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留学岁月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在美国最左倾大学读政治

唐继尧:欧柏林学院于1833年由长老会教士建立,这是一个似乎与世隔绝的学校,拥有悠久的政治激进运动历史。
4天前

心怀故园,挥拳出击:我在港大学做驻外记者

周炜乐:初来乍到,我如何向大陆人描述这里发生的一切,才能跨越这些年来身份认知不匹配的沟壑?
2017年3月9日

从雅加达恐袭到莫纳什大学课堂:我所了解的恐怖主义

代丹妮:也许政治家需要像我在大学课堂学到的那样,换个角度看问题:长期反恐是减少还是增加了文明社会的暴力?
2017年3月3日

政治游说是变相的腐败吗?

王韵墨:美国政治游说可能会造成不公平,让金钱影响政治。但是,政治游说也可以是一个抑制灰色腐败的机制。
2017年2月16日

哥伦比亚大学如何教会我讲故事?

舒蔚明:在美国,讲故事者相信“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愿意去思考超越一己之私的话题。
2017年2月10日

我在美国学藏语:遇见一个更斑斓的中国

淦喻成:我在美国留学时选学了藏语课。当我在另一个国度用古老的文字回望中国时,我觉得中国真是太有意思了。
2017年1月20日

我在加拿大读情报学:零距离体验谍战

矫金辉:作为情报学课堂上的唯一中国留学生,我常被教授点名,有时则会成为“靶子”来维护心中中国的立场。
2017年1月10日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