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则横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家鲍莫尔的五彩学术

王军:经济学界应为有不久前去世的鲍莫尔这样的学者深感庆幸,因为有他的陪伴,问学之旅可以不再单调和乏味。
3天前

颜宁“出走”说明了什么?

王军:高校的行政化氛围正在影响、感染、同化越来越多的留学归国人员,他们要么拼命混官职,要么终日被杂事所扰。
2017年5月11日

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的伪命题与真问题

张林:对养老金缺口的报道、宣传对管理者有利,因为无论延迟退休还是提高缴纳比例,都能扩大管理机构的资金盘子。
2017年5月5日

中国式高校评估可以休矣

王军:与政府主导的其他检查类似,高校评估也充斥虚假成分,用“形式主义”和“走过场”来形容都有些轻描淡写。
2017年4月26日

从城市经济学的视角看雄安计划

盛洪:“北京过大”是政府直接配置资源的后果,真正的解决之道是让市场起决定作用,不是建设一个更大的北京。
2017年4月12日

观念创造繁荣,观念改变世界

王军:美国经济学家麦克洛斯基在新书中指出,让世界繁荣的力量既非资本积累也非制度法律,而是人们的观念或思想。
2017年3月22日

没有约束的财政支出是宏观税率攀升的主要动因

盛洪:通过横向和纵向比较,我们不仅发现中国税负非常重,还发现一个根本性问题:能否避免出现“诺思悖论”?
2017年2月7日

“死亡税负”:无需再纠结于概念之争

张林:我们希望不再纠结于“死亡税负”概念,从意气之争中摆脱出来,转化为对实际问题和理论问题的严肃讨论。
2017年1月11日

回首2016:雾霾里的中国

王军:2016年中国社会紧张、不安和焦虑情绪集聚、蔓延、加剧,公民基本权利仍无法保障,社会正义伸张艰难。
2017年1月3日

行政化的高校贻害中国

王军:愈演愈烈的行政化束缚了中国高校手脚,限制其健康发展。高校俨然成为中国各项改革事业中最难啃的骨头。
2016年11月29日

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茅于轼:什么人赞成财产公有制?未必是愿意和大家分享自己财产的人,而是希望通过财产公有分享他人财产的人。
2016年9月20日

把权力之虎关进制度之笼需要一把锁

蒋豪:违宪审查机关乃虎笼之锁,应由其裁决权力老虎是否在制度的笼子里运行,人们的基本权利是否受到了侵害。
2016年8月23日

职场上的三种境界

王军:人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做了一份自己不喜欢、一直将就和应付的工作,这会惹出很多是非,自己还无法从中找到乐趣。
2016年8月9日

有争议的仲裁是推动南海争端和平解决的新契机

蒋豪:此次仲裁外衣合法、内容不公,但客观上也推动了争端各方确权、论辩,最终通过谈判等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2016年7月15日

足球的悬念

王军:足球的魅力体现在悬念上。借助大规模场景,足球的胜负悬念在无数现场和电视机观众面前,被一一撩开。
2016年7月8日

科技创新需要自由的思想市场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经济的高度融合,意味着任何一国对信息的封锁均会损害全球经济,而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自己。
2016年6月14日

减少社会不平等,须先实现程序公正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中国的不平等更大程度上是程序不公和机会不等的结果,是法治不健全的产物,这是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在不平等原因方面的最大区别。
2016年5月17日

要命,还是要增长?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确保生命安全的增长是中国需要的模式,不仅因为它比其他提法更强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且因为这是一种长期、连贯和站得住脚的增长理念。
2016年4月26日

从求富到安全:中国需要的目标大转移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在国家建设获得巨大进步之后,当前的中国应该更关心老百姓的安全,提高老百姓的幸福感。而解决老百姓安全问题的核心是法治和宪政。
2016年4月19日

疫苗经济学ABC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家对疫苗问题进行过大量研究,得出过许多有趣结论,其中一些对公共卫生政策具有重大影响。中国对疫苗问题也决不可掉以轻心。
2016年4月6日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智库?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中国智库改革可先从去行政化入手,推动其逐步走向独立,尤其是精神上的自由。此外,政府智库还应服务于社会,面向公众,实现开放式管理。
2016年3月15日

中国经济发展的独特模式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中国经济迫切需要结构调整,以适应成长期结束之后的新情况。这一调整要从分配开始,使人民创造的财富较多分配给百姓,而不是国家。
2016年3月1日

两性“差别”的文化根源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经济学研究表明,文化是造成两性行为方式差别的重要原因。但认定两性存在天生差别的错误观念可能不断延续、强化,导致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
2016年2月16日

互联网改善性别不平等?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互联网交易淡化了性别差异,也许有助于两性平等。但互联网经营因更为隐蔽,更可能违反劳工标准,也可能造成对劳动的滥用和对女性的压榨。
2016年2月3日

中国需继续破除“公有制迷信”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当前中国面临的经济困难,病根子在于仍然没有突破对公有制的迷信。该公有的就公有,该私有的就私有,实事求是,才是正确的做法。
2016年1月20日

朝鲜安全靠改革还是靠核弹?

天则经济研究所蒋豪:朝鲜实行改革开放,周围邻国均收益,这是必然。朝鲜普通百姓更加受益,这也是必然。然而,最可以受益的,是朝鲜的最高领导人。
2016年1月12日

中国“村镇化”大势隐现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互联网正在塑造经济社会秩序之雏形,让我们隐约看到了中国古老的经济社会秩序重生之可能。我们应该借此重新思考城市与乡村的关系、工业与其他产业的关系,重新思考中国究竟需要城市化、城镇化、还是村镇化。
2015年12月29日

读马克思论出版自由的感想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出版、言论、结社自由是公民的权利。中国自诩信奉马克思主义,那就要遵循马克思的教导,认真实行出版自由。
2015年12月21日

中国为什么不关注气候变化问题?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军:中国官方媒体和学者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可谓不冷不热,这似乎与“稳居”温室气体最大排放国的中国,有些不太相称。
2015年12月9日

科学进步靠奖励还是葬礼?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一个科学真理的胜利,与其说靠的是说服它的对手们,让他们信服,不如说是因为它的反对者们都死了,同时熟悉新真理的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了。
2016年6月1日

权利是争取来的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蒋豪:在公厕里维护自己不吸二手烟权利的经历,使我意识到,为权利而斗争,权利才能永存。“死磕”、“较真”,才是律师的职责所在。
2015年12月15日
123456››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