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中国货币政策应增透明度

香港货币发行委员会委员、香港科技大学教授谢丹阳:中国货币政策委员会只是咨询机构,其成员在公开场合行为应受到明文节制;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讨论也应有所公开,中国央行应增加操作独立性。
2012年3月23日

央行官员无法预测未来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荣休教授古德哈特:无论是央行官员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预测几个季度之后的产出、通胀或利率波动。
2012年2月7日

韦森:中国加息势在当行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认为,过低的利率和高企的存款准备金率,扭曲了中国货币的供求关系,导致货币政策失控。中国应该“降准”,但更应该加息。
2011年12月16日

全球央行黄金购买量创历史纪录

黄金价格9月份出现暴跌,刺激央行为实现外汇储备多元化而购入黄金
2011年11月18日

迷失方向的央行

FT专栏作家邰蒂:八年前,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克博里奥警告:世界金融体系在走向失控。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如今,克博里奥指出,各国央行在挑战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1年10月26日

高利贷危机根源在央行

读者韩遇之:这次高利贷问题突发,在于过多银行贷款没有投向实业,商业银行没有切实控制企业的贷款用途与额度,但根源在于央行缺乏独立性。
2011年10月9日

FT社评:央行行长们行动起来!

英国即将出台750亿英镑的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也已采取一系列措施援助困境中的银行。这强过无所作为,但它们还应做得更多。
2011年10月8日

分析:周小川获评“全球最佳央行行长”

周小川被《欧洲货币》杂志评为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长,这是对他所做货币政策决定的一种认可。中国央行曾犯下错误,但其后来的决定也使中国处于有利境地。
2011年9月29日

全球五大央行联手支持欧洲银行业

欧洲央行、美联储、英国央行和瑞士央行等发达国家央行表示,将从10月份起向各银行提供三个月期的美元贷款,引发欧元区银行股价和欧元汇率反弹。
2011年9月16日

Lex专栏:央行联合注资有用吗?

这剂“修复药膏”将只能短暂缓解伤痛,但无法根治欧元区政策制定者决策瘫痪这一根本病症。眼下,惟有加速实施欧洲金融稳定安排,才能阻止流动性干涸之问题卷土重来。
2011年9月16日

质疑中国央行透明度

财经媒体人由曦:中国央行此次扩大存准金缴纳基数,据市场估算,效果或相当于三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但央行仅以通知下发商业银行,透明度值得商榷。
2011年9月5日

各国央行从BIS提取大量黄金

BIS年报显示,过去一年提出635吨,为10年来最大规模
2011年7月8日

市场利率为什么飙升?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一个月以内的短期利率全线飙升至9%以上,央行的量化紧缩已开始出现“副作用”。
2011年6月28日

周其仁:中国通胀溯源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教授追溯中国通胀成因,认为央行为保人民币汇率稳定而以基础货币干预外汇是重要原因,并认为最终出路是财政解决。
2011年6月10日

政策超调与中国经济失速风险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海影:调整存款准备金率是威力巨大、操作笨拙的工具,央行将存准率提至历史高位,加剧了中国的“金融抑制”,引发经济失速风险。
2011年5月31日

Lex专栏:假如中国央行取代美联储

如果是中国央行、而非美联储在设定全球议程,世界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将不是帮助一个富国恢复元气,而是压低大宗商品价格。
2011年4月28日

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为加息辩护

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加息将对欧元区最疲弱的经济体构成最严重的冲击
2011年4月8日

全球第二波通胀大潮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倪金节:在经历了长时间世界性货币超发之后,全球通胀已经迎来了第二波浪潮。较之2006年到2008年本世纪第一波高通胀时期,新近一轮全球性通胀大潮,势头看起来更为凶猛。
2011年4月8日

把握最佳加息时机

FT投资编辑奥瑟兹:在经济过热和产生通胀之前,央行行长们必须开始提高利率。如果判断正确的话,这会让经济稳定调整,不会大起大落。
2011年4月7日

清明加息为哪般?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于乎:本次加息市场其实并不意外,时机则耐人寻味。为何选择在清明?市场分析大多认为与通货膨胀有关:即将公布的CPI数据预计会超5%,即便不超,也会维持在神奇的4.9%。
2011年4月6日

央行决策更自由?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欧元区又将有什么惊人之举?宏观政策正从遵循“规则”重新转向“相机抉择”。最明显的迹象是本轮危机中政府干预大行其道。
2011年1月4日

FT社评:货币宽松还是不宽松?

美英两国央行日趋倾向于启动新一轮定量宽松以维系复苏。但当前环境下,财政措施会给经济提供更大动力,制定B计划的应该是财政政策制定者。
2010年9月26日

让央行走下神坛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西方国家的央行刚成立时,并不掌管宏观政策,而获得这些权力后又履行得不怎么样。我支持央行独立性,但我们不应对其过分尊崇。
2010年8月4日

央行独立并没有过时

FT专栏作家克鲁克:央行独立性的理论应该作出调整,而不是彻底废除,因为在紧急情况下,央行不得不屈从于政治要求。
2010年5月28日

美联储将474亿美元纾困利润上缴国库

突显美联储有能力将对挽救金融体系的干预转化为成功的投资
2010年4月22日

美联储为其银行监管权辩护

伯南克和沃尔克表示,削减央行监管角色将损及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
2010年3月18日

Lex专栏:央行官员必须是经济学家?

伯南克今年六月有望成为美联储理事中唯一一位经济学家。澳洲央行中,逾半数委员从未阅读过凯恩斯原著。而欧洲央行中,拥有经济学博士头衔则是必要条件。
2010年3月12日

不要轻易调整通胀目标

FT专栏作家沃尔夫冈•明肖:IMF的一份文件提议,各央行应将通胀目标从2%提高至4%。经济学家们的欣然接受让我深感不安。
2010年2月24日

Lex专栏:央行的艰难时刻

经济明显繁荣或者衰退时,央行制定政策都相对容易。困难在于经济情况不好不坏的时候。因此,好于预期的全球制造业数据,反而会让各国央行感到不安。
2010年2月2日

中国央行举措引发全球股市紧张

中国央行提高3个月期票据发行利率,表明其明显加大政策紧缩力度
2010年1月8日

澳大利亚央行料将再度加息

该国第三季度CPI增速快于预期
2009年10月29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