境遇其实可能比其他很多美国科技公司更好一些。
2014年11月28日

诸立力:中国“黑客”令外企担忧

外企已能清楚认识中国政府反垄断、反腐败的原则,但仍有一个担心。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诸立力表示,来路诡秘的中国黑客对在华外企的网络安全构成很大威胁。
2014年10月11日

中国反垄断调查专瞄外企?

中国发改委对在华外企的一系列反垄断处罚招致不少质疑,但实际上整个执法行动是一幅颇为复杂的图景,有些受罚外企属于意外落网,有些则是缘于同行揭发。
2014年10月9日

欧盟企业抨击中国反垄断调查

中国欧盟商会罕见公开表态,称中国官员对外企采用“恐吓战术”
2014年8月14日

外企在华经营风险有多大?

Vendigital总经理威廉姆斯:面对中国新一轮反垄断调查,西方企业应避免过度反应。中国仍需要外资助力实现产业升级的目标,因此吓跑外商绝对不是其初衷。
2014年8月13日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