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改革

产业政策大讨论:林毅夫这次为什么更受欢迎?

周浩:当我们把林毅夫与张维迎之争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很多人都只能自怨自艾地承认,“中国模式”仍然被证明有其存在的价值。
2016年9月28日

中国房地产泡沫会引发债务危机吗?

黄凡:泡沫最终破灭的具体形式要么是日式长痛(长期低迷的慢跌)或是美式短痛(一步到位的急跌)。哪一根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9月26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应避免“关公战秦琼”式辩论

北溟:学术辩论、政策辩论诚然可以促进认知,但前提是有正确的方法论和规则,这就是概念清楚,论题明确。
2016年9月23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企业家、法治与产业政策

王勇:讨论产业政策,必然提及市场缺陷。口号可能令人觉得解气, 但无助于对产业政策成败原因的理解。
2016年9月22日

中国楼市已经进入下半场

池光胜:下半场刺激只会加大危机可能性。在后“黄金时代”,楼市将逐渐走向集群化,去库存仍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2016年9月21日

深港通开通的深远意义

钱军:国际化和市场化是A股走向规范化的必由之路;深港通既能确保资本账户开放的方向不变,也能控制住风险。
2016年9月20日

中国大城市的美丽与哀愁

徐瑾:杨改兰一家的悲剧揭示:小地方蝼蚁,不如大城市的蜉蝣。从驱赶农民工到驱赶中产,大城市趋势值得警惕。
2016年9月18日

中国过高债务令投资者却步

全球基金经理人认为,中国企业债务负担沉重,国企改革几乎毫无进展等因素,都在拖累中国经济今后多年的前景。
2016年9月5日

中国还会继续推进改革吗?

陶景洲:中国政策制定者不愿进一步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自由市场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会日益弱化。
2016年9月5日

中国:一个不算太成功的“发展型国家”

唐世平:中国只是“发展型国家”俱乐部一员,甚至也不是最成功一员。动不动就谈中国模式,是一种可怕的骄傲。
2016年9月1日

中国经济的政策风险加剧

外界最初认为中国政策制定者会把国企部门的大门向私企敞开,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加强了对国有企业的控制。
2016年8月19日

FT社评:权力游戏过后推进改革方是正道

为了中国经济和长期政治稳定,中共现在就应启动渐进式改革,促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将成为习近平最伟大的遗产。
2016年8月14日

中国潜在增速的未来趋势:L还是乁?

刘海影:中国最新经济增速已降低到6.7%左右,大幅低于5年前大家习惯的10%以上的增速。这一速度是否过低?
2016年7月19日

中国面临改革与增长的艰难平衡

姚洋: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显现好转迹象,政府刺激举措似乎开始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然而,中国国内对此的反应却十分复杂。
2016年7月5日

麦肯锡:改革将为中国带来5.6万亿美元增长机会

最新报告称,如果中国摆脱依靠投资拉动型增长,转而拥抱生产率改革,到2030年其经济规模可能多出5.6万亿美元。
2016年6月24日

“死狗”凯恩斯:纪念《通论》发表80周年

凯恩斯的幸运与不幸都在于,人们只通过教科书来了解其思想。在举国通说“供给侧”时,也许只有“死狗”凯恩斯才能拯救我们。
2016年6月23日

求解“去杠杆”:“权威人士”的头号任务

刘胜军:权威人士访谈中最值得关注的当数“去杠杆”;中央政府应设计出“激励兼容”的改革方案,让各级官员和银行都有正确的激励去推动“去杠杆”。
2016年5月27日

中国杠杆率真的偏高吗?

北溟:中国债务水平过高且不可持续,这是海内外经济学界的主流看法,但回到杠杆概念的本原,结论或许与主流相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并不高。  
2016年5月19日

“权威人士”的苦心:唯有改革不能辜负?

万喆:对“权威人士”访谈,也许在用“显微镜”进行微观分析后,再用“望远镜”进行宏观测评,才更能了解事件的核心意图,作出最为精准的预判。
2016年5月18日

IMF敦促伊朗推行经济改革

访问伊朗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还呼吁该国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
2016年5月18日

权威人士发言,政府和市场存在不同预期?

胡月晓:《人民日报》以权威人士之口三度详解经济,体现中国政府重视预期管理。预期管理成本低廉,但需要政府在长期时间里建立起“声誉”。
2016年5月17日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脉医疗乱象

滕泰、张海冰:中国医疗服务领域的供给形成机制存在严重的问题,是供给侧矛盾最突出的领域之一。为了增加医疗有效供给,降低供给价格,应该如何着手?
2016年5月16日

中国经济政策三大新取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人民日报》刊登“权威人士”访谈引发广泛关注,也显示中国经济政策的倾向性出现不确定性。对此,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考虑。
2016年5月12日

中国数据争论:新经济对经济提升多大?

苏格兰皇家银行胡志鹏:市场纠结于“旧经济”的统计质量问题,但边际上的意义有限。代表了“新经济”、占GDP高达19%的”其他服务业”,恰恰可能是眼下水分更大的领域。
2016年5月11日

中国经济刺激举措效力减弱

FT新兴市场主编金奇: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中人为刺激举措所制造的活力已经越来越少。市场力量与政府管制的矛盾,是其他经济矛盾的根本原因。而互相矛盾的政策目标,也导致经济态势频繁出现震荡成为一种必然。
2016年5月9日

中国经济改革正步入险境?

独立经济学家尤述:政府债务飙升,影子银行规模不断扩大,僵尸企业债转股将银行变为股东,PPP项目被国企独占,所有这些不是在为改革争取时间,而是让问题恶化。
2016年5月6日

国企改革:抽出最短的木板

周浩:中国企业债务问题集中在传统行业,国企尤为严重。国企获得金融资源并非难事,在“去产能”语境下,严重消耗资源但不能创造利润的国企应成为第一轮改革目标。
2016年5月6日

中国经济踏入了同一条河流?

桑言:中国经济从来都是看得见的手推着看不见的手往前走。去产能过程必然伴随着增速回落,现时政策与金融危机时期进行比对仍有意义,更好还是更坏?
2016年4月28日

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不同解读

黃育川:中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大幅上升,但仍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各方都承认中国经济高度扭曲,但乐观者认为,只要加以应对,扭曲可成为提高生产率的源泉;悲观者则认为,扭曲将引发经济衰亡。
2016年4月26日

成熟政府失败——西方政治癌

卡内基欧洲研究中心主任特绍:政府在正常运转,但没有什么成就,西方社会患上了“成熟政府失败”的疾病。政客应该少担心连任问题,敢于做些有必要做的事情。
2016年4月25日

印度不应错过风云时刻

学者普拉萨德:增长势头良好的印度不应错过推行更具雄心改革议程的良机。但上任已经两年的印度总理莫迪,却始终回避着很多抉择。中国政府的一些做法或许值得借鉴。
2016年4月12日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