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故乡

看那人间的太阳

许章润:春节返乡,与母亲絮叨家常,拼连起一段往事,作此短文,记述八十年前的这段云翻雨覆,为我乡民苦难作证。
2019年3月6日

江南,那些旧事

中国媒体人朱学东:生活让我们接受并习惯不同的语言,但当世俗压力一旦消退,深种于心的记忆就会悄然溢出。无论故乡怎么改变,它终是我的牵挂。
2014年4月3日

故乡只在童年那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故乡的人事,在心里转动、发酵。我的书写,感情与理性处于持续的平衡过程之中,爱与憎的微妙转换,在不同时段的文字里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2016年1月7日

暮色四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夜里,没什么可去的地方。课本上的东西干燥无味,革命,斗争,共产主义,少年懒得去想它。偶尔得到一本没皮没面的禁书,他的节日就来了。
2015年11月5日

死去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设施农业将田野变成了巨大的车间,他们使用本地人祖先留下的土地,生产最能赚钱的东西。被驱逐出土地的人们各自寻找生路,乡村正在消失。
2014年11月20日

水和水井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村里老井相继被垃圾填塞,从此不复有井。如今,吃水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所喝,究竟来自地下还是地上。井水的滋味,喝过的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2014年9月18日

孤岛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岁的我,能辨出好听的声音,比如妈妈的呼唤,也有让我害怕的,比如高音喇叭的轰鸣。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仅仅生活在一个愚昧的孤岛上。
2014年8月14日

公元一九六三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个人的命运都与远方“最高指示”息息相关。毛泽东建立的新政权,将人们从私有制的自生存状态变为国家一分子,牢牢粘在“国家”这张皮上。
2014年7月3日

源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直到血汗换来的土地被没收,曾祖父三房太太被“贫下中农”分走两房,原来的二流烟鬼摇身变为新时代掌权者,外祖父才明白:世道真变了。
2014年6月27日

故乡在童年那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曾经幻想,当我从外地归来,一切都不变化:我的朋友还在野地里等着我去拔草,村里人不会老去,我的亲人不会死去。人们所说的那个故乡,其实只在童年里。
2011年6月2日