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改革

中国改革面临市场考验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中国领导人承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市场经济的生命线是竞争。中国领导人应该抛弃不利于竞争的政策,而不是为改革而改革。
2014年3月26日

中国不应纠结于增长目标

FT社评:中国面临着棘手的权衡:或者猛踩刹车导致大量违约,或者继续助燃信贷瘾。然而,中国越早开始向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型,整个过程的危险性也就越小。
2014年3月10日

向人民报告

FT中文网言论编辑霍默静:李克强总理的工作报告延续了平实风格,也有诸多亮点,但希望从他的报告中探寻“全面改革”具体实施路径的人们,可能要失望了。
2014年3月6日

新一轮改革可以从“讲理”开始

中国天则研究所茅于轼:中国在提高民生上已经比较成功了,但老百姓火气还是很大。要缓解社会戾气,大家就都要讲理,政府首先要讲理,也要为百姓提供讲理的机会。
2013年11月8日

投资者寄望中国再推刺激政策

基金经理们寄望于中国政府推出刺激方案,大举买入金融、铁路和水泥股
2014年4月2日

中国财税改革三大难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未来财税体制改革涉及税收、预算及划分中央地方的管理支出责任。纳税人缺位,是财税体制不可忽视的弊端之一。
2014年3月24日

中国改革的“解与未解”之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讨论上,当前中国决策层对经济增长已有危机感。房地产今年分化格局将更加明显,而金融改革与财政改革协调性无太多改变。
2014年3月23日

“改革”的改革

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徐瑾:改革方向已在中共“决定”中写得明晰,但中外政商精英仍讨论“改革”的原因在于,如今“分蛋糕”的存量改革,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2014年3月22日

中国尚未找到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均衡点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刘世锦:从大背景来看中国经济目前仍处在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换期,中高速的底在何处,还没有探明,所以还可能有一个探底的过程。
2014年3月22日

公务员涨薪不是时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今年中国“两会”期间,又有人提议给公务员加薪。但我认为,在不具备前提的情况下提高公务员工资是不负责任的,是改革的倒退。
2014年3月10日

中国需清理增长模式副作用

博斯公司全球合伙人朱利安:中国增长模式大获成功,但也带来了诸多副作用,包括地方性腐败、不平等加剧、严重的污染与环境退化,这些都必须马上得到处理。
2014年2月10日

退出量宽之年的风险

2014年美联储退出量宽的将影响全球,新兴经济体国内的改革要求将更为迫切,而更大的风险是政治动荡。
2013年12月24日

媒体札记:改革“第一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三桩重大改革动向公布。争议多年的铁路改革仍伴涨价之忧,户籍改革收获颇多掌声,而被视为“第一枪”的上海国资改革更受市场化媒体关注。
2013年12月18日

书评:印度相对中国优势何在?

麦肯锡编著的《重新想象印度》一书,深入探讨了印度对不能成为“亚洲下一个超级大国”的忧虑。但书中作者之一黄亚生认为,中国最终走向印度所代表的政治体制的可能性更大。
2013年11月28日

集权式改革的风险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集权式改革的一个前提是公民社会积极参与。若改革是为社会多数人的利益却不允许他们自由参与,就失去了动力和支持。前车之鉴,不能不慎。
2013年11月20日

“小组”治国

中国问题观察者邓聿文:中国各类“领导小组”已是泛滥,此番三中全会新设改革领导小组,虽应强力改革之需,但客观上亦会强化人治,这是一个两难矛盾。
2013年11月20日

媒体札记:回到蜜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从“累觉不爱”到“普大喜奔”,《决定》发布后意见领袖的第一反应都是送上掌声,但在中国仍旧不能忘记的大现实是“政治决定经济”。
2013年11月18日

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上)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11月15日晚发布了中共改革方案的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2013年11月15日

媒体札记:履新一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三中全会公报公布,正是习近平履新一周年。两天三夜以来,围绕5000字公报所做的微言大义式解读已足够,今日终于有“权威解读”出现。
2013年11月15日

吴稼祥:把全会公报当做改革“许可证”

中国学者吴稼祥在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说:全会公报是纲领性的,不会包括具体措施,主要是划定“可以改”的领域。看公报,不要看说了什么,要看什么没说。
2013年11月15日

从《公报》看中国政治格局走向

中国资深媒体人笑蜀:要么统治溃败,要么下最大决心突围。这就是中共面临的十字路口。全会给出的答案,则是确立双层集权的领导,启动所谓“全面改革”。
2013年11月15日

“非常政治”下的改革需要权威

中国天则研究所秋风: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引发对集权的担忧。但在“非常政治”状态下的中国,要重建制度,改革机构必需部分处于法律之外。
2013年11月13日

三中全会与思想解放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判断本届三中全会能取得何种历史地位,思想解放空间是主要观察点。政府能否突破放权的心理障碍,去意识形态化才是改革的关键。
2013年11月12日

三大制约决定“中性改革”路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任何改革都会有掣肘,再重要的改革议程也不可能自外于本土的现实环境,好的改革是在现实土壤中寻找最优方案。
2013年11月12日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是有限改革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院包道格:现在看来,中国新领导层对同时承受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风险持谨慎态度。苏联解体的前车之鉴像是笼罩在中国领导人思维中的阴影。
2013年11月12日

中国人的三中全会情结

中国问题观察者邓聿文:所谓三中全会情结,实际是由人们对三中全会将改革的期待和想象形成。历届三中全会的经验表明,不能把会议上的改革决议当做改革。
2013年11月11日

“私营企业主的黄金都是黑的”?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改革阻力重重,在目前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中,不改变“相互伤害”的政商关系,则无法解决未来二三十年中国的经营大环境问题。
2013年11月11日

Lex专栏:寄望三中全会推进改革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可能出台重大改革措施,如允许农民买卖土地、推进金融自由化、降低国有企业影响力、提高资本部署效率等。但更重要的是执行。
2013年11月11日

媒体札记:通往三中全会的台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习近平在湘考察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定调,社科院和中央党校纷纷发文,区别毛和文革,为三中全会创造意识形态的群众基础。
2013年11月8日

中国必须收回地方政府权力

汇丰中国研究部主管张之明:如果中国新一届领导人要调整中国增长引擎的话,他们必须首先控制这个引擎,从地方政府手中收回控制权。
2013年11月8日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