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食利资本主义正在破坏自由民主制度

沃尔夫:我们需要一个充满活力的资本主义经济,让每个人都有理由相信他们可以分享利益。食利资本主义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4天前

老经济学家教给我们的新知

福鲁哈尔:现在正是重读加尔布雷斯的《美国资本主义》的最佳时刻。市场并不总是最聪明,私营市场的种种缺陷值得反思。
2019年6月5日

利用人性弱点的在线广告

科伊尔:在线广告不停创造新需求,这本身并没有错,但这种做法现在已发展到远远超出了对社会有益的限度。
2019年6月5日

还资本主义一个真正自由的市场

福鲁哈尔:难怪千禧一代认为市场是由政治因素构建的。虽然他们太年轻,但他们看到了周遭世界中资本主义的虚伪。
2019年4月2日

国企改革大视野:历史、现实与未来

余智:中国需要明确国企民企的平等地位,强化相关规则的可执行性,并实行“结构再调整”,允许民企进入所有行业。
2018年11月16日

“准入自由”改革迫在眉睫

刘业进:在准入自由的条件下,一个公共物品,如果民间企业和私人市场能够充分地提供,那么政府就要退出。
2018年3月7日

如何挫败欧洲的民粹主义?

斯蒂芬斯:维护在财富和机会分配上不公的现状,只会让民粹主义气焰嚣张。我们需要重新构想民主与资本主义的关系。
2017年10月18日

大数据有望让计划经济复活?

桑希尔:据马云和某些中国学者的说法,计划经济可能在大数据时代重新焕发活力,但其现实可行性存在两大疑问。
2017年9月11日

王石留下的遗产

上周王石证实自己将离开万科。人们在记住是他创建了万科品牌的同时,也会记住他如何正确地利用政治而非市场击退了“野蛮人”。
2017年6月28日

英美民主弊端

卢斯:没有哪个西方社会比美英更商品化。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消费。这不是最糟的命运,但代价是我们容易忘记其他因素的价值。
2017年6月20日

中国的人民与社会

邹至庄:中国经济奇迹的两个主要因素是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和中国人民的高质量,但中国社会不健全。如何改善?
2017年1月4日

FT社评:美欧应接受世贸组织裁决

如果WTO在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诉讼中裁定中国胜诉,美欧应迅速接受裁决,以免破坏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
2016年12月14日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遇阻将引爆新贸易战?

中国一方则对发达国家在“市场经济”地位认定和其他对中国出口商而言重要的问题上明显持双重标准感到沮丧。
2016年12月12日

中国供给侧改革遭遇阻力

黄筱婷、王颖:中国领导人曾决定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但面对社会和经济代价,许多改革政策已偏离这一原则。
2016年10月8日

中国应如何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联合国贸发会议经济事务官员梁国勇:在市场经济地位上,中国谋求欧盟“按时承认”的努力受挫,中国的“自动获得论”遭遇欧美的“国内决定论”。由于妥协空间缩小,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成为重要选项。
2016年6月1日

中国为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加紧游说

由于担心进口中国商品冲击国内就业,美欧的许多政客正努力阻止中国自动获得这一地位
2016年5月9日

欧盟推迟决定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欧盟委员会主席认为,这一决定须从各个重要角度得到评估
2016年1月14日

欧盟为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犯愁

欧盟需要在2016年决定是否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但各成员国的意见存在分歧。支持者认为给予有利于促进欧中双边投资,反对者则认为给予等于放弃反倾销税利器,会给欧洲传统产业造成沉重打击。
2015年12月29日

让资本主义与时俱进

FT社评:市场经济之所以成功,不是因为它一成不变,而是因为它不断变化。事实证明,上个世纪80年代兴起的里根-撒切尔式资本主义不仅不稳定,而且不公平,必须进行改革。
2012年1月4日

中国社会福利如何提供与分配?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中国的市场经济和社会福利发展历史如何?建立社会福利有三个关键:谁负责推行福利工作,如何决定福利范围,如何筹措费用。
2015年4月24日

市场经济如何获取发展动力?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有赖于让企业家有机会引进或创造新的技术,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下生产和谋利。政府的责任是建立适于经济增长的环境。
2015年3月24日

依法治国的经济视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四中全会再谈依法治国,回归宪法不乏亮点,从法制到法治却仍在路上。经济学视角如何看法治?个人产权是法治基础,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
2014年10月29日

中国需要市场经济地位

中国问题观察者邓聿文:即便2016年中国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也不能说这一问题已没有意义。中国经济正在下行,所以开放和打破垄断更为重要。
2014年2月10日

Lex专栏:选择计划还是市场?

中国大规模出售储备棉的举措可能不会给市场带来太大的不利影响。此举算得上是国家计划模式下的一次壮举,但国家控制终究战胜不了自由市场创新。
2013年11月28日

目前不宜放弃经济自由主义

FT专栏作家布里坦:虽然对金融市场而言,经济自由主义已被证明存在致命的缺陷,但与其批评市场失灵,不如解决政府校正不力的问题。
2013年1月8日

如何才能“实干兴邦”?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习近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话虽然并非创新,但在改革步入“深水区”的今天,却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2012年12月10日

市场经济二十年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1992中国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今天,我们离真正的市场经济还有相当距离,要重新思考市场经济的真谛。
2012年5月7日

学习雷锋好榜样?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雷锋可以学习,但切莫把“学习雷锋好榜样”当作体制缺陷的遮羞布。否则,我们只会失去更多体制改进的良机。
2012年3月2日

印度应抵制市场经济无效论

FT专栏作家沃尔夫:对印度来说,全球危机恶化带来的最大风险是间接的。在制定本国政策方面,印度应该从危机中汲取什么教训呢?
2012年2月13日

“胡锦涛命题”与好的市场经济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胡锦涛11月12日在檀香山的演讲直指现阶段中国改革的核心命题——政府自身的改革。这关系到好的市场经济的建设。
2011年11月28日

限购让我们走回头路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在自由交换方面,中国已取得很大进步。但最近的一些限购措施,包括房地产、汽车限购等,让中国在朝着远离市场经济的方向走。
2011年8月24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